【完整版】鸢宁阎阙君畅读佳作推荐阎阙君鸢宁精彩阅读_鸢宁阎阙君鸢宁阎阙君畅读佳作推荐小说在线分享

都市小说《鸢宁阎阙君》,由网络作家“鸢宁阎阙君”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阎阙君鸢宁,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阎阙君眯起眸子,那天的赌车,也是尚寒主动告诉自己,他父母的车祸其实另有原因,他这才去的。阎阙君拧了拧眉:“你不要和尚寒接触,他不是什么善茬。”“可是……”鸢宁轻叹一口气,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阎阙君父母的死因恐怕很难查清楚了。阎阙君眉头紧锁,打断了她:“你差一点点,就要……”…

点击阅读全文

【完整版】鸢宁阎阙君畅读佳作推荐阎阙君鸢宁精彩阅读_鸢宁阎阙君鸢宁阎阙君畅读佳作推荐小说在线分享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鸢宁阎阙君》,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鸢宁阎阙君,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阎阙君鸢宁。简要概述:“鸢宁,你现在倒是叫我好等。”鸢宁见到俞穗,有些错愕,然后张了张唇:“你怎么会过来?”俞穗思索了片刻,冷笑道:“我过来看看苟延残喘的人。”鸢宁闻言没有反应,想要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只是淡淡道:“不知道你过来有什么事?”俞穗闻言并未接话,只是说:“是阎阙君叫我过来的。”鸢宁闻言瞥了她一眼,眸色微愣:“…

精彩章节试读

护士的话这才唤回鸢宁纷扬着的思绪。
鸢宁回望了一下,身边却早已没有了阎阙君的身影。
她自嘲一笑,和阎阙君那些美好的回忆仍然在她脑海里回旋着。
阎阙君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男生了,他们之间有些事早就已经改变了。
这个认知出现在她的脑子里,鸢宁嘴角的笑容都泛着一丝苦意。
“走吧。”
鸢宁转着轮椅,在护士的陪同下回了病房。
就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鸢宁,你现在倒是叫我好等。”
鸢宁见到俞穗,有些错愕,然后张了张唇:“你怎么会过来?”
俞穗思索了片刻,冷笑道:“我过来看看苟延残喘的人。”
鸢宁闻言没有反应,想要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只是淡淡道:“不知道你过来有什么事?”
俞穗闻言并未接话,只是说:“是阎阙君叫我过来的。”
鸢宁闻言瞥了她一眼,眸色微愣:“刚刚阎阙君已经过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俞穗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阎阙君居然已经来过了?!
俞穗的脸上全无被拆穿的尴尬,她只是点点头,然后说:“他让我过来给你道歉。”
鸢宁闻言有些惊异,这件事并不像阎阙君的行事风格。
她怔住片刻才缓缓开口:“你们都銥誮快要结婚了,还需要向我道歉吗?”
俞穗也没料到鸢宁会说这样的话,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
她思虑一会说:“对不起……上次病房里的事情,是我不对。”
鸢宁没想到俞穗竟然真的会道歉,正因为这样,一切都显得有些诡异。
鸢宁沉吟一会才开口说:“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俞穗脸色有些僵硬,她动了动唇:“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和你道歉。”
鸢宁点点头道:“那我接受你的道歉,可以走了?”
俞穗的眼底闪过一丝嫉恨,她愤愤地说:“鸢宁!
你别太得意!”
而另一边。
射箭场。
尚寒挽弓,一只箭矢斜飞出去,射箭场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最后箭矢稳稳当当落在靶心,射箭场上一片欢呼。
“真没意思。”
一抹身形极为欣长的男子举着弓,径自说道。
尚寒将弓箭扔给手下,摆了摆手问道:“过去请人了么?”
“老大,已经去请了。”
手下颔首道。
沉默良久,他的手下眉头轻皱:“老大,她已经在脱离掌控了,我们何不……”尚寒眸色一凛,一把夺过手下手中的弓,然后重重地在手下的背上猛地敲了下去。
“我怎么不知……”他话语一顿,眼露凶光地说:“连你都可以插手我的事了?”
手下冷不丁被这么打了一下,都弓起了背,额头渗出了细汗:“我知错……”尚寒这才将弓递给了他:“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对你的栽培。”
他转动着尾戒,眼尾泛起冷意。
他早就知道,那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唉,这人啊,还是要自己带出来的人,才听话。”
第十八章 忤逆身后所有人皆附和着,尚寒眼底却是寒凉一片。
他想起赌车那天那样大胆的超车方式,居然是一个女人做到的。
他当时还很诧异,他一直以来都十分熟悉阎阙君。
阎阙君绝对不会这样,那时他就已经觉察出问题了。
他想起那天手下告诉自己:“是那个女人透露给了鸢宁。”
他只是不明白,明明鸢宁已经知道有手脚,为何还要代替阎阙君比赛。
当时他下达了一个命令的说:“都下去悬崖,给我去找!”
鸢宁,真是有趣极了。
“鸢宁,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
手下人听着尚寒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大气都不敢出。
“走吧,我们去看看不听话的人。”
尚寒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他坐进早已准备多时的跑车,一骑绝尘。
病房里。
鸢宁看着还没有离开病房的俞穗,一抹疲倦袭上了她的眼睛。
她冷冷地说:“俞穗,你既然不是诚心道歉,为什么又还要过来?”
俞穗闻言,嗤笑道:“若不是阎阙君,你以为我想过来?”
鸢宁瞥见俞穗眼底熟悉的不屑,她嘴角这才浮现一丝笑容,这样才是俞穗本来的样子。
她垂眸看着自己的腿,脸上有的只是释然。
她已经习惯了他们或惊奇或害怕或鄙夷的眼光。
俞穗说完这才离开了病房。
她刚出病房才顺了几口气,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俞小姐,尚先生有请。”
俞穗听见那几个字,几乎条件反射一般想要退后,她踉跄了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子:“尚先生有什么事吗?”
那人闻言只是摇摇头:“我们只是办事而已,他有什么事我们也是不知道的。”
俞穗面如死灰,她想起她将尚寒的行为透露给了鸢宁。
这样想着,她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惴惴不安地跟着那个人穿过了几座长廊,这才在一辆车前停下来。
“请俞小姐上车。”
那人拉开了车门,正是特别有礼貌,才让俞穗觉得有些不对劲。
俞穗想起所有人对尚寒的评价,喜怒不定,就这一条就让她差点整日活在忐忑里。
很快,汽车就在一栋别墅前停下。
简约雅致的气质扑面而来,偏中式的木雕和欧式结合竟没有丝毫的风格迥异。
俞穗看着那栋别墅的位置,心下咯噔,这里是山海湾。
俞穗跟着那人走了进去,刚进门就看见端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尚寒。
她张了张唇:“不知道尚先生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尚寒这才睁开了眼睛,如鹰隼一般的眼睛锁定了她,五官分明的脸此刻染上了一丝阴沉。
俞穗被他的目光看过来,登时就觉得遍体生寒。
尚寒把玩着手里的扳指,他放柔了语气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擅自行动?”
他走到俞穗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声道:“你该明白我最不喜有人忤逆我。”
然后猛然间他动了,他一把攥着俞穗的下巴:“明白?”
俞穗大气都不敢出,她现在只觉得后悔,她不应该与虎谋皮。
尚寒松开了钳制,然后从手下里接来了手帕,仔细的擦拭着:“你去道歉了吗?”

小说《鸢宁阎阙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09-20 02:44
下一篇 2023-09-20 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