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跪下!邵夜王舞月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罪人:跪下!》 小说介绍

【都市脑洞,异能,单女主,狗粮,武术,机甲,妹妹】 ”有罪!“”有罪!“”有罪!“ 在审判庭之上,邵夜被判定为“罪人”,但他面色冷静,毫无波澜,而同样被判定为有罪的“罪人”,兴奋不已,那些被判定“无罪”的人,反而沮丧失落……他们所有人,邵夜都看不起! 这个时代,”罪人“无罪,反而拥有一切!傲慢、嫉妒、暴怒、怠惰、贪婪、暴食、淫欲!七宗罪赐予“罪人”无上的力量!他们却用来……拯救世界! 斯是罪人,浑身傲骨, 一剑恶人伏,一剑奸佞扫,一剑贪狡除,一剑强贼倒,一剑大盗无! 一剑歪风正,一剑浊气清,一剑欲流服,一剑狂信静,一剑堕世升! 一剑万妖灭,一剑百鬼消,一剑大怪诛,一剑魔王死,一剑诸神跪! 剑十五歌曰:疾利无不斩,灵奇一剑寒。剑无浩然气,魂骨心登神。破虚真无上!。书中主要讲述了:【都市脑洞,异能,单女主,狗粮,武术,机甲,妹妹】 ”有罪!“”有罪!“”有罪!“ 在审判庭之上,邵夜被判定为“罪人”,但他面色冷静,毫无波澜,而同样被判定为有罪的“罪人”,兴奋不已,那些被判定“无罪……
罪人:跪下!邵夜王舞月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罪人:跪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没事吧!”

一剑斩杀凶兽之后,邵天罡让小队其他人去收拾残局,而自己,则是直接从破碎的窗户处翻了进来,即使身着赤甲,翻进屋内的地上,也没有发出什么响声。

看见邵夜呆呆的半跪在地上,邵天罡有些焦急的问道。

“……我没事,就是妹妹……”邵夜听到邵天罡的声音,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看向了依旧蹲在地上颤抖的女孩。

“没事了,没事了,小莲别怕,哥哥在呢……哥哥一直都在……”邵夜伸出手摸着邵莲的头,轻轻的安慰道。

看着邵夜转身过去安慰邵莲,邵天罡鼻头一酸,这孩子,明明自己也吓得不轻啊,整个后背都汗湿了!却还要去抚慰受惊的妹妹……

邵天罡顿时心中充满了愧疚,走到邵夜身后蹲下,将手轻轻放在邵夜头上说道:

“对不起,孩子……是大伯没保护好你们……”

虽然邵天罡还穿着赤甲,邵夜头顶能感受到的,只有钢铁的坚硬……但邵夜还是控制不住的轻轻抽泣了起来,十年啊!整整十年!没有父母的陪伴,他和妹妹就两个人相依为命,即使表现的再怎么坚强,他也才十五岁啊!

这十年来,除了大伯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亲戚帮过他们半分,如果不是大伯,他们兄妹早就被别人绝户,吃干抹净了。

邵夜是妹妹唯一的依靠,而大伯,是邵夜唯一的依靠。

“不……不怪大伯,大……大伯你没事吧?”邵夜努力止住了眼泪,对着邵天罡说道。

“傻孩子,大伯怎么会有事呢?你没看到大伯斩杀那只凶兽的样子吗,帅不帅?”邵天罡打开了赤甲的面甲,眼神柔和,微笑着说道。

“嗯!帅!特别帅!”邵夜点了点头,语气坚定,看着邵天罡身上的赤甲,向往无比。

“那大伯也给你个机会好好帅一帅,待会儿你给妹妹来个漂亮的公主抱,带着妹妹出门,咱们一起去医院,怎么样?”

“好。”邵夜回应道,两人相视一笑。

然后邵夜就重新转过身去,轻轻抚慰了一下妹妹颤抖的身体,便将双手搭在了邵莲的背上和大腿下,缓缓站起,将妹妹抱了起来,邵莲将头靠在邵夜怀里,配合的把小手搭在了邵夜脖子上。

标准的公主抱,而怀里的女孩,也确实如童话中的白雪公主一样美丽。

“那大伯,我先下去了。”

“嗯,你先下去吧。”

看着邵夜慢慢的走出屋门,向着一楼走了下去,邵天罡解开了赤甲武装,从张开的赤甲中走出,将放在窗边的赤剑往赤甲中心一放,赤甲便再度变回了那个赤色长箱的样子。

邵天罡浑身大汗,完全浸湿了外骨骼下的作战服,此时邵天罡身体突然趔趄了一下,赶紧撑住了长箱,扶着额头喃喃道:“这超频机动,即使是我也有些吃不消啊……而且,快没能量了……”

深吸一口气,邵天罡振奋精神,将变回箱子的赤甲背起,也往一楼走去了。

“得向上面重新申请一支能量棒了。”

……月明星稀,夜幕之下,医院病房里,一个面色苍白,五官精致的女孩正躺在病床上,紧紧的闭着眼睛,喃喃的说着什么,似乎很是害怕,而女孩的手,紧紧的牵着一个少年,即使睡着了也没有放开。

少年就是邵夜,邵夜坐在妹妹邵莲的床边,牵着妹妹的手,这样能让她安心一些,但是即使如此,她依旧逃不过梦魇,邵夜看的心疼,但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时,病床外传来了铿锵作响的脚步声。

“大伯,怎么样?”邵夜转头望去,正是穿着外骨骼的邵天罡走了过来。

“没什么大碍,就是惊吓过度,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嗯……”邵夜应了一声,便转头继续看着妹妹了。

“唉……也不知道你爸妈失踪这么多年,到底跑哪儿去了,真是苦了你们兄妹了。”看着邵莲紧闭的双眼和微微颤动着的睫毛,邵天罡叹了口气,拉了张椅子坐在了邵夜旁边。

“爸爸妈妈……真的是失踪吗……”邵夜抿着嘴说道。

“当然是失踪!放心吧,你爸妈肯定还活着。”邵天罡说的斩钉截铁,很是坚定。

“可是……他们已经失踪十年了,十年前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过,而且那时候……”

“不会的,”邵天罡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但是我都还活着,你爸妈肯定没事,你老爸,可不是普通人。”

“大伯……我才想起来,这么多年了,你好像都没给我讲过我老爸的事。”邵夜转过头来,有些奇怪的说道。

“是吗?哈哈……可能是我忘了吧。”邵天罡尴尬的打了个哈哈。

“不,我问过你好几次,每次你都故意岔开话题,蒙混过去了。”邵夜认真的说道。

“阿这……”邵天罡的笑脸僵了一下。

“说吧,大伯,我爸,怎么就不是普通人了……你不会打算把我们两个就这么丢在医院里吧?”邵夜说着,一转头就发现邵天罡已经悄悄站了起来,似乎想偷偷的逃跑。

邵天罡被这么一问,只好垂下头,叹了口气,又坐了回来。

“好吧,看来今天我是走不掉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给你说说吧……”邵天罡看着窗外的月亮,开口说道。

“你老爸啊,比我小,开始练武的时间也晚,但是,是个奇才……对了,你觉得大伯我厉害吗?”

“厉害,大伯的小队里每个人都很强,但是只有大伯能够使用赤甲,所以大伯,是最强的。”邵夜说的恳切,没有任何拍马屁的意味。

邵天罡闻言开心的咧嘴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最强……是啊,大伯挺厉害的,但是大伯,从来就没赢过你爸爸!一次都没有!”

邵天罡有些感慨,既是感慨那家伙变态的天赋,也是感慨自己避了这么多年,还是避不开这一茬啊……

“你爸爸真的是个百年难见的奇才,当年拜师学艺,你大伯我是大师兄,师兄弟中没一个人打的过我,可是后来,你爸来了,学了不到一年,就变成了二师兄,除了你大伯我,全都被揍了个遍,本来我还挺高兴,想着不愧是我弟,和我一样生猛!

但后来才发现,我哪有他生猛啊,这小子,打遍了师兄弟之后,居然直接越过我,去找师傅搭手对练去了,当时我还觉得这小子不懂礼数,想去教训教训他,结果被师傅拦了下来,师傅说他是不想把自己老哥打成猪头,才直接来找师傅对练的,当时给我那个气的啊,直接就干他去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大伯我就被打成猪头了,你老爸动起手来是真的一点情分不留啊……”邵天罡悠悠的说道,邵夜闻言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迅速恢复了原样,正襟危坐,脸上的笑意却掩藏不住。

邵天罡悄悄偷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这正是他想要的,说点自己的糗事,让这孩子放松放松,挺好的。

“后来我才知道,老弟他根本没说过啥把我打成猪头的话,是师傅编的,他老人家和你老爸对练,居然都讨不到好处,而且拳怕少壮,还经常被打的双臂紫青,就想着让我也吃一吃这个苦头,故意激我去和他打,不过老头子倒是没完全说谎,这小子确实是不想打他哥,才直接越过我去找师傅的,我说他可以收着点手啊,打这么狠干嘛,他却说必须全力以赴,才是对对手的尊重,要么不打,要么打起来就不能放水,真是个倔驴……不过说的倒是挺对的。”

“全力以赴……才是尊重吗……”闻言,邵夜喃喃自语道。

“后来没两年,师傅也不敢搭你老爸的手了,你老爸也就没继续打了,我本来以为他是想好好读书,不练武了,可是当我参军回来之后才发现,这小子比以前更强的离谱了,而且书读的也不错,成绩挺好,上了个好大学……虽然那个时候上大学挺容易的,但是上个好大学的难度,和你们现在还是差不多的,虽说这小子文武双全吧,但我那时候参军回来,可是特种兵!比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谁知和他对练还是被吊着打……

我都怀疑他上的大学是体校,但是后来我才发现,我赢不了他,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体校生也不应该打的过特种兵吧?”邵夜不解的问道。

“那是当然,特种兵学习的格斗术,都是最实用,最有杀伤力的,而且我又学过很久的武术,别说体校生,就算是武术大家,也不一定能赢得过你大伯我,但你爸不一样,你爸的力量……早就超过了人类的极限,我曾亲眼看到他为了救一个小女孩,徒手逼停了一辆汽车!”

“这怎么可能?难道我爸……是罪人?”邵夜有些难以置信的说到。

“不知道……但是那时候,你还没出生,离十年前的灾难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你爸爸,应该不是身怀异能的罪人。”

“那是为什么?”邵夜无法理解。

“谁知道呢?可能罪人其实早就存在了,只是十年前爆发了灾难,他们才出现在了大众眼中,也可能你爸爸的力量和罪没有关系,那时候他天天研究气功,冥想,神话等等神神秘秘的东西,或许真让他找到啥修行方法了也说不定,总之你爸妈肯定还活着,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回来。”邵天罡说着说着,叹了口气。

“爸妈是十年前走的,然后就是那个大灾难,他们失踪了整整十年,再也没回来过……真的还有希望吗?”邵夜低下了头,略带哭腔的说道。

“放心吧,一定还有希望的……”邵天罡说道,同时伸出了手,想要安慰一下邵夜,但是却突然猛的一僵,停在了空中。

邵天罡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想法,将自己都给吓住了,随即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小说《罪人:跪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13:19
下一篇 2022-11-25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