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哪些恐怖可怕或者有意思的都市传说?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论都市传说还是得提到日本。日本的都市传说以内容广泛,短小精悍而耸人听闻而著名。并充分渗透于日本的流行文化,相关的电影,游戏和漫画动画数不胜数。这里就贴一些日本较为有名的都市传说,来源网络:

1.厕所里的花子

在一个旧教学楼的厕所里,在最后的一格厕位。那间厕所的门关着,但是你听到从里面发出一阵呻吟声,好像在说:我好痛苦,门打不开.之类的话, 那就是花子。

在以前,有一个叫花子的学生,她在上厕所的时候,也就是在那最后在一格。她突然心脏病发作,这时偏偏门又打不开。最后,她死在里面了。

从那以后,如果当你一个在厕所的时候。你有时会听到那一格厕位会发出,门打不开,门打不开.的音声,这个时候花子她就会来找你了。

2.裂口女

据说裂口女在死之前是一个大美女,有一天她去做整容手术时,因嗅到医生的头有腊臭味而不停地动, 结果医生不小心剪到她两侧的嘴巴,那个女人看到自己毁容的样子后生气地杀了那个医生就走了。后来因市民当她为妖怪而死在乱枪之中。

除此之外,也有裂口女抓人类小孩的传说。她经常在学校门口附近徘徊,开始时,她会问孩子:“我美丽吗?”如果孩子说“美丽”的话,她会取下口罩或把围巾摘下问孩子:“这样我也美丽吗?”再强行带走他们加以杀害和吃掉。如果孩子说“不美丽”的话,她会很生气地马上把孩子吃掉。

据说,随身携带发蜡的话,发蜡的气味可以吓退裂口女,也有一说:当裂口女问你她是否美丽时,要回答“普普通通”然后趁裂口女疑惑时逃走。或者回答“我是田中的朋友”这样也可以被裂口女放过。

3.猿梦

一列列车上有三名乘客,一男一女和做梦的「我」。

随著列车广播

「接下来是开膛破肚~接下来是开膛破肚~」,两个矮人出现,将坐在最前面的男人破肚:

「接下来是挖出眼球~接下来是挖出眼球~」,依然两个矮人出现,把女人的眼球挖了出来;最后是「接下来是剜肉~接下来是剜肉~」,两个矮人来到「我」的面前。

此时要不断地默念「这是梦这是梦」,就可以从噩梦中醒来。

这个噩梦会时不时再次出现。传说做到最后的话做梦者就会死。

4.人面犬

日本平成元年前后,人面犬这种妖怪在中小学生中十分有名。有人说自己曾在某地的火车站看到人面犬,还有人说在某条隧道有人面犬出现。

当时日本全国各地都有关于人面犬的传说,版本是五花八门,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人面犬的大致特征:人面犬是一只长相丑陋的小型犬(类似柴犬),长着一张充满怨气的老人脸,有些是中年男性的脸。有人曾目击到人面犬以时速八十公里的速度奔跑,跳跃起来的高度大概有六米。人面犬遇到人时,会不屑地冷笑,或是说出类似“怕什么”“随便你”“吵死了”“原来是人啊”之类的话。

关于人面犬的来历,各地的版本也不太一样,大约有这几种:1.遗传基因实验说,2.人的灵魂附身说,3.犬流产的死胎说,还有人类转世说等等。

5.客人消失的试衣间(达摩)

一对新婚小夫妻到某大国边境度蜜月,来到一家服装店里,妻子拿着一件新衣服走进试衣间,丈夫就在外面等待。等了好长时间妻子也没出来,丈夫忍不住冲进试衣间,却只见里面空空如也。最终,他带着悲伤独自一人回到家乡。几年后,因无法抑制对爱妻的思念,丈夫再度来到蜜月之地,睹物思人的情景不仅令他潸然泪下。正当他漫无目的游荡之时,无意间看到路边一座小屋门牌上写着“日本达摩(日语指“不倒翁”)”,好奇心驱使着他走了进去,没想到却看到了令他崩溃而终生难忘的一幕:一名赤身裸体、浑身是血、手脚被切断、眼睛被挖出的女性像不倒翁一般摆在小屋正中的台上,嘶哑的喉咙不断发出痛苦的哀嚎,周围的人如同在看一场精彩的表演一般,伴随着女子的嘶嚎声不断欢呼。虽已面目全非,但男子很快认出,那名悲惨的女子正是自己失踪多年的爱妻。

6.高额兼职

我初中那会,有个老师告诉我们,他大学的时候家里很穷,他只能边打工边上学,之后一位学长听说后,给他介绍一份薪水超高的工作。
一开始老师认为是学长耍他的,但是看到学长那种认真的表情,他没有一口拒绝。学长告诉他那份工作比较恶心,你要有心理准备。
当时老师实在在急需用钱,所以跟学长表示他不怕。
学长点了点头,告诉他那份工作是帮忙捡肉片。老师歪着脑袋不解得看着那位学长,“你丫的是在耍我吧”虽然老师没有当场说出来,但是他的眼神已经把这个讯息告诉那个学长了。
学长神秘得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轻声告诉老师“不是一般的肉片哦,而是人的肉片,那些发生严重事故变得残缺不堪的尸体,你的工作就是回收那些东西。”
老师最后还是接受那份工作,不过从那以后老师就再也不敢吃肉了。

7.如月车站

这起事件发生于2004年,一名叫莲实的少女在晚间11时搭上一列电车,在经过近20分钟的行驶后,她疑惑地在2ch上留言说,平时这班车只要7、 8分钟就会停站,今天却迟迟未停下来。有网友建议去车长室询问看看,莲实照做后却没有获得车长回应,但在列车通过一条陌生的隧道后,于凌晨12时停在“きさらぎ駅”。

  莲实发现,不仅车站里空无一人,出站后外面也都空荡荡的,用手机搜寻也找不到所在位置。她困惑地向家人求救,希望能够帮忙报警,但却被警方当作恶作剧电话,因为根本没有“きさらぎ駅”这个车站。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莲实仍不断在2ch上与网友聊天,她在凌晨2时留言说,附近传来铃铛及太鼓的声音,还出现一名单脚的阿伯。网友们顿时惊觉不对,叫莲实迅速顺着隧道,离开车站周围;莲实在走出隧道后,果然碰上其他人,而对方还好心表示,愿意免费载他一程。

  无视网友的阻止,莲实上了陌生人的车,并于凌晨3时44分留下最后一篇文章,她说:“驾驶把车往山上开,始终沉默不语,我打算趁机逃跑。”不过从此以后,莲实就再也没上2ch发过文!

接下来几篇篇幅较长

8.扭来扭去

那是在我们小时候去秋田阿妈家的事!我们只有在每年一次的盂兰盆节才会去阿妈的家,到了后我马上就很哥哥很嗨的去外头玩,跟都市不一样,空气非常好。我享受着凉爽的风,跟哥哥在田的周围跑来跑去,然后,在太阳爬到最高点,中午的时候,风停止了。

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感到不快的暖风,”明明就这么热,为什么还吹来这么温暖的风啊“,对于刚刚被风吹的爽快感被夺走而感到不快的我说。接着,哥哥看着刚刚不一样的方向,那个方向有稻草人。

我问:”那个稻草人怎么了吗?”,哥哥:”不是,是更远的地方”说后,更集中精神的去看!我也在意起来,往田的另一边一~~直看,我看到了,那是啥啊.....因为很远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是个跟人差不多大的白色物体,在那扭来扭去,而且周围全都是稻田,不可能有人在那,我感到疑惑,然后自己帮他做了解释!

“那个是新型的稻草人吧,一定是啦!因为都没有会动的稻草人,所以一定是农村的谁想出来的,他会动就是因为被风吹啦”,哥哥也觉得我想出的解释颇合理,但下个瞬间又被打破了,风停止了,可是那个白色物体还是一直扭动,哥哥被吓到的说”喂...他还在动耶,那到底是什么啊”!

没有办法,哥哥就跑回家里,拿了望远镜回来,他看起来有点兴奋,”我先看唷,等我看完你再看”,说完他就拿起望远镜看过去,然后,哥哥的表情马上产生变化,脸变的苍白,冷汗也一直流!

手上的望远镜也掉到地上,我对于哥哥突如其来的转变感到害怕。我问”看到什么了?”哥哥缓慢的说,”不知刀灰比较号....”哥哥没再说下去。他就这样摇摇晃晃的走回家,我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个白色物体会把哥哥吓成这样,拿起掉在地上的望远镜,但是一想到哥哥的话,又不敢看了!

可是我很在意,从远处看,那个白色的奇妙物体只是在那不停扭动,只是有点奇怪,但也只有这样了!好!看吧!到底是什么把哥哥吓成这样就用自己的眼睛确认吧!

我拿起望远镜准备要看,这时阿公很慌张的往我这跑来,我在问”怎么啦”前,阿公就大喊”不可以看那个白色的东西!你看了吗!你用望远镜看了吗!”

的逼问我,我”没有..还没”的说后,他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还因为太安心当场哭了出来,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就被带回家了!

回到家后,大家都在哭,因为我吗?不对,不是,仔细一看,只有哥哥不一样!他边笑边在那扭动,就像那个白色物体一样扭动,哥哥的那个样子带给我的恐惧远比那白色物体还大。

然后在我们回家的日子,阿妈这样说了,”把哥哥留在这会比较好,放在你们家的话太窄了,而且考虑到世人的眼光。你们大概也撑不了几天,留在我家过了几年,再放到稻田是最好的”

我听完后立刻大声的哭叫,以前那个哥哥已经不在了,就算明年再来这边,那个也已经不是哥哥了。为什么会变这样,之前明明这么要好,一起玩的,为什么!

我擦着眼泪搭上车,离开了那里。我一直看着望远镜,”总有一天...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吧...”,我一边这么想,一边怀念哥哥原本的样子,还有那一片翠绿的稻田,我想着跟哥哥的回忆,看着望远镜。

9.山之件

这是一星期前发生的事

我载著女儿去兜风。

行驶在没什麼问题的山路,途中还在休息站吃饭。因为想吓吓女儿,於是我将车开进还没铺柏油的叉路。

虽然这样的行为被女儿阻止,但是我反而觉得很有趣,便继续开下去。忽然,引擎发不动了。

因为是在深山,所以手机也打不通。对车子没什麼概念的我和女儿走投无路了。如果要走到刚刚吃饭的休息站不晓得花上几个钟头啊。

没办法了,只好先待在车上,隔天一早再走回休息站吧

在车内忍受寒冷的同时,已经入夜了。夜晚的深山什麼声音也没有。可以说安静到连风吹在树木的沙沙声也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女儿在助手席上睡著了。我也睡吧,正打算阖上双眼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什麼声音。

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毛骨悚然。完全不知道那是人声还是物体的声音。

不断重复著「登(肯?)…说…没…」(注1)

刚开始想说大概是听错了正打算阖眼的时候,却注意到声音正逐渐靠近。於是我打消睡觉的念头睁大双眼。

接著,我看到一个白色、外表光滑、不知是什麼的东西一边胡乱扭动一边朝著车子靠近。形状看起来像是「超人力霸王」的贾米拉,是没有头的人影,看起来只有一只脚。

那家伙,真要举例的话应该是「全身抖动著一边单脚跳跃一边双手胡乱挥舞」的朝著这边过来。

简直恐怖到了极点,本来要放声大叫的。不知怎麼那个时候细心想到「不要吵醒在旁边睡觉的女儿」这种奇怪的地方。既没有大叫也没有逃跑。

虽然那家伙越来越靠近车子,但似乎也只是从车子旁边走过而已。经过的时候依然不断发出「登…说…没…」的声音。

声音逐渐远去,即使转过头也看不到怪物的身影。转头往女儿看去,那家伙忽然出现在助手席旁的窗外。

近距离看,原本以为没有头,没想到胸口附近居然有脸。是一张难以想像的恐怖面容在狰狞地笑著。

因为怪物接近女儿,我顿时克服了恐惧,怒火中烧了起来。大喊「可恶的怪物!!」,我一大叫,那家伙就忽然消失不见了,接著女儿忽然坐了起来。

原先我误以为她是因为被我的怒吼惊醒,没想到女儿一直喃喃念著「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进来了」

糟糕危险了,不离开不行。我试著发动原本坏了的引擎。终於发动了,赶紧开回来的道路。女儿依然喃喃自语著。

开著快车,想快点回到有人的地方。总算渐渐看到市区的灯火,虽然稍微安心了一点,但是不知道什麼时候开始女儿的自言自语从「进来了进来了」变成「登…说…没…」,脸也变得不再像是女儿原本的样子

想到回到家女儿该不会还是这个样子,於是赶紧驱车到现在看的到的寺庙。虽然是半夜,但是寺庙旁住持住的地方(?)依然亮著灯。我牵著女儿按下门铃。

像是住持的人走了出来,看了看女儿,问我「做什麼!」我马上把进入山区,看到恶心怪物的事说出来。住持一副遗憾的表情,一边说著还不能放心一边拿起佛经叩叩叩地拍著女儿的肩膀和背部。

因为住持说先借住,我也很担心女儿,於是便接受住持的建议暂时借住一个晚上。

女儿好像被「山之件」(住持这麼说的)附身了,如果过了49天还是一样,以后这一辈子就无法回复原状了。住持说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希望我把女儿留下,他会努力把山之化赶出去。

老婆在听了我和住持的电话之后,总算相信了。依照住持的说法,如果女儿就这麼回家,老婆也会被山之件附身。因为山之化会附在女性的身上,所以在除灵成功前,老婆不能再见女儿一面。

已经过了一星期,女儿还待在住持那边。虽然每天我都有去看她,但她已经不再像是我的女儿了。她总是狰狞地笑著,用难以形容的眼神看著我。

真希望原本的女儿快点回来

不要再玩到一半的时候进深山了。

注1.这里原文是拟声词,所以中文没有任何意思,只是单纯的形容声音

10.八尺样

父亲的老家距离家里大约2小时车程。虽然只是普通的农家,但还满喜欢那裏的气氛。自从会骑机车之后,寒暑假就常自己一个人去那里玩,爷爷奶奶也高兴地欢迎我。
不过,自从升高三前去过最后一次之后,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去了。
并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去”,接下来会说明理由。

那一年的寒假之初,天气还挺宜人的,我便骑上机车去了爷爷家。
虽然气温还是满冷的,但在走廊上有阳光照进来还挺温暖舒适的,我就坐在那边休息放松。突然,耳边传来
「波波,波波波,波,波…」
的奇怪声音,不像是机械造成的声音,比较像是人发出来的。听起来像是「ㄅㄛ」又像是「ㄆㄛ」的音。
正在好奇这是什麼声音,就看见庭院的围篱(注1)上有一顶帽子。
帽子并不是放在围篱上,而是一直往右移动,到了围篱之间的缝隙,可以看到一位穿著白色连身洋装的女子,帽子就是戴在他头上。
不过围篱足有两公尺高,而她的头可以超过围篱被我看到的话,这个女生身高究竟有多高啊…
正觉得惊讶,那女子仍然继续移动,直到离开我视线范围,也看不到那顶帽子了。
不知何时,那个「波波波」的声音也消失了。

在当下,我只觉得应该是有个高个子的女生穿了一双超级厚底鞋,或是一个高挑男穿高跟鞋,然后穿女装经过吧。

过了不久,我在客厅跟爷爷奶奶一起喝茶时,就跟他们说起了刚才看到的情景。
「刚才,看到一个很高的女生喔。不知道是不是男扮女装呢?」
爷爷奶奶只回了「是喔?」
「是个身高比围篱还高,带著一顶帽子,口中发出『波波波』奇怪声音的人。」
这句话一说完,爷爷奶奶突然完全僵住,一动也不动。
然后,爷爷带著严肃的表情发出一连串的质问「什麼时候看到的」「在哪里看到的」「大概比围篱还高多少」。被爷爷的气势所压倒,回答了问题之后,爷爷突然一句话也不说,出去不知道打电话给谁。
因为门关著,听不到电话的内容,奶奶看起来似乎在发抖。

爷爷讲完电话之后,回来跟我说「今天就住下来吧,不对,总之今天不能回去」。
虽然努力的想我是不是闯了什麼大祸,却一件也想不到。那个女人,也不是我跑去看他,是他自己出现的啊…。

「老伴,拜托你顾家,我去接K师父。」爷爷留下这句话后,就开著小货车出去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奶奶发生了什麼事情,奶奶用著颤抖的声音说「你应该是被八尺大人魅惑了。放心,爷爷会处理的,不用担心」。

之后在爷爷回来之前,奶奶便跟我说起了我所遇到的事情。
这一代附近有个叫做”八尺大人”的一个棘手的存在,他的外表是一个很高的女人,如同其名字身高有八尺高(约2米4),会用男生的声音发出奇怪的「波波波」的笑声。
依看到的人不同,有的人看到的是穿著丧服的女子,有的是穿和服的老婆婆,有的是农家装扮的中年妇女,但是是身高异常的女性,头上戴著东西,和发出奇怪笑声这几点是共通的。
有传说她是以前跟著某个被附身的旅行者而来到此地的说法,但是没有定论。
她在这个地区被地藏所封印,因此无法跑到别的地方去。
被八尺大人魅惑的人,几天内就会被抓走杀掉,最后一次传出有人遇害是在15年前。
有件事是后来才听说的,不知道为什麼,八尺大人能够移动的路径是有限制的,因此就在路径跟村子的交界,东南西北各设置了一尊地藏来封印她。
至於为什麼愿意把八尺大人留在这个村子里,似乎是因为当初跟邻村的人有达成协议,例如说可以有优先的水源使用权之类的。因为遭害的案子大约数年到十数年才有一件,也许前人觉得是划算的协议也说不定。

听了这些话,实在不觉得这些事情会是真的。就在这时候,爷爷带了一位老婆婆回来。

「看来不得了了,先拿著这个吧。」被称做K师父的老婆婆给了我一张符。

之后,他就跟爷爷一起上了二楼,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奶奶就一直跟著我,上厕所也要跟,而且厕所门还不可以完全关起来。

到了这时候才第一次有种「似乎不太妙…」的感觉。

不久之后,我被叫上2楼,进了一间房间。里面的窗户全部都用报纸贴起来,并且在上面贴上符咒,房间的四个角落则各摆了四盆盐(注2)。另外,还有一个木箱,上面放了一尊佛像,以及不知从哪拿出来的两个便盆,说是想上厕所就用这个解决。
「快要天黑了。听好了,明天早上之前都不能从这房间里出来,我跟奶奶,在这段时间内不会叫你,也不会去跟你说话。这样吧,明天早上7点之前绝对不能出来,7点之后再自己出来,我会帮你通知家里一声。」
爷爷认真的说,我也只能默默点头。
「刚才跟你说的话要好好遵守,符咒也不要离身,发生什麼事的话就在佛像前祈愿吧。」
K师父也这样跟我说。

爷爷说过可以看电视,於是就打开来看,但是看了也看不进去,也没办法放松心情。

个人关在这房间之前,奶奶有给了一些饭团跟点心,但是实在没有食欲,只能把自己包在棉被里面发抖。这样的状态之下竟然也恍恍惚惚地睡著了,醒过来的时候,
电视上正在播映著某一部深夜节目,看看手表,刚过半夜一点。心里正想著真是在一个讨厌的时间点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听见窗户有「扣、扣」的敲击声。
不是被小石子打到的那种声音,而是像有人用手轻轻敲的声音。是风造成的声音吗,或是真的有人在敲并不清楚,但是我在心里拼命的说服自己那一定是风大的关系。
喝了一口茶想冷静一下,但还是觉得害怕,我就把电视声音调大,硬是看著电视。
就在这时,听到了爷爷的声音。
「喂,还好吗?害怕的话不用硬撑没关系喔」
无意识之下走到了门边,突然想起爷爷说的话。这时爷爷的声音又传来了
「怎麼了,过来这边没关系啊」
虽然非常像爷爷的声音,但那并不是爷爷在说话。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总这麼觉得,并且这样想的同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眼角瞄到角落的盐,发现上面的部分变成黑色的。

我闭著眼睛冲到佛像前座下,手里握著符咒,拼命的祈祷「请帮助我」。这个时候,
「啵啵啵,波,波波」
又听到这个声音,以及窗户玻璃的敲击声。
虽然知道她没那麼高,但脑海中还是不禁浮现她伸长手在房子外面敲玻璃的情景。
现在能做的,也只剩下对著佛像祷告了。

感觉过了非常长的一夜,总算还是撑到了早上,一夜没关的电视不知何时开始播起了晨间新闻,角落所显示的时间是七点十三分。敲玻璃的声音,那个怪声也在不注意时停止了。
看来是不知不觉睡著了或是昏过去了。
角落的盐巴又变得更黑了。

为了小心起见,我确认过自己的手表上的时间跟电视一样是过7点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一脸担心的奶奶跟K师傅正站在外面。
奶奶一边流泪一边说著「太好了,太好了」。
下到一楼,发现父亲也来了。
爷爷从外面探头进来说「赶快上车」。到了庭院,发现外面停了一台不知道谁开来的厢型车,庭院里还有几位陌生男子站在那边。
厢型车是九人座,我坐在第二排的中间,K师傅坐在助手席,刚才站在庭院里的男子们也全都上了车,九个位子都坐满了,我相当於被其他八个人围在中间。
「辛苦你了。你可能会想偷看,不过接下来在车上,你就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吧。我们虽然看不到,不过你应该看的到吧。说可以之前要忍耐不要张开眼睛喔。」
坐在我右边的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这麼对我说。
之后,由爷爷开小货车在最前头,再来是我坐的这台厢型车,最后是父亲开的车在最后面。
一行人开得很慢,时速可能还不到20公里。
过不久,K师傅便说「这里开始是关键了」,开始念起类似佛号的东西。
「啵啵啵,波,波,波波波」
又听到那个声音了。
我紧握著K师傅给的符,依照吩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但不知为何还是偷瞄了一下车窗外面。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连身洋装,随著车子移动。是靠著她的大步伐跟上的吗。
头部在车窗外面看不见。
然而,不晓得是不是为了要往车窗里面看,外面的女子开始做出要低头的动作。
无意识地发出「噫」的一声,身旁的人赶紧跟我说「不要看!」。
我赶紧闭上眼睛,并且把手中的符咒握的更紧了。
「叩叩叩」
开始听到敲玻璃的声音。车里的其他人也发出「咦」「呃」的声音。看来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她发出的怪声,敲击声大家还是听得到的。
K师傅的佛号也念得更急了。
不久,怪声跟敲玻璃声同时停止了,K师傅吐了一口气说「成功逃过一劫了」。
原本一片沉默的男子们也发出「太好了」的声音。
不久后车子停在比较宽广的地方,改让我去坐父亲的车。
爷爷跟父亲向同行的男子们道谢的时候,K师父走过来我这边说「那张符咒给我看」。
被我在无意识中继续紧握的符咒,已经整张都变黑了。
「应该是不要紧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近这段时间先拿著这个吧」说著K师傅给了我一张新的符。
在那之后就跟父亲回家了,机车则是后来爷爷跟邻居帮忙送回来的。
父亲也知道八尺大人的事情,他小时候有一个朋友就是被其魅惑,因此遇害的。

时坐在休旅车上的男人,全都是跟我们家族有关系的人,也就是都跟我至少有一点血缘关系。走在前头的爷爷跟后头的父亲自然都是血亲,为了能够多少混淆八尺大
人的耳目,才会做这样的安排。伯父因为没办法一天内赶到,所以就想办法招集了虽然血缘关系比较远,但能够很快赶到的人。虽然这样说也不可能7个人都马上赶
到,加上又觉得白天行动比较安全,所以才会让我在那房间里待一个晚上。
在半路上,爷爷跟父亲都有在最坏的情况下要代替我的觉悟。
父亲跟我说明了这些事情之后,也跟我耳提面命说不能再去那个地方了。
回到家之后,有跟爷爷通过电话,顺便问了那天晚上爷爷是不是有跟我说话,得到的答案是绝对没有。
–那时候的果然是…
想到这一点,背脊不禁传来一阵凉意。

据闻,八尺大人的受害者多半都是未成年的青少年,小孩也满多的。年轻人在极度不安的时候,听到亲人的声音的话,很可能就会因此失去戒心吧。

从那之后已过了十年,都快要淡忘掉那件事的时候,听到了一件令人笑不出来的后续消息。

「封印八尺大人的地藏不知道被谁弄坏了,而且应该是往你们家方向的那一尊。」奶奶在电话中说道。

(爷爷在两年前已经过世了,当然也不准我过去参加葬礼。听说爷爷从起不了床的时候就说过『绝对不准过来』。)

到了现在虽然告诉自己那是迷信,但还是不禁会担心。要是又再次听到那个「波波波」的声音该怎麼办呢…。

人已赞赏
点滴故事

我只想说,我们女生也是需要人陪的啊

2020-3-22 0:53:21

点滴故事

柒比贰(7B2)主题作者 - 春哥喝假酒的一天

2020-4-20 23:55: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购物车
优惠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