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不归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庄云梦秦霄白)

如梦不归》 小说介绍

重生✖️复仇 天启元年,留云山庄遭几大势力联手血洗,火光中柳夫人诞下一名男婴,为首的诡宗将男婴及柳家至宝血玉夺走,柳夫人血竭而亡。 次日,地宫守卫依例外出,见此惨状,将柳夫人尸身运送至地宫时,发现其腹部有异动,刨腹取子,竟取出一名女婴。 本是双生兄妹,命运却将他们分开。 时局动荡,波诡云谲,一朝重逢,兄妹相杀。 血玉开启,尤令入梦之人重生。。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复仇 天启元年,留云山庄遭几大势力联手血洗,火光中柳夫人诞下一名男婴,为首的诡宗将男婴及柳家至宝血玉夺走,柳夫人血竭而亡。 次日,地宫守卫依例外出,见此惨状,将柳夫人尸身运送至地宫时,发现其腹……
如梦不归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庄云梦秦霄白)

《如梦不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远方布满黑云的天空正快速向留云山庄席卷而来,黑云压得很低,让人无端觉出压抑。

顷刻间,黑云已至,随着天空传来几声巨响,下起了瓢泼大雨。

一扇窗前出现了两个男人,一人坐在轮椅上,双手交叠身前,正专注地望着檐下滴落的雨,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另外一人则恭敬站立在侧静静等着。

轮椅上之人面色青白,神色憔悴,看上去似年过半百,他穿了件颇厚的宽袖布衣,袍子在瘦弱的身体映衬下显得空荡荡的,极不合身。

站立之人身量高大,右眼的眉骨处有一道刀疤,年纪应与轮椅上之人相差无几。

许是吹了凉风,轮椅上之人抬手捂嘴轻咳了一声,站立之人转身回内室取了一件外袍,轻轻搭在轮椅上之人的肩上,低声提醒道:“主公,天冷,莫受了凉。”

轮椅上之人缓缓抬手拢了拢外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管玄,难为你还愿意在这儿陪着我这个将死之人。”

他的声音虚弱无力,像是耳语。

唤做管玄的人听罢倏地单膝半跪,头也往深里低了低,眉间皱成一团。

听见膝盖叩击地面的声响,轮椅上之人转头,就见管玄跪在地上,他费力地侧了侧身子,抬了抬手算作示意,轻声说道:“你先起来,我现在这样也不便扶你。”

见管玄站起,他继续开口说道:”你不必如此,世间千万人终有一死,只不过现在轮到我了。”

说罢,他自顾操作轮椅前进几步,管玄反应过来,三两步上前握上轮椅手推,问道:“您要去哪里?”

“庭院的檐下吧,我想再仔细听听雨声。”

“听说她在世时很喜欢在檐下听雨。”

前一句算是回答,后一句却是呢喃。

此时的雨已经小了许多,管玄推着他到了庭院中,选了一处有遮挡的廊桥,俯身理了理他脚上盖的薄毯,便又恭敬的立于一侧。

他抬头望了望天,探出身子缓缓伸出右手去接雨水,雨水打在手心上溅起了一圈小小的水花,其余的顺着指尖的缝隙又落到了青石板上。

不消一会儿,他又收回了手,轻轻掸了掸手上多余的雨水,重新叠放至身前,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待到再次睁开眼睛,雨已经停了,空气里满是雨后泥土和草木的清香,夜色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山庄的走道和廊上也陆续亮起了灯,昏黄的光线下,他的面色愈加显出病态,全无半点血色。

他望向渐黑的天边,轻声问道:“黑夜将至,不知管先今日能否赶回?”

“管先定能赶回!”管玄答道。

“我们先过去吧,他若能赶回来,知道该去哪里寻我。”

说完话,四周陷入诡秘的安静。

管玄缓缓推着轮椅穿过廊桥和庭院,又继续往后院的方向走了有半刻钟,后院尽头,是一片空地。

两人一路走得随意,只到了这空地,步伐明显慎重许多,看似杂乱,实则有规律可循,待行至空地中央,随着几句术语响起,四周忽然升起浓雾。

浓雾散去,空地中央的两人已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他们面对的是一座地宫,地宫的甬道和四周的墙上点着无数盏长燃灯,将地宫照得亮如白昼。

地宫的尽头供奉着大大小小数百个灵位,中央停了两个水晶棺,其中一个水晶棺里躺着一个年轻女子,另一个水晶棺尚且空着。

管玄缓缓将轮椅推近至女子的水晶棺旁,又将她的棺盖打开,而后远远退回到甬道上。

女子看相貌估摸二十岁出头,她的面颊仍有血色,唇不点而朱,眉不描而黛,眉眼中倒是与轮椅上之人颇有些相似,只是双目紧闭,鼻息已无,且又躺在水晶棺里,若非如此,真会以为只是睡着了。

女子双手交叠于身前,手中握了一块方形血玉。

他半伏在水晶棺上,看着水晶棺中的人,嘴唇微微翕动,却未发出一言,只是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悔意。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他抬手挽袖轻轻拭了拭眼角,继又伸出手抚了抚女子的脸庞,手里用了些力气控制力度保持轻柔,因而整个颈部和脸上都有些涨红。

“云姬,别怕,哥哥马上来陪你了!”

甬道传来轻微响动,他侧头望过去,一道黑影掠过,眨眼间,叫做管先的黑卫已单膝半跪在身侧。

管先小心翼翼从怀里取出了什么,双手呈托举状,呈至他眼前,开口道:“主公,幸不辱命!血玉已在天启秦家处寻获。”

取过玉佩,他向管先点了点头,交代道:“你与管玄先退下,待我身故,将我尸身置于旁边的水晶棺中,出了地宫再一把火烧了留云山庄,你们便离去吧。”

“是。”话毕,管先退下,与甬道中站立的管玄化作两道黑影,齐齐消失在地宫中。

待人走后,他将血玉置于眼前细细端详,这是一块和女子手中几无二致的方形血玉,只是女子手中的是他的血玉阳佩,寻回的这块为她早前“遗失”的阴佩。

他望望手中的玉佩,复又望着女子,轻声呢喃道:“血玉齐聚,你我兄妹二人却阴阳相隔了,云姬,是我不好,没有早点认出你来,没能好好爱护你。”

情绪起伏太大,他抬手捂嘴狠狠咳了起来,张开手,手里的巾帕上一滩污血。

他似并不意外,只是重新又举起帕子擦了擦嘴角。待缓了口气,微微倾身将手上的血玉一并放入女子的手里,而后又伏在水晶棺上。

他的眼睛时闭时睁,变换缓慢,整个人看上去已无多少生气,只是嘴还在微微张合,说着含混不清的话。

“云姬,对不起……是哥哥不好,杀了你……我给你报仇了,离国诡宗覆灭,天启动乱再起,这一生……悔恨莫及……真希望只是昙花一梦!”

话音刚落,他又吐出一大口血,随后倒在了水晶棺上。

血雾自空中缓缓落下,有几滴落在了血玉上,两块血玉便像受到牵引一般,慢慢相扣,最终合二为一。

扣合后的血玉微微颤动,血玉里的血丝忽明忽暗,女子的指尖生出一股细细的血线,连接到血玉之上。

无人注意到女子的眼角滑落一滴血泪。

突然,血玉乍亮。

小说《如梦不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08:01
下一篇 2022-11-25 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