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江萝顾昀回归后)顾昀贺佑娴在线阅读_《江萝顾昀回归后》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江萝顾昀回归后》,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顾昀贺佑娴,也是实力派作者“顾昀”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毕竟江萝坐牢这是实打实的,什么方法能抹去这个污点?我只道:“你等着看就行,帮我一个小忙,去找个人。”卞纪安将信将疑的答应了我的要求。当然,这件事少不了顾昀的推波助澜,我去拍戏的途中,被他截住了。绿̶他……

点击阅读全文

最具潜力佳作《江萝顾昀回归后》,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顾昀贺佑娴,也是实力作者“顾昀”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卞纪安当然不会同意,毕竟这事由不得他。我为什么会知道,是因为卞纪安当即就打电话来告密了。他先前以为这事有顾昀的手笔,还对顾昀颇有不满,结果发现顾昀都不知道我的消息以后,更加忌惮我了。我见到顾昀和陆清晨两人,并不奇怪…

爆款热文(江萝顾昀回归后)顾昀贺佑娴在线阅读_《江萝顾昀回归后》全文在线阅读

江萝顾昀回归后 精彩章节试读

江萝?
她当然知道,江萝出狱了。
她曾经不将这个蠢货放在眼中,近一个月却有了危机感。
她听说江萝的爷爷当年还给她留了几个亿,她住在保密性良好的总统套房里,整天不出们,连顾昀都摸不到消息。
所以这个月他偶尔几次和自己见面,都显得心不在焉,还说他忙。
江萝,江萝怎么有本事拿到这个角色?
“咔嚓。”
贺佑娴心口起伏,脸色狰狞的摔掉手机。
*
按照惯例,开拍之前要先拍一组定妆照。
所以我进组那天,堪称轰动。
他们都没想到,黎清随这个角色会是五年前撞人入狱的江萝。
剧组人员都不敢信,我一个有前科的人,导演怎么敢用?
顾昀和陆清晨也来了。
他俩这一个月都见不到我的人,知道我进了组的消息更是比谁都震惊。
在得知是我拿下这个角色后,顾昀打电话要求卞纪安把我踢出组,他说我只是在瞎胡闹,根本不会演戏。
卞纪安当然不会同意,毕竟这事由不得他。
我为什么会知道,是因为卞纪安当即就打电话来告密了。
他先前以为这事有顾昀的手笔,还对顾昀颇有不满,结果发现顾昀都不知道我的消息以后,更加忌惮我了。
我见到顾昀和陆清晨两人,并不奇怪。
当我开着跑车到达剧组的第一时间,顾昀和陆清晨都看了过来。
我穿着吊带长裙,身材火辣,一个月的时间养成了人类极致的完美身材黄金比例,出现的那一刻,是绝对的中心焦点。
四周一片寂静。
就连贺佑娴费力维持的笑脸,都显得那么可笑。
众人赫然发现,不需要压贺佑娴的风头,有我在,其他人都是陪衬。
“江……萝?”
就连顾昀都不敢确认,我是江萝。
我冲着他微微一笑,直接朝着卞纪安而去,“卞导,我没迟到吧?”
卞纪安抽了抽嘴角,将自己眼底的忌惮极力隐藏,面容温和:“没有,今天先拍定妆照,你去换戏服吧。”
如果他不是个人渣,卞纪安确实为一方枭雄。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抵抗住我魅惑的人,只因为恐惧让他更加不安。
换句话说,他也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有多危险的人。
我刚要进入化妆间,顾昀已经迫不及待的跟了上来。
“江萝。”
他抓住我的手,“我们需要谈谈,五年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那不是佑娴的主意,你要怪,就怪我。”
我挣脱手,离开他一段距离,下意识捂住鼻腔,眼底的厌恶毫不掩饰:“我当然要怪你,而且我憎恨你,厌恶你,我在牢里的每个时刻,我都在想,为什么你不去死,贺佑娴不死,陆清晨不死,为什么你们这样的畜牲还能活着?”
这都是江萝的真实想法。
没有人在面对这样的打击还会像个脑残一样对顾昀心存怀念。
就像知道我能够帮她复仇以后,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交出自己的灵魂。
她的爷爷没了,江家亡了,这一切都是顾昀造成的。
而顾昀听到这句话,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和……受伤?
我厌恶的口气没有作伪,他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爱意,那一刻,心脏抽痛,有种从未有过的心慌。
化妆间这边人不少,我甚至没有掩藏声量,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卞纪安都震惊了。
江萝坐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没想到她竟然敢说出来。
很多人更是下意识的看向贺佑娴。
贺佑娴和不敢上前来的陆清晨更是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别,别在这里说这些……”
顾昀残存的理智还想阻止我,上前来想拉住我的手,我不耐烦的推开他:“滚开一点,贱东西。”
我力道不小,这一推顾昀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还是一个剧组人员下意识伸手接住了他,要不然A城太子爷被我推地上,这新闻明天能上热搜爆个三天三夜。
卞纪安面色变了,到底念着是投资人,赶紧上来打圆场:“江萝你还是快去换戏服吧,我和顾先生还有要事要谈。”
我进了化妆间,顾昀被卞纪安拉走,贺佑娴站在原地,甚至保持不住自己惯有的温柔神色。
大家都很微妙,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顾昀是她的未婚夫,他们即将结婚。
现在顾昀却和江萝暧昧不清。
五年前江萝和顾昀订过婚的事情大众知道,但江萝入狱后顾昀还说江萝这样撞人之后逃逸的人不配她的未婚妻,加上他权利日渐庞大,在互联网上一手遮天,讨论这事的人便越来越少。
但不妨碍今天剧组想起旧闻热闹看戏啊。
而且,江萝竟然骂贺佑娴他们是畜牲?
难道五年前的事情,有什么劲爆的内幕?
“黎清随角色是江萝“
’江萝撞人入狱‘
’江萝出狱进组‘
’长澜传剧组给出交代!‘
如我所料,我进组的第一天,就闹出了巨大风波。
我定角的消息被传了出去,无数旧新闻铺天盖地的翻出来。
我最爱的黎清随怎么变成了一个撞人入狱的臭婊.子?长澜传犯罪人员都敢用,没事吧?
江萝五年前是大小姐,五年后威力不减,这是爬了哪个金主的床混到这个角色的?
草,她在剧组还直接公开辱骂贺佑娴,贱人贱人!!!
抵制江萝,抵制长澜传!
长澜传要是不踢出江萝,这件事会给业内带来巨大影响,卞纪安这么高的名望怎么就那么糊涂?
就我觉得微妙吗?当年顾昀借了江家的势力创起家业,江萝出事之后立马公开申明自己和江萝没关系,江萝做错事情我先说,但这明显就是渣男没担当?
贺佑娴在里面充当了什么角色,其实挺耐人寻味的
*
大约是卞纪安打过招呼,剧组人员都挺友善。
剧组的化妆师给我换好戏服,定好妆,化妆师小姐姐忍不住捧着脸赞叹:“我的天啊,江小姐,您简直就是黎清随在世。”
镜子里的我,配上了极为浓烈的妆容,却愈发的衬托出我的妖娆,这身戏服华贵而奢靡,是卞纪安找了知名设计师定做,一般的身材根本HOLD不住。
我将妆容和戏服都完美驾驭。
的确是一个勾魂夺魄的妖女。
我从化妆间出来的那一刻,剧组传来一道道吸气声。
相反为了女主逼格穿一身纯白古裙的贺佑娴,此刻在众人眼中就寡淡至极,叫人分不出半点注意力在她身上。
贺佑娴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她再不要脸,也知道在这一刻,她输的一败涂地。
等这部剧正式上映,即使我演技不好,但只要同框,或许没人会注意到我的演技,美,就是绝对的权威。
看着她强颜欢笑的表情,我眼底的笑容越来越浓。
我这么逼迫她,自然就是要让她自乱阵脚,做出些疯狂的事情来。
我知道她会。
恶人越恶,我收获的果实才会越甜美。
陆清晨站在一旁又痴又失魂落魄的看我,他不敢上前,因为他发现我和他记忆里的江萝不一样,我厌恶的眼神让他如坐针毡,他甚至不知道该和我说些什么。
而顾昀和卞纪安站在那边看我,两人都是同样的惊艳,但顾昀眼底的疯狂之色越来越浓。
他向卞纪安施压,一定要让我退出剧组。
卞纪安一口回绝了。
顾昀脸色难看,直截了当的问他;“卞纪安,你这么铁了心要用她,你是几个意思?”
他在A城作威作福太久,从来没被人这样下过面子。
卞纪安嗤笑一声:“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不用多想,她拿到这个角色,确实凭借着自己的本事,你也看到了,她如此的……美丽,令人震撼,她就是我要找的黎清随。”
他受我胁迫,这会儿却找到了顶好的理由来反驳顾昀:“我是个导演,我这辈子最大的荣耀就是要拍出我人生高光的电视剧,这部剧可能不是,但黎清随这个角色,由江萝来演,绝对会成为我手上的一个里程碑,你再威胁我没用,这件事,没得谈。”
顾昀阴沉着脸,似乎掐死卞纪安的心都有了。
但他知道,卞纪安在圈子里不仅威望高,还有他老婆背地里的扶持,专心扑在拍摄上,他又不受人威胁的资本。
前提是没被抓到像江萝知道的那件致命把柄。
顾昀和卞纪安不欢而散。
我和贺佑娴拍的合作定妆照也很不顺畅,是她不顺畅。
在我的压制下,她显不出半分颜色,即使摄影师不说,她对镜头的敏.感度也能感觉到摄影师都偏向我,她发挥失常,达不到摄影师要的效果,摄影师自然是不敢说她的——也不敢说我。
嘀嘀咕咕半晌,只能让贺佑娴不停转变细微拍摄角度,这样大家都能知道,问题在谁身上。
贺佑娴进圈子以来,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第十四次拍摄不满意后摄影师委婉的说了一句:“贺影后,您状态不好,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她在圈子里面虽然会装样子,但有顾昀在背后撑腰,脾气也不小,当下就要发火。
而我在旁边吹了吹指甲,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贺佑娴,我五点还约了美容SPA,你最好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听到后,众人都惊呆了。
我才刚出狱,背后没有靠山,贺佑娴现在名声地位都在,我竟然第一天就敢呛她?
贺佑娴这五年养尊处优,早把脾气养坏了,这会儿受不得激,直接看向我:“你什么意思,江萝?”
我闲闲的瞥向她:“我什么意思?我就这个意思,你听不懂人话?”
贺佑娴当即甩手而去:“我不拍了!今天这个剧组,有她没我!”
本来还想装腔作势一段时间,没想到我上来就打她脸,自然就不甘心,开始发疯撂狠话了。
卞纪安站在镜头后面,不太爽的看了一眼我,最后还是忍气吞声的去骂贺佑娴:“行啊,不拍我立刻就换人。”
贺佑娴:“……”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卞纪安:“卞导,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忘记了这部剧的投资人是谁?”
“我知道是顾昀,你的未婚夫,但是你自己作妖,还要我惯着你?”卞纪安在我身上憋的火全发泄到贺佑娴身上:“自己拍十四次都不在状态,你还有脸怪别人?在我的剧组耍横,你威胁谁呢?”
卞纪安也是被人捧着的,圈子里没人敢得罪,而且他也会看人。
即使今天他骂了贺佑娴,他觉得顾昀率粥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明显那个傻逼的注意力都放江萝身上去了。
贺佑娴脸色雪白。
她没想到会被卞纪安如此不留情面的骂,就好像前几天她和顾昀还有卞纪安几个制片人在酒桌上相谈甚欢是场幻觉。
她回头看我,发现我捏着指甲挑眉看好戏似的。
贺佑娴垂下头,眼底的恶毒差点忍不住。
我闻到她身上逸散出的臭味,露出了嫌弃之色。
微博彻底因为我崩溃。
顾昀和贺佑娴都受到了刺激,江萝以前的黑料被翻的到处都是。
粉丝路人水军统一口径的辱骂,但是我没有社交账号,没有联络渠道,我在酒店快乐的看着微博上的人被煽动进行对我的网暴,毫无波澜。
人类的恶意我感受得到,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补药。
只要不披着人皮让我闻着臭味就好。
但这件事波及到了另一个层面。
卞纪安给我打电话:“有点难搞,上头有人给我提信了,你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他们不允许劣迹人员在公众荧幕上,这戏……”
我垂下眼,轻笑一声:“那行吧,戏先照常拍着,后续我会解决。”
卞纪安不太信:“这件事你怎么解决?也不是说我不帮你,但你让我想破头,我都没办法帮你洗啊。”
毕竟江萝坐牢这是实打实的,什么方法能抹去这个污点?
我只道:“你等着看就行,帮我一个小忙,去找个人。”
卞纪安将信将疑的答应了我的要求。
当然,这件事少不了顾昀的推波助澜,我去拍戏的途中,被他截住了。绿̶
他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我,和当日的意气风发不同,面色看起来憔悴了几分,好似几天几夜没休息好,有些狼狈。
他望着我,眼底是浓郁翻滚的情绪:“阿萝,你听我的话,退出这个剧组。你可以回到我身边,我会把江家的一切都还给你,我没有动江家的一分一毫,只要你回来,那些全是你的。”
“你没动江家一分一毫?”我抬起笑脸,眼底全是轻蔑:“顾昀,你该不会觉得到了现在,我在乎的,还是一个江家吧?你我之间隔着什么,你不清楚?”
我在他渐渐苍白的脸色中,一字一句的吐出:“我的爷爷,若有在天之灵,他必然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而你,又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和你抛下一条人命,重新回到你身边?顾昀,你真是令人作呕,你和贺佑娴,两个畜生,天生的下贱胚子,确实该是一对。”
我越骂他,越能感受到江萝的灵魂有多畅快。
她只想看到这个ʐɦօʊ男人活在痛苦中。
顾昀的脸色逐渐铁青,意识到说好话没用,他咬牙:“你非要和我作对?江萝,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我不屑的哼笑:“看,顾昀,两句话你就能露出你的真面目,你也不过如此。”
顾昀脸色越发难看。
我转身ʟʋ要走,他还想上前来拦我,被我率走反手一巴掌挥倒在地,在他倒地的一瞬间,我又补了一脚,狠踢在他心尖的位置。
顾昀痛苦的倒地。
我看着这人痛苦的模样,嗅到他身上的臭味,再也无法忍受,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顾昀,从不可置信,再到绝望,眼底的光一点一滴的黯淡,看着我的背影离去。
我自然是有法子对付顾昀的。
我去找了一个人。
五年前贺佑娴撞的人,他如今还瘫痪在床,确实是被贺佑娴毁掉了一辈子。
我去找他的时候,他的父母看见我非常惊讶。
是的,惊讶。
他们的孩子出事的时候看到了贺佑娴,他们知道撞人的不是江萝。
但他们收了顾昀的一大笔钱,昧着良心做了伪证。
这个男生如今躺在床上做起了直播,不缺钱,也找到了生活的奔头,我去见他的时候他的父母不愿意,直到我一句话说出来:“哦,你的儿子被撞终生残废,我坐五年牢被人毁了一辈子,你们觉得这很公平,对吗?”
他的父母脸色讪讪,到底不敢再拦我。
那个男生见到如今的我有些局促。
我开门见山:“我要你去报警,重新举报贺佑娴当年开车撞你的事情。”
他脸色复杂,下意识反驳:“可是……没证据的。”
他心中有愧,所以连正眼看我都不敢。
“视频我有办法能搞到,我只需要你出庭作证罢了,就想当年你出庭作证说我撞你一样,不是吗?”
我笑眯眯的,一点一滴的戳破他的防线:“你只需要知道,我坐了五年牢,一辈子已经被毁了,你拿了钱,让真正害你的人逍遥法外,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什么都能失去,你不出庭作证,我敢保证你未来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你的腿没有了,你要命吗?”
我不同情他。
他失去双腿这一切都是贺佑娴害的,他宁愿拿钱而让真凶逍遥法外的那一刻起,他就失去了让人同情的余地。
我最不喜欢这样的灵魂了,要臭不臭,不善良,作恶也不到底,不好吃Ӽɨռɢ,涩口。
*
卞纪安顶着我的压力,继续放出了定妆照。
毫不意外,我的定妆照完美的赌住了所有觉得我不配演黎清随这个角色的口。
甚至有人因为定妆照,开始盲目的替我洗。
他们只觉得我这样美,肯定不是故意的。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被黑料影响,坚定的认为我是个烂人。
其实我欣赏他们,就和卞纪安一样,有了自己的认定才不容易受我蛊惑。
同时,我创建了微博号,在等待了无数人涌入我微博下面辱骂过后。
我放出了最新一条消息。
在上面清楚的讲述了顾昀如何一手遮天,掉包所有证据陷害ʟʋ我的事情,真凶是贺佑娴。
消息发出去,不过几秒钟,不出意外的被删掉。
没关系,我相信看到的人已经足够多。
贺佑娴跟疯了一样打电话来辱骂我:“江萝,五年牢你没坐够,你是不是想死?”
我眯着眼轻笑:“贺佑娴,你打电话来发癫,顾昀知道吗?”
贺佑娴怒极反笑:“江萝,你没有证据,光凭你一段话,我要告你造谣,你等着再进去吧!”
“贱货,随便你。”我张口,嘴巴可比绿̶贺佑娴毒多了:“反正你当贱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贺佑娴被我气疯了,张口就骂,污言秽语,我把这段话录下音,虽然没有实质性证据,但我乐意见到她发疯的样子被粉丝看见。
贺佑娴的粉丝傻眼了,先不说我发的消息真假,贺佑娴那一连串的辱骂,简直不配她的身份。
怎么能够脏成这样?
当然,也有粉丝认为是我在里面先挑拨,贺佑娴骂的没错。
贺佑娴的工作室立刻选择起诉我,同时起诉的还有顾昀背后的公司,因为我的话,同时重伤了他们两家。
ʄɛɨ*
顾昀再度用别人的手机打来了电话,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疲惫:“阿萝,我们能不能见一面?我们真的,非要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吗?”
我笑着出声:“当然啊,从我爷爷死的那天开始,我就发誓,我一定要让你们三个畜牲这辈子都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啊!”
顾昀语气似乎有点哽咽:“阿萝,我不想再用那些手段来对付你,当年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会让贺佑娴向你跪下来道歉,你就放过她吧。”
“不行。说好了是你们两个,少一个都不行,我要你和她一起,去我爷爷的坟前磕头道歉,录下视频说你们是狗都不如的东西,向大众发视频,你愿意吗?你能做到我就原谅你。”
“……”
顾昀这次沉默了好久,他似乎对我连愤怒都做不到了,他选择挂断了电话。
他当然不会答应我这样‘过分’的条件。
针对我的起诉函很快传来,大众这几天吃瓜都吃ᴸᵛᶻᴴᴼᵁ懵了,像精彩的连续剧,直到迎来最大反转。
被贺佑娴撞的男生选择了重新报警,他手里甚至有一份当年的录音。
连我都没想到,他当年出事,顾昀来找到他,他竟然选择了录音,就是怕撞他的人位高权重,受到威胁。
但最后,他被一大笔赔偿金蒙蔽了头脑,在我来之后,终于还是想通,选择将录音交出来,重新报警。
警方很快立案调查,顾昀和贺佑娴双双上了热搜,终于压在了我前面,只是还没被抓。
这还不够。
顾昀再度打通了我的电话,他的语气疯狂而痛苦:“江萝,你没证据的,光凭一段录音,你们不可能翻案。”
“我怎么会没证据?”
我轻笑着看着手机里面刚收到的视频:“你当年可以用钱摆平受害人,你觉得你找的黑客,真的会听你的话把视频彻底销毁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钱办不到的事情呢?”
顾昀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
他当年找人掉包视频证据,但动手脚的人动了心眼,留了底。
那人正是顾昀身边的助理。
我看到顾昀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破绽在哪。
我让卞纪安去找的就是他。
对于我来说,手段光不光彩不重要,就像我威胁卞纪安,都是一群作恶的人,不需要用常规手段对付。
江萝的灵魂越来越弱了,我必须赶在她彻底消失前摆平这件事,否则她消失了,我白白浪费精神,又得去下一个世界。
视频加录音,双重证据,顾昀和贺佑娴锒铛入狱。
昔日风靡A城的太子爷,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转眼便成为了落水狗。
这一次,陆清晨充当了我的律师。
官司结束,判决还没出来,大家都知道事情已经注定,陆清晨跟我说话。
“江萝,如果当年ɯd我选择坚定不移的相信你,今天我们是不是不会变成这样?”
我笑着看向他:“没有如果,陆清晨,你就是不相信我。”
江萝已经死了,便没有了如果。
在贺佑娴正式被判刑前,我去见了她一面。
她后半辈子都注定在牢里度过,见到我终于破口大骂,再也不用费力维持她的影后人设:“江萝,你以为我出事了你能有什么好下场?你会遭报应的!”
我怜悯的看着她:“真是疯的不轻,对我来说,你现在才是遭到了报应。”
贺佑娴癫狂不已:“江萝,我真恨我当初为什么没找人在牢里面弄死你!”
我眨眨眼:“是啊,你怎么就没找人弄死我呢?”
我笑着离去,而贺佑娴在歇斯底里的尖叫后,最终只能绝望的哭泣。
我的风评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网上的人都知道我是冤枉的,骂过我的人来道歉,之前不支持我演黎清随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贺佑娴入狱,女主角换了个风评极好的真影后,同我关系和睦。
我当然没有离开剧组,用江老爷子给我留下的钱投了这部剧,补偿了顾昀入狱后造成的剧组损失,和剩下的资金。
我带着卞纪安的期待,帮他演完了这部注定会是我在这个世界名声大噪的电视剧。
杀青那天,剧组人员喝的高兴,陆清晨也来找我,他是来转达话的。
他说,顾昀想见我。
我耸了耸鼻子,说:“我不想见。”
陆清晨的臭味已经淡了下去,真没意思,我想。
所以当我离开剧组,坐上我自己买的跑车的时候,我说,“陆清晨,离我远点。”
陆清晨尽管还是伤心,但依然选择慢慢离开。
我的声音像是隔了很久的地方传来:“因为你不相信江萝,所以陆清晨,你要一辈子活在痛苦里。”
他回头,只看见我开着车离去,三秒后。
“砰。”
跑车爆炸,漫天火光中,陆清晨目眦欲裂,撕心裂肺的跑来。
“阿萝!!!”

小说《江萝顾昀回归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09-19 01:09
下一篇 2023-09-19 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