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天道五行易尘执笔断刀(凡人修仙:天道五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易尘执笔断刀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易尘执笔断刀)

小说叫做《凡人修仙:天道五行》是“执笔断刀”的小说。内容精选:回到住处,易尘急忙把灵石拿出来,又好奇地研究了一会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么一块小石头居然能有书上说的那种神奇功效“能不能成就看你的了”易尘满怀期待地自言自语道说完他把灵石放在身前,按照凝气诀第一层功法修炼起来他闭目凝神,调节呼吸吐纳,渐渐地,他感觉到一股股气体从灵石中飘出来,慢慢地顺着他的鼻孔钻进身体,这些气体一进入他体内就化作一股清凉之力,在周天穴道循环一周后,又来到那神秘的五个气漩之处,…

《凡人修仙:天道五行》内容精彩,“执笔断刀”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易尘执笔断刀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凡人修仙:天道五行》内容概括:离远看不是特别高,走近看才发现,这炼器坊起码有十丈高。六个角上是清一色的金色玉柱,上面雕刻着许多奇奇怪怪他不认识的生物。易尘围着转了一圈,找到了炼器坊的大门。他来到门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第6章 笑面虎 试读章节

易尘循着昨日黄明和他说的方向,穿过一片竹林,不一会就远远看见前方有一座三层高的塔状建筑物。

“那应该就是炼器坊”。易尘不由加快脚步,朝着炼器坊走去。

没多会就来到了炼器坊跟前,这炼器坊呈六边形,坐落在一个圆形广场的正中央,周围没有其他建筑。离远看不是特别高,走近看才发现,这炼器坊起码有十丈高。六个角上是清一色的金色玉柱,上面雕刻着许多奇奇怪怪他不认识的生物。

易尘围着转了一圈,找到了炼器坊的大门。他来到门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来者何人。”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我是内务处的新来的记名弟子,黄明师兄安排我过来的。”易尘连忙应声道。

“不错,来的挺早,比上几次那几个滑头好多了,进来吧。”这塔内之人对易尘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易尘轻轻地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厅,厅的两边分别有三个大小差不多的房间对称分布着,大厅中间有一圆台,圆台旁边有一位老者正盘膝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还不快点进来。”老者缓缓道,听不出喜怒哀乐。

易尘赶忙来到老者跟前。

“在这里稍等一会,等石虎来了,你跟着他就行了,他会交代你每日的工作。”

易尘嗯地应了一声,便站在一边静静等待,没过多久一个身材胖胖的人走了进来。走近一看,来人正是昨晚易尘问路那人,这位胖师兄似乎也认出了他,冲他嘿嘿一笑。

“石虎,这是新安排过来的弟子,以后就让他跟着你,你交代他每日的工作。”老者睁开眼睛,对着石虎缓缓说道。

“好的,长老。”

说完,石虎对着老者行了一礼,便带着易尘走进大厅左侧中间的房间。

一进房间易尘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炉子摆在房间左边,炉子的样式和他爹的打铁炉有些相似,只是比那个炉子大很多。炉子旁边随地摆放着各种颜色不一的块状材料。

房间门一关上,石虎顿时变得熟络起来。

“兄弟,我们还真是有缘,又见面了。对了兄弟,我叫石虎,石头的石,老虎的虎,我爹希望我长大能像老虎一样勇猛,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不过我很喜欢。你叫什么名字?”

“这兄弟似乎很喜欢石虎这名字。”易尘心中暗暗想道。

“我叫易尘。名字没啥特殊含义,爹娘随便给取的。”易尘微微一笑。他感觉这石虎大大咧咧的,应该是个比较容易相处的人。

“兄弟,你别这么拘谨,我这个人比较健谈,你别介意!前段时间都是我一个人提炼材料,可闷死我了,你要是再不来,都要把我憋疯了。”

“师兄,我们在房间里这样随便交谈,外面的人不会生气吗?”

“没事的,韩长老才不会管这些,只要我们别打扰他修炼,每天按时完成任务,他才懒得管我们在房间里干什么。”

“师兄,我们每天主要的工作是干嘛?,打铁吗?”易尘指着前面高大的炉子说。

“打铁?差不多吧,你看到地上的那些材料吗?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将这些材料淬炼提纯,每天完成长老给我们的量,就算完成任务。下面你按照我的要求,拉动风箱,注意掌握节奏,控制好火候,我来淬炼材料。”

“好的,师兄。”易尘来到风箱旁边做好准备姿势。

只见石虎熟练地从地上捡起一块黑色材料,随意地扔进火炉。然后掐出一道不知名法诀,朝着火炉一指,炉中立刻燃起熊熊烈焰。看着石虎这一顿操作,易尘羡慕不已,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修炼出法力。

“加大火力!”石虎朝易尘招呼了一声。

易尘握紧风箱把手,有节奏地用力拉起来。

扔在炉子中的材料,渐渐地变成了红色,石虎用铁钳夹起材料,放在一块光滑的铁砧上,不停地敲打起来。等材料冷却下来敲不动了,又将材料放回炉子重新煅烧,就这样来回重复着,不一会易尘和石虎都热得满头大汗。就在易尘累得气喘吁吁,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石虎将滚烫的材料扔进水盆中,只听滋啦一声,冒起一阵白烟。

“日他个仙人板板,终于炼好一块了,累死老子了。”说完石虎舀起旁边桶里的凉水,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啊!舒服多了。给,你也喝点,这炉子烤得人实在是太难受了。”说着石虎舀了一瓢凉水递给易尘。

易尘接过凉水,也来不及感谢,就直接朝肚子里灌去,这炉子烤得他口干舌燥的,感觉嗓子都要冒烟了,这一瓢凉水下肚,真是舒服极了!

“师兄,我们每天要淬炼多少块材料啊?”易尘擦了擦嘴问道。

“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每天四五块就行。现在我们两个人每天最少也得十多块。不过兄弟你可以啊,不像第一次干这活,火候掌握得不错!”

“我爹是铁匠,以前在家里经常帮他拉风箱。”

“那怪不得!对了兄弟,你这是得罪谁了?”

“得罪谁?我昨日刚来的,连人都没认识两个,哪有得罪人啊?”易尘一头雾水地反问。

“没有得罪人,这就不对了,你不是被黄明那个狗日的安排过来的吗?”

“对,没错就是他。”

“那就不会错了,你肯定得罪他或者其他什么人了,你仔细想想。你别看黄明那狗日的整天慈眉善目,和和气气的,这货就是个笑面虎,肚子里都是坏水。我就是得罪了他,才被安排到这炼器坊的。一般像你这样的新人,最多就让你们挑挑水,浇浇药草,干一些轻快的活,怎么可能直接让你来炼器坊干这些苦力活,要是你真没得罪人,那就是你运气太差了。”

石虎此言一出,易尘不禁皱起眉来,陷入了沉思之中。“吴敛?不可能啊,自己送了他块石头,怎么也不会恩将仇报。黄舒,那就更不可能了,和他一句话也没说过,怎么会得罪他。那就剩下昊天了,昨天看他和黄明在那里嘀嘀咕咕的,难道是他搞的鬼?看来以后有机会得找黄明弄清楚,不能平白无故被人背后捅了刀子!我还是太单纯了,被黄明阴了,还一直感觉他为人不错。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谁叫咱背后没人呢,现在也只能暂时老老实实地在炼器坊打铁了。”

“怎么样兄弟想到谁没?”石虎好奇问道。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可能真的是我运气不好。”易尘无奈道。

“兄弟你也别太难过了,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凭着咱这手艺,再加上你这熟练的手法,十多块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石虎安慰道。

“那以后就劳烦石虎师兄多多关照了。”易尘向石虎拱手抱拳说道。

“好说好说,以后咱就是兄弟了。”石虎拍了拍胸口。

“对了,师兄这二楼三楼是干嘛的?”易尘突然想到进来时没看到上楼的楼梯,有点好奇。

“二楼是专门炼器的地方,我以前和韩长老上去过一次。一般只有筑基期的修为才有资格上去,至于第三层我也没上去过,就不知道了。”

“这一楼也没有个楼梯怎么上去啊,直接飞上去吗?”石虎的话,还是没有让易尘想明白。

“噢,你说这个啊,我刚来的时候也好奇,后来跟着韩长老上去那次,我才知道在大厅圆台子旁边有个小型的传送阵,只有拿着专用的传送令牌,才能激活传送阵,传送到二楼。”

易尘听了恍然大悟,应该就像昨天他们从升仙台传送到山门广场一样。

“好了兄弟,咱们不能再瞎聊了,有什么不懂的,咱们以后再聊,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易尘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二人又开始热火朝天地干起活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3 10:21
下一篇 2022-11-23 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