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不小心惹上一个疯子(宴敐楚梦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不小心惹上一个疯子)宴敐楚梦璃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后,不小心惹上一个疯子)

最具潜力佳作《重生后,不小心惹上一个疯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宴敐楚梦璃,也是实力作者“小彤踮脚尖”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小姐~小姐你醒醒,快醒醒啊” “我这是到阎王殿了,我怎么听到丫丫的声音了” 楚梦璃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闺房里楚梦璃起身这看看那摸摸,难道自己重生了,楚梦璃转身看到丫丫,看到那个不顾性命救自己的傻丫头,不禁热泪盈眶“既然我重生了,那么前世的一切我都不会让他发生,沈钰忱 苏诗语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我会找你们报仇的”“小姐,该去参加宴会了是苏小姐的生辰宴”楚梦璃挑眉站起身来“好啊,我一…

《重生后,不小心惹上一个疯子》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宴敐楚梦璃,《重生后,不小心惹上一个疯子》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楚梦璃正在穿衣 “丫丫,这种话不要再说了隔墙有耳,不要被有心之人利用”丫丫赶忙站好不敢再说。初夏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楚梦璃还喜欢着忱王便说“小姐是要穿那身白色的吗”楚梦璃抬眼看着那件白色的衣服,“可真纯洁啊”这件衣服是沈钰忱那个混蛋送的。“初夏拿下去烧了,莫要被别人看见”初夏紧皱眉头“可这是忱…

这一个两个烦死了 试读章节

第二天,沈钰忱带着楚梦璃喜欢的字画便匆匆赶来了。楚梦璃还在梦魇里呓语着“不要不要爹爹小宇小宇”

“小姐,小姐快醒醒啊,你怎么了。”楚梦璃猛然惊醒满头虚汗“小姐可是做噩梦了”初夏担忧的问,初夏是和楚梦璃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丫丫从外面急急的跑过来“不好了不好了忱王殿下来了。”楚梦璃正在穿衣 “丫丫,这种话不要再说了隔墙有耳,不要被有心之人利用”丫丫赶忙站好不敢再说。初夏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楚梦璃还喜欢着忱王便说“小姐是要穿那身白色的吗”

楚梦璃抬眼看着那件白色的衣服,“可真纯洁啊”这件衣服是沈钰忱那个混蛋送的。“初夏拿下去烧了,莫要被别人看见”初夏紧皱眉头“可这是忱王殿下……”还没说完便被丫丫拉住“小姐已经不喜欢那个忱王了,所以不用如此了” “小姐终于看清那人了”初夏欣喜道。楚梦璃冷笑一声你们都看出来了,可前世却只有我一人信他,多么可悲啊!楚梦璃整理好情绪。“给我拿那身我之前最喜欢的红衣穿,把他送的衣服首饰还有这字画全部给我烧了,一件都不要留。

楚梦璃推开门缓缓走出去,到了前厅发现爹爹他们回来了,他们去军营查看了半月有余,欣喜的跑过去“爹爹,哥哥你们回来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这孩子,哭什么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听着爹爹那豪爽的大嗓门,楚梦璃反应过来,对这一切还没有发生爹爹好好的呢,哥哥也好好的呢,这一世我一定要保护好他们。

金管家走进来“老爷,公子,小姐,忱王殿下来了。”刚说完就见沈钰忱一身白衣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拜见殿下”楚将军和楚文抱着拳头说。来得路上我可听说了这沈钰忱竟欺骗我女儿,可别想让我有好脸色,楚山暗暗的想。楚文虽没怎样,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这个沈钰忱竟敢这样对我妹妹。

“梦璃,我有话同你讲,你能和我出来一下吗。”楚梦璃挑眉道,好啊。”沈钰忱心想这楚梦璃平常穿白衣像个安静贤淑的淑女,可如今她一身红衣,头发随意挽起,显得张扬又妩媚,原本想利用她得到楚家军,现在这样看,让她做我的女人也未尝不可。“有什么事,快说”楚梦璃一脸不耐烦打发了你我还有事呢,得去找那位呢。

“梦璃,我和诗语真的没有关系我和她只是向她打听你的事情,她不是和你是好朋友吗所以我才和她走得近的,你相信我真的!”沈钰忱一脸焦急的解释。“诗语,呵!叫的可真亲切,你虽是忱王但我也绝不会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你们竟然已经在一起了,咱们就好聚好散吧,再也不要联系我了!”沈钰忱俊秀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意,“要不是你还有用,你觉得本王还会在这哄你,哼,给脸不要脸!”沈钰忱脸上却不显。“我会让诗语过来给你解释的。然后转身拂袖离去。

“初夏,初夏,走咱们去宴王府。初夏满脸震惊。“小姐,那宴王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为何要去那。”

“听你家小姐的就对了……”刚走到门口就又碰见了匆匆赶来的苏诗语。楚梦璃一张小脸都要皱成包子了心想:这一个两个怎么这么烦啊,老往我跟前凑。“姐姐,你相信我,我和忱王殿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对忱王殿下只有仰慕没有别的想法,既然姐姐喜欢我不会和姐姐抢的。”配上她那柔柔弱弱的小脸像是被谁欺负了一样。“苏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想你是比我还大一岁呢吧,这声姐姐我可担不起,还有那沈钰忱个垃圾既然你喜欢就给你好了,反正我不稀罕。”楚梦璃凑到苏诗语的耳边小声说道。

“以后这楚将军府别让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进来,有辱我们大将军府的脸面!”楚梦璃对侍卫说。“是,大小姐。”

“算了,今天心情不好,先回去吧,苏小姐赶紧走吧,别等我赶人。”楚梦璃转身走了,她没看到苏诗语一脸怨恨,那染着丹蔻的指甲直接陷进肉里。苏诗语心里想着“楚梦璃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要你跪下来求我,哼!”苏诗语转身走了。

这边,楚梦璃满脸郁闷,终于鼓足勇气去见宴王,都被他们搅和了,谁能不怕啊,宴王的手段谁不知道我也是怕的好吧,看来只能改天再去了。

……

“王爷,楚小姐没来。”一位穿着一身黑衣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戴着银色面具,那双眸子透出一股寒意。“既然我这弟弟这么闲,就找点事给他做做,安插在他府里的棋子也该动动了。”宴敐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