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全文(陈凡打柴钟子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凡打柴钟子期)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

小说《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超级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陈凡打柴钟子期,是著名作者“打柴钟子期”打造的,故事梗概:圣女和周浦已经敲定了计划,陈凡自然也就放弃了拼死一搏的打算他对于汉朝,对于曹操都没有什么归属感,原本打算偷袭太平教窝点也是为了立功,为了自己,真让他为大汉朝拼命,他是拒绝的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支持太平教的义士们……实际上,虽然陈凡已经知道这个时空和原本的三国不同,但他并不看好这个太平教,也不觉得太平教还有机会颠覆天下单单中原中牟这么一个小地方,圣女和周浦两人就不能齐心协力,纵然是还有其他一十…

穿越重生小说《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打柴钟子期,作者“打柴钟子期”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他这个队率手底下共五十多人,死了两个什长二十来人以后还剩下一个什长二十多人,勉强也算个小头目,可是进了院子,那些人就跟看不见他一样。“咳咳,诸位,我回来了。”陈凡慢慢走到自己那些人身边,看着他们的表情。“陈……”有一个少年似乎要打招呼,可是看见其他人的眼神,还是畏惧了,没有站起来…

第7章 难办wc那就别办了 试读章节

鹰扬卫驻所分成几个部分,军候屯长各自执掌的地方都不一样,不过每个屯长都有自己的小院子。

陈凡到了驻所便马不停蹄地去找军司马吴候报告一声,好叫对方知道自己好了。

两个人一个需要对方有点印象,方便提携;一个需要对方替自己收买人心。也算是奸夫淫妇,一拍即合!

等到汇报过以后,陈凡这才来钟诚的小院子里面,刚一进院子,便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这个队率手底下共五十多人,死了两个什长二十来人以后还剩下一个什长二十多人,勉强也算个小头目,可是进了院子,那些人就跟看不见他一样。

“咳咳,诸位,我回来了。”

陈凡慢慢走到自己那些人身边,看着他们的表情。

“陈……”

有一个少年似乎要打招呼,可是看见其他人的眼神,还是畏惧了,没有站起来。

陈凡一看那少年动作神态,心中便有数了。

“王大海,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啊?”

陈凡伸手拍了拍那个什长的肩膀,笑眯眯问道。

当初带人出去“立功”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一出,手下钟诚的嫡系,也就是王大海这一支就没有带出去,没想到今天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听命于自己的那些都死了,手底下净是人家钟诚的人!

“队率,不是属下不打招呼,校尉大人交代了,队率养伤期间不许打搅您,现在您回来了还没有跟屯长报一下,属下也很为难啊。”

王大海并没有一点畏惧,阴阳怪气着回怼陈凡。

“也是,我还没跟钟屯长说一声呢。”

陈凡恍然大悟一般用右拳敲在左手手心,非但不恼,还对着王大海一顿感谢,把后者弄懵了。

王大海预设的剧情是陈凡恼怒,然后开打,陈凡虽然出身世家或许有功法在身,但是毕竟身上有伤,自己这么多人一起上,准赢!

可是陈凡这么一来,便弄得他好像蓄力一拳打在棉花上了一样,忒不爽快。

“哼!”

王大海冷哼一声,继续和那些个卫士们聊天,好像陈凡透明了一样。

陈凡笑着往屋子里走,直到完全转过身,脸色才阴沉了下来。

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只是这种已经被架空了的情况,生气是没有用的,解决掉问题的根源,才能够把自己的权力夺回来!

王大海带着这二十来个人造他陈凡的反,表面上看起来他已经离心离德,实则不然!

除了王大海以外的那些人,不过就是羊群,有牧羊犬驱赶他,他们才会跟着王大海走,一旦这牧羊犬没了,他们就会呆站在原地或到处乱窜,到时自己就可以轻松带着他们继续走。

而王大海的底气,只可能来自一个人。

陈凡敲了敲门,谄媚道:“屯长,您的属下陈凡报到来了。”

屋里有呼吸声,却没有人回应,陈凡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提高了自己的嗓门,“屯长,陈凡来报到了!”

屋子里的钟诚仍然不回应,似乎打定主意看陈凡出丑。

而外面原本三三两两或说闲话或练刀法的人都已经转过头来了,笑着看这位“关系户”陈队率出洋相。

“屯长,陈凡来报到来了!”

“屯长,陈凡来报到来了!”

“屯长……”

陈凡像个会说话的机器人,仿佛只会说这一句了一样反复地喊。

刚才想和陈凡打招呼的少年这下子便更加心怀愧疚了,少年不知道什么利益利害,只知道陈凡好可怜。

如果让陈凡知道他的想法,那陈凡大概会笑出声来。

丢脸没什么可怜的,什么都没有才可怜。

“哎呦,陈队率,你看看你,来了也不说一声。”

过了半天,钟诚才慢吞吞把门打开,一脸嘲笑。

“嘿嘿,屯长您不知道,我身体好差不多了,着急报仇!为司空清除中牟祸患,为天子荡清天下妖人呢!”

陈凡胸脯拍得咚咚响,一脸阳光向上。

“呵呵,陈队率,身体才是第一位的,养好身体最要紧。”

钟诚走进屋子里,把陈凡也让了进来,并没有理会陈凡表忠心的一番话,而是劝后者还是要注意身体。

“屯长,您也知道我前些日子发生了那些事,我实话跟您说,我真是恨透了我自己了!竟然相信了秦务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东西!

“我在家养伤的时候已经发下毒誓,不杀光太平教,我陈凡誓不为人!屯长,不必担忧我身上的伤,我要……”

“陈队率。”

钟诚一脸“苦闷”道:“陈队率,我也实话告诉你。”

他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与快感,开口感叹道:“实在是陈队率太不得人心了。

“陈队率,虽然此事什长秦务才是罪魁祸首,可是你身为队率,竟然轻信太平教妖人,与太平教一番争斗,还输了,手下的人都死光了,你还跑回来。

“其实真不是我难为你,实在是大家都害怕你,不愿意再跟着你了,我虽然是屯长,但我总得听大家的吧?你不要误会……”

陈凡的笑意也渐渐敛去,面无表情地看着钟诚。

“屯长,家里在我来中牟之前,还给了我一些玉器……不知道屯长懂不懂这个,不如回头我拿来给屯长您鉴一下?”

“陈队率家里?那岂不就是……董将军给的?那可得是宝物!”

钟诚似乎有些惊诧,陈凡嘴角也有些勾起。

“可是啊,陈队率,我这人山猪吃不了细糠,别说你给我看一看,你就是送给我,这事也很难办。”

陈凡脸色一滞,他知道,这是钟诚在报复他之前说钟诚有体味。

“钟屯长,咱们也算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必要弄这么僵吧?”

陈凡仍旧笑眯眯的,只是眼中的寒意越来越浓。

“陈队率,真不是我故意的,没有办法。”

钟诚摊了摊双手,一脸无辜。

陈凡低笑点头,“好吧,不管怎样,还是谢过屯长了。”

“没关系,没关系,咱们谁跟谁啊……”

钟诚嘴上说着两人关系好,肥硕的屁股却动也不动,眼睁睁看着陈凡走到院子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这个丑。

陈凡当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出了房间便直奔院子外走去,只在临走时才瞥了这院子一眼。

你们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陈凡随意一甩手,袖子里一块奇怪的铜钱掉到手心,他仔细摩挲着铜钱上的纹路,心中不知是怎样一幅场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4 08:45
下一篇 2022-11-24 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