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的财迷小甜妻免费(慕南初顾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少的财迷小甜妻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少的财迷小甜妻)

霸道总裁类型《顾少的财迷小甜妻》,现已上架,主角是慕南初顾辞,作者“慕南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我亲我未婚妻,怎么了?”多么理所当然啊!可是他不是不行么?怎么还会有反应呢他微微一笑,侧头凝视着她,放在腰间的不自觉的用力!慕南初对上顾辞深情的眼神,小心脏跳漏了半拍,“咳咳……我去洗手间”慕南初掉头就跑,边跑边想,不是说顾辞不近女色吗,难道传言有假?不对!只是亲了下,也不能说明传言真假的问题,再说,初次在医院不是也亲了慕南初来到洗手间,像做贼似得拍拍胸口,发现自己脸通红的,她对着镜子摇摇…

完整版霸道总裁小说《顾少的财迷小甜妻》,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慕南初顾辞,由作者“慕南初”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顾辞中肯的评价着,他倒欣赏慕南初的坦率,不像别的女人一样费尽了心思,他只看得到厌恶,相反慕南初来说更讨喜一些,心底生出一种想拐卖她留下在身边的冲动。……刚进料理店,慕南初一看见高档的包厢就霸气的开口,“把你们这最贵的,最好吃的都给我来一份!”就差那个“爷”字没有说出来了,顾辞只是看着她温润的笑了笑…

第11章 苍天饶过谁 试读章节

顾辞摇了摇头,还没等他跟上去,前面的慕南初顿时止住了脚步,反过来一脸认真的盯着他,有些郁闷的声音传过来,糯糯的让他心头一热,“这顿饭不会也要我拿钱吧?”
“不用。”
顾辞哭笑不得的看着立刻扬起笑脸的慕南初,他没有察觉到嘴角的宠溺,慕南初摇着大旗说非要去吃刺身,顾辞只能顺着她,车子开出车库,提速。
慕南初盯着窗外回倒的风景,想起前几天顾辞还是那个女人的未婚夫,怎么就一下子变成她的了,难得的沉默让顾辞皱了皱眉头,不悦的开口,“在我的车上想别的男人?”
慕南初听出言语中的警告,想起等会儿的免费大餐,呵呵的笑着,狗腿的凑上去,“怎么会,除了钱,我谁都不爱。”
“嗯,这句话倒是真的。”
顾辞中肯的评价着,他倒欣赏慕南初的坦率,不像别的女人一样费尽了心思,他只看得到厌恶,相反慕南初来说更讨喜一些,心底生出一种想拐卖她留下在身边的冲动。
……
刚进料理店,慕南初一看见高档的包厢就霸气的开口,“把你们这最贵的,最好吃的都给我来一份!”
就差那个“爷”字没有说出来了,顾辞只是看着她温润的笑了笑,随后服务员赶忙退出去准备,慕南初四处在包厢里转悠着,扬言这样才好吃的下更多。
慕南初走到落地窗前,果真是大手笔,高档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就连窗外的景观都是极好的,她拿起一瓶看起来像花瓶一样的陶瓷,晃悠了一下,有些好奇的问服务员。
“这是什么?”她扒开瓶盖,一股子的花香扑面而来,饶有兴趣的凑近闻了闻,“怎么这么香。”
“回小姐,这是酿造了三十年的清酒。”服务员恭敬的低头,来这里消费的非富即贵,领班人早就告诫过千万不能得罪。
慕南初哪里懂得什么好酒,只是一听就很有来头,“贵不?”
服务员抬头看了顾辞一眼,有些犹豫的开口,“这个……”
顾辞清了清嗓子,“你确定要喝?”
慕南初一听,立马拍了拍服务员的肩膀,“先给我上两瓶。”
服务员有些为难的请示主位上的男人,顾辞只是挑了挑眉头,示意他去拿上来,等到服务员都下去了,慕南初还在热身的阶段,顾辞带着笑意开口。
“你喜欢下次再来就是。”
慕南初从小听过太多的承诺,自然没放在心上,只是嘴上应答下来,对她来说,钱包里有卡,卡里有钱才是最安稳的。
好在这里的服务质量是真的快,所有的菜陆续上桌,在慕南初的眼里,哪里是什么食物,明明就是一桌子的人民币啊,顾不得跟身旁的男人打招呼,开始战斗起来。
今天晚上的目标就是把这些“人民币”全部吃下肚!
如果慕南初知道什么是后悔的话,她就不会不听顾辞的话,以为他是在心疼钱,然后埋头一直在吃,最后的结果就是连饭桌都没下,慕南初的胃就叫嚣起来。
疼得她直不起腰来,顾辞发现不对劲,马上拦腰抱起她,送到就近的医院去,而服务员早就慌乱成一团来,慕南初痛苦的捂着肚子,嘴里还喃喃着,“那些没吃完的给我打包!”
顾辞脸顿时黑下来,一言不发的开始打电话安排医院急诊,慕南初却不依不饶的冲着他闹腾起来,“还有很多海鲜没吃,你先回去,我自己去医院!”
生怕浪费了去,顾辞一把打开她扒拉的手掌,冷着声音,“闭嘴。”
慕南初不敢再造次,再者也是因为没有力气,一点点的缩下去,听着车轮摩擦在地表面的声音,额角冒出冷汗来,无意识的开始低喃,“好疼啊,疼死我了。”
“谁让你吃那么多了?”顾辞开始着急却又无可奈何的伸出一只手来安慰她,发现没有任何作用,靠在座椅上的慕南初仍旧龇牙咧嘴的疼得头皮发麻。
顾辞从箱子里摸出一叠钞票塞到慕南初的手上,“你忍忍,马上就到了。”
这招虽没能减轻慕南初的疼痛,却成功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慕南初擦了擦太阳穴的细汗,盯着手里凭空多出来的钞票,苍白着脸色笑起来,“就这点钱不能赔偿我,还有么?”
顾辞看她还看得清钱,还算清醒才松了一口气,稳住身子一路飙车到医院去,早早的医生就候在门外,慕南初看见医院莫名的害怕起来。
“不行,我不去医院。”慕南初最怕住医院了,小时候在慕家没少吃苦,这还算过得去,可偏偏急性发高烧,遂了慕言的意,把她送到医院住了将近半个多月。
自此慕南初在小时候就留下了阴影来,对医院莫名的反感,顾辞以为她还在闹,只能握住她的手,“好了,我在。”
这根本不顶用,慕南初翻了个白眼,疼的在病床上打滚,顾辞冲着已经在奔跑的医生冷声开口,“看来你们的效率还真是够低。”
这种情况,顾辞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慕南初手捂住的位置是胃,大抵是急性胃肠炎患了,他只能送来医院,急的话得手术,轻微的也需要药物来稳定下来。
医生冷汗一直冒出来,这医院本来就是顾家开的,只能加快速度起来,一眼都不敢看身旁的顾辞。
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好些了么?”
顾辞的声音在黑暗中更加显得低沉,慕南初动了动嘴角,想了想还是没开口回答,只是装作一副睡着的样子,顾辞定定的看了两眼退出去。
之后慕南初才敢睁开眼瞧着天花板,扫了一圈病房,又是独立的奢侈版,真是有钱人,能免费住一次还有钱赚,慕南初安慰自己也算不亏了。
捂住胃好受一些,慕南初欲哭无泪的想起在包厢里狼吞虎咽的姿态就是悔恨,现在回想起来都没有好好的品尝一下味道,真是可惜!
苍天饶过谁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4 09:28
下一篇 2022-11-24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