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未婚夫:深扒影后早婚内幕小说(贺雪芙顾书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真假未婚夫:深扒影后早婚内幕)贺雪芙顾书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真假未婚夫:深扒影后早婚内幕)

现代言情小说《真假未婚夫:深扒影后早婚内幕》,讲述主角贺雪芙顾书南的甜蜜故事,作者“棉与”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沙漠雪芙拿了个小马扎坐在在临时搭建的化妆室门口,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她那把没开刃的苗刀,管星星正在里面化妆,沙浩已经去拍他单独的场景了她在剧组待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有见到大概那个发资料的工作人员难道她在另一组?是还有一组工作人员在影视城布景,雪芙面上沉静,心里思索着管星星的助理小叶打开房门对雪芙说:“贺小姐,到你了,进来吧”管星星还要去换衣服,匆匆走了,化妆间里就只剩贺雪芙和化妆师化妆师阿…

现代言情小说《真假未婚夫:深扒影后早婚内幕》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贺雪芙顾书南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棉与”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管星星的助理小叶打开房门对雪芙说:“贺小姐,到你了,进来吧。”管星星还要去换衣服,匆匆走了,化妆间里就只剩贺雪芙和化妆师。化妆师阿花拿湿巾擦了擦雪芙的脸,赞叹道:“雪芙你这皮肤也太嫩了,我就喜欢给你这种纯天然美女上妆,特别省事。”“我平时会用师母调的面霜,配合D家的精华特别好用,我带了不少,待会给花…

第7章 沙漠 试读章节

沙漠。

雪芙拿了个小马扎坐在在临时搭建的化妆室门口,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她那把没开刃的苗刀,管星星正在里面化妆,沙浩已经去拍他单独的场景了。

她在剧组待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有见到大概那个发资料的工作人员。

难道她在另一组?

是还有一组工作人员在影视城布景,雪芙面上沉静,心里思索着。

管星星的助理小叶打开房门对雪芙说:“贺小姐,到你了,进来吧。”

管星星还要去换衣服,匆匆走了,化妆间里就只剩贺雪芙和化妆师。

化妆师阿花拿湿巾擦了擦雪芙的脸,赞叹道:“雪芙你这皮肤也太嫩了,我就喜欢给你这种纯天然美女上妆,特别省事。”

“我平时会用师母调的面霜,配合D家的精华特别好用,我带了不少,待会给花姐拿点试试。”贺雪芙回道。

花姐连声答应,哪有化妆师能拒绝得了护肤品。

其实雪芙平时除了基础保湿很少用护肤品,只是师父交代过她这套说辞,在娱乐圈能少点是非。

雪芙转了转眸,黛眉轻蹙,说道:“花姐,我试镜的时候真的好紧张,就怕自己演不出朱导想要的感觉,差点连门都没敢进去。”

花姐手下动作不停,听到这话也觉得正常,新人哪有不紧张的。

她透过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半成品,越发满意。

“还好你进去试了,你这一看就是戚香梅。”

贺雪芙冲着镜子中的花姐笑,亮亮的眼睛看着花姐:“是,能进朱导的剧组真的很荣幸。多亏了那天有个穿白色衣服的小姐姐鼓励我。”

“我这几天一直想感谢她,都没有在剧组看见她呢?”

花姐手上动作利落,嘴上回着:“白色?哪个?”

“就是发资料的那个。”雪芙回道。

“那个啊!那天就一个实习生,发资料的应该是她。”

花姐语气不是很好,哼了一声:“说起她我还来气,当初面试的时候她父母还来找我。”

“说家里条件不好,这孩子踏实能干,结果没过几天就辞职了。不知道现在去哪了?”

花姐说完顿了一下,想起雪芙刚才说要感谢人家,忙说道:“如果以后见到她我会告诉她的。”

雪芙闻言笑笑说:“谢谢花姐。”

果然,剧组里花姐消息是最灵通的,剧组里的人都能隐约感觉到花姐好像不仅仅是个化妆师。

不过……辞职了?那岂不是查不到了?

雪芙心里冷静,反正这次对方没成功,想害她的人一定会再动手的。

守株待兔就行。

花姐也完成了手上的动作;“好了!换了衣服给老朱看看,这肯定是我今年最满意的作品!”

雪芙换好衣服,到了片场。

朱导焦急的正在找她,朱导现在才想起来,这些天忙男女主的事,自己都没有看过雪芙耍苗刀。

一见雪芙的扮相,忽然就不焦虑了。

雪芙身着玄色长袍,袖口缠着长绳,身体纤长矫健,长发高高束起,眉毛飞向鬓角,凤目微挑,神色傲然。

踩着云靴,抱着苗刀快步走来,这就是活脱脱的戚香梅。

朱导在心里想着,只要雪芙身体素质过关,让武行老师指导指导,这两天多开点小灶,准能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

不行就多拍几次,到时候剪辑就成。

放了午饭才到雪芙的戏份,吃饭时,武行老师一直在跟雪芙沟通。

雪芙扒两口饭就跟武行老师说两句,吃饱了更是一中午没休息,在帐篷旁和武行老师不断的确定动作。

下午场务过来找雪芙,问还需不需要一些时间,雪芙忙回说没问题。

这边场景已经搭好了。

朱导让雪芙试了几个动作,满意点头:“雪芙还挺有学武的天赋,不错不错。”

拿起对讲机:“各组准备,五分钟后开拍,动起来动起来。”

男一女一在旁边休息,看着戚香梅的戏份。

雪芙的第一场戏讲的是戚香梅在沙漠中负气出走,碰巧遇到一伙马匪挑衅,抽出苗刀杀了马匪泄愤。

这是戚香梅前期比较重要的打戏,要突出苗刀的威力。

群众演员都就位了,在等雪芙走戏。

朱导和武行指导讲了大概走位就开拍了。

[第15场,2镜,1次]

黄沙飞舞。

一身冷气的侠女抱着长刀,走在没有尽头的沙漠。

一群马儿呼啸而来,卷起风沙迷住了眼。

戚香梅放下挡着眼睛的手,冷冷看着策马而来的十几人。

领头一个戴口罩的吹了声口哨:“哟,小妞,姿色不错嘛…你可是戚香梅?”

戚香梅抬手掸下肩膀上的灰,语气轻蔑狷狂:“马匪。”

“我是戚香梅,有何贵干。”少女声音冰冷,眼神不屑。

领头听出她的轻视,面上一沉,挥刀大喊:“哼,今天我就取你项上人头,教你休得猖狂得罪了人。”

戚香梅慢慢抽刀:“哟,这是有人要买我的命了。”

说着一伙人战成一团,女子步伐急速灵活,身如鬼魅,长刀雄健凌厉,势法精粹。

马匪不敌,被斩于马下,戚香梅牵着几匹马踩过马匪的尸体。

黄沙一点点侵蚀地上的血迹,风中传来女子淡淡的声音…

“找你们的人也不和你们说说,千万别在万刀门面前使刀。”

[卡!]

“好了这条过了,待会补一下下近景。”朱导指挥着灯光,摄像调整机位。

这边雪芙和在场的群演们说着多有得罪,化妆师上来飞快的补着妆。

打戏都避免不了疼痛,群演们也习惯了,忙说着没有没有辛苦辛苦。

还好雪芙演技真的没话说,能一条过,不然像有的明星一直NG,多来几条才叫受罪。

朱导上前给雪芙指导近景的戏,态度温和,内心想着老朋友教出来的果然靠谱,看来这次拍戏会舒服很多。

一旁的男一沙浩下巴都惊掉了。

惊声和管星星说:“我的天,她以前是学武术的吗!太牛了!刚才我都以为是十几年的老武行。”

沙浩想想又觉得不对,老武行也没有这个戚香梅这么丝滑的走位,这么飘逸的身姿。

讲了半天都没人理他,他轻推了推旁边的管星星:“喂,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管星星拿下盖着脸的双手,她的脸已经红透了,她喏了喏嘴又羞涩的捂上,含糊不清的说:“没,没不舒服,就是太帅了!”

沙浩无语:“你对女人也花痴。”

管星星软软的瞪他一眼:“别胡说,刚才雪芙的打戏是真的很帅,我心中的女侠就是这样的。你再不努力点,拍出来都没人看你这个男主了。”

沙浩接受良好:“你倒是和你的角色挺像,玉灵云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还羡慕侠客。”

“至于打戏……那也没办法,大不了我多找老师练练。明明我们先拿到剧本,贺雪芙居然卷成这样,亏我刚才看她午饭都没休息,还当她在临时抱佛脚。”

管星星现在最喜欢的就是雪芙,见不得别人说她:“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似的,人家那叫勤勉认真!”

下午的戏进行得顺利,除了沙浩和管星星不够默契NG了几次,有雪芙的戏份总是过得特别快。

收工时已经将近八点了,几个主演凑在一起吃饭。管星星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雪芙:“雪芙真的不像新人演员,你好厉害啊!”

雪芙偏头看她,将碗里的肉夹给管星星:“你们也很好。”

“有雪芙带着总是很容易入戏。”管星星蹭到雪芙旁边,挨着雪芙吃饭,朝旁边吃饭的小叶说:“小叶去帮我们拿两瓶水好吗。”

“雪芙怎么都没带助理来,你们公司不给你配吗?”

贺雪芙:“我现在还没签公司,暂时还没找助理。”

管星星心疼:“拍戏这么多事情,还是有个助理比较方便的,有个自己人看着东西也好。”

管星星见她不上心,劝道:“你别不当回事,在剧组离开自己视线的水都不能再喝了,之前不少人就因为这种事情被整得好惨。还是尽快找个助理吧,这段时间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叫一下小叶,让她帮你。”

小叶刚拿了水递给两人就听到这话,心里不乐意,剧组这么多事,现在还要多管一个人。

但自己只是一个小助理,谁会管一个小助理的心思,小叶强忍着不爽,默默回去吃饭。

雪芙看了一眼小叶,见她那副样子,挑了挑眉,对管星星说:“我大老粗一个,你身体弱,让小叶多照顾些你。”

管星星夹她碗里的肉吃,和雪芙说:“还好我是吃东西不长胖的类型,不然都要被你喂胖了。”

雪芙笑道:“你要是怕胖早上我陪你跑步去。”

管星星神色苦了苦:“我才不要跑步呢。”

沙浩在一旁看着两个女孩亲亲热热的纳了闷,好歹自己是个人气演员,怎么在这两人面前像透明的一样。

还有夜戏要拍,大家都蹭得一身黄沙,雪芙补拍的一场戏需要弄得浑身湿漉漉的,估计连戏服里面都湿透了。

管星星怕雪芙吹夜风感冒,叫小叶帮忙回基地把自己的大衣拿来。

小叶心里不愿意,但还是自己回去拿,基地虽然不远但是风吹得小叶无比难受。

四下无人,她放心破口大骂:“什么东西,我是你们两个的丫鬟吗!”

“呸!”她吐出嘴里吹进去的黄沙。

“给工资的也就算了,贺雪芙算个什么东西,装什么好心!管星星也是傻,人家又给你吃甜点又给你吃肉,真当为你好,等你胖成猪被别人比下去你别哭。”

小叶越想越气,沙漠这个鬼地方又晒又干燥,自己没有明星那些名贵护肤品,天天被风吹得脸上生疼。

她越想越不爽,打电话给管星星的经纪人:“明哥~你快在不来,管星星都无法无天了。”

“宝宝,她又怎么了,你也知道我手下不止管星星一个艺人,我现在是真的赶不过去。”

“你就一点不想我?”小叶撒娇到。

“想,想,这是怎么了,管星星欺负你了?”

小叶满腹委屈:“你还说呢,她现在被那个叫贺雪芙的哄着,把我当牛做马的使唤,还吃了人家好多甜品和肉。”

“甜品!”明哥一听就跳脚了,昨天他太忙了都没有看小叶的信息。

“她竟然敢吃甜品?她是女艺人她不知道吗,吃个甜品上镜胖一圈我又要帮她公关。”

小叶心中还是讨厌贺雪芙,声音委屈:“就是,都是被贺雪芙带坏的,明哥,我讨厌贺雪芙,她还让我做这做那的。我的脸都要被黄沙吹干了。”

明哥心疼到:“贺雪芙?那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女配?她既然敢为难我的小心肝?不哭不哭,我们不让她好过。”

“你多拍点她和星星,好像这次她们的对手戏都不太友好,你懂的。”

小叶眼睛一亮,露出一个邪恶的笑:“你是说…,我懂了明哥。”

接下来又是一阵腻歪。

等到小叶磨磨蹭蹭从小路回到片场,已经将近十点了,管星星被朱导留下讲明天的戏,而贺雪芙早就从另一条路回了基地。

管星星和朱导道别,急急走到小叶面前,语气难得有些埋怨:“小叶你怎么去了这么久,雪芙都回去了。”

小叶再拽也不敢明着得罪自家艺人,连忙哄着管星星回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4 10:58
下一篇 2022-11-24 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