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生活全文(月竹尊萧瑟楼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竹尊萧瑟楼城)我的怪盗生活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的怪盗生活)

穿越重生小说《我的怪盗生活》,讲述主角月竹尊萧瑟楼城的甜蜜故事,作者“萧瑟楼城”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月竹家的某一个草丛里“那个小鬼呢?”“龟田先生你还真是给我找了个无聊的活啊,他不在家”“啧!一个月一千万不是让你悠闲生活的!”“哼,你当真以为监视月竹家的小少爷是个很简单的任务吗?”“我管你轻不轻松!你最好快点!对了,还有我记着奥村家的那个大小姐也在月竹家把她给绑来,我不信这小鬼不屈服!”“知道了,知道了!”说完把电话挂断,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看着宅邸“真是的,这个小鬼到底去哪了?”殊不知在…

《我的怪盗生活》,以月竹尊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月竹尊”倾力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月竹尊坐上车后,榊晋弥笑着说道“少爷我们接下来去哪?”“回家吧,有点事跟你们说。”月竹尊看着外面的风景思考着,自己不能这么一直什么也不学的长大,就算有头脑没有武力和知识也是一无是处,但好在,他家的女仆和管家会得多。等到家后榊晋弥就把几人召集起来,去了月竹雨的书房,哦,现在叫月竹尊的书房。月竹尊看到他…

第5章 去乡下 试读章节

沉默了许久后月竹尊拿出之前买好的白菊花轻轻地放在了两人的墓碑前随后淡淡地说道“星逐姐说让我替她们给你们献上花,别怪她们来不了,她们还要照顾春,等春上高中的时候我会带她来见你们的,希望到时候她可以接受一切,明天我和春去外婆家待几天,见见她,我…先走了。”

说完后转身走向榊晋弥。

榊晋弥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少爷,越来越觉得少爷和早期还没遇到夜夫人的老爷越来越像了。

那个时期的老爷和少爷一样,没有情感,一心扑到工作当中,就如同在走老爷的老路一般,嘶,我好像忘了什么事。

月竹尊坐上车后,榊晋弥笑着说道“少爷我们接下来去哪?”

“回家吧,有点事跟你们说。”

月竹尊看着外面的风景思考着,自己不能这么一直什么也不学的长大,就算有头脑没有武力和知识也是一无是处,但好在,他家的女仆和管家会得多。

等到家后榊晋弥就把几人召集起来,去了月竹雨的书房,哦,现在叫月竹尊的书房。

月竹尊看到他们来了以后就把之前想的事告诉了他们。

她们面面相觑,沉默了很久,只有榊晋弥心虚地朝着旁边看了看。月竹尊以为他们不同意的时候。

星野羽泉带着一丝不满的小情绪对着自家的少爷道“少爷你太见外了!我们可是少爷的家人啊!就算少爷不说我们也会安排好的。”

星野缘梦笑着说道“就是啊,少爷,这又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而且就算少爷不说我们也会教的,这可是为了让少爷成为合格的家主。”

我妻羽鹤柔声地说道“而且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了,还是晋弥大叔提出来的,晋弥大叔没跟少爷说吗?”说完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榊晋弥。

随后其余的视线也看向了他。

榊晋弥转头轻咳了一下“这个…事情太多,这件事忘了告诉少爷了。”

星野羽泉不满地看着榊晋弥喊道“大叔!你怎么能这么对可爱的少爷。”

这话一出视线成功地从榊晋弥转移到了星野羽泉,然而她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视线。

接着转过头带着一丝笑容对月竹尊道“少爷,教你技能倒是可以,那我可以捏捏少爷的脸吗?”小少爷的小包子脸一看就很软!

随后伸手就打算去捏一捏,然而月竹尊直接向后退了一步,阻挡住羽泉那双罪恶的手,捏脸达咩!

星野羽泉看着向后退了一步的小少爷,心里无语,少爷你后退一步是认真的吗?唔,小包子脸离我远了一步,伤心!

榊晋弥轻咳了一声后,原本愉快的空气瞬间凝固“咳,这个话题先到这里,总之从老夫人家回来后,我们会教少爷学习的。”

月竹尊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顺便躲过了星野羽泉要揉他脸的手。

月竹尊看着榊晋弥他们道“这件事还是要对春保密。”

我妻羽鹤不解地问道“少爷这是为什么?大小姐也应该知道您在做什么吧?”

月竹尊平淡地说道“我希望春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长大,不会让外面的任何事物影响到她,更何况我不打算把她送回奥村家。”

榊晋弥微微皱眉道“少爷恕我直言,你这未免保护得太过了。”

月竹尊心里十分清楚,确实太过了,但也清楚绝对不能让春知道父母死的这件事,还是和她原本的父亲有关联的情况下,在她成年或者想知道的情况下,否则这些事他是不会跟春说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宫野星逐突然说道“没关系,少爷既然想这么做我们就听少爷的,把这件事保密。”

“星逐?”

其他几人不解地看着宫野星逐,这件事孰轻孰重纯属在于他们,如果说了春受不了打击他们十分清楚,但也不能剥夺春知道真相的权利。

宫野星逐扫了眼跟自己工作了好几年的伙伴道“我亲自审问的,这件事和奥村邦和有关系,所以不能告诉大小姐,不然以大小姐的性格会内疚死的,哪怕和她无关。”

“这…”

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奥村邦和她们还是知道的,大小姐的原父亲,只是为什么会跟老爷还有夫人的死产生联系呢?

“少爷也让她们看看吧。”宫野逐星看向在一旁的月竹尊。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走到保险箱那里把宫野逐星审问出来的东西拿给了我妻羽鹤她们看。

看完上面的东西她们无一不感到愤怒,这上面的人她们可是熟悉得不得了!

表面光鲜亮丽背地里搞这种龌龊的事!

宫野星逐平淡地说道“这回你们知道为什么少爷要让大小姐什么都不知道的成长了吧?这种事不适合让大小姐知道,也算是保护大小姐的一种。”

我妻羽鹤她们无奈地点了点头,确实是保护大小姐的方法,只是被大小姐知道了恐怕就不是生气的事了。

这时书房的门发生了一丝异响,给我妻羽鹤她们吓了一跳,直接把手上的资料还给了月竹尊,月竹尊拿过资料直接扔进了保险箱,顺便还上了锁。几人配合得十分完美,数秒内就将这些事完成了。

月竹春打开书房的门露出小脑袋看着我妻羽鹤她们道“咦?姐姐们都在这里?”

“怎么了?春”月竹尊带着笑容看着月竹春。

屋里的几人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少爷变脸真快。

月竹春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春饿了…”

月竹尊愣了一下,看了眼书房上的时钟,已经快要十二点了。“抱歉,春,哥哥谈事情没看到时间,春想吃什么?哥哥亲自给你做。”

月竹尊走到月竹春面前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咦,自己妹妹的头发松松软软的,手感好棒~

“咖喱饭!”月竹春扬起一个可爱的笑容看着月竹尊。

星野缘梦走到两小只旁边道“咖喱饭啊,正好,少爷也跟我一起去做饭吧。”

月竹尊眨了眨眼,一脸不解,星野缘梦轻笑了一声蹲了下去在月竹尊耳边说道“会做饭的男生会受女孩子欢迎哦~”

月竹尊的耳朵直接红了,随后把手从月竹春的头上拿了下去理直气壮地说道“做就做!但绝不是要受女孩子欢迎!绝对不是”

星野缘梦嘴角含着笑道“是,是。”少爷有时候很傲娇呢~

随后几人从书房出去后去了厨房,星野缘梦在厨房教月竹尊做咖喱饭,月竹春和星野羽泉玩游戏。

我妻羽鹤则是去仓库清点了下物资,毕竟明天要出远门还是有必要确定一下的。

宫野逐星和星野缘浅则是去收拾行李了,榊晋弥则是确认家里的东西是否安全。

至于地下室里的人不死就行呗。

一天的时间很快地流逝了过去。

晚上

月竹尊在书房里用电话给自己的外婆打了个电话。

“喂?外婆?”

“听这个声音是小尊啊,怎么了?突然给外婆打电话?”

听着自己外孙的声音,原本沉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月竹尊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了很久后道“关于我父母的死这件事还请外婆帮我替春保密。”

她有点不理解这件事为什么要瞒着春“这是为什么?”

“这个…”月竹尊沉默了一会后把资料的事给自己的外婆的说了。

“小尊啊,你这孩子,唉,行,既然是外孙说的外婆就帮帮你,你和春什么时候回来啊?”

月竹尊听到外婆答应他后笑了出来“明天,大概中午就会到了,到时候外婆要来接我哦。”

“好,那外婆就等着你们两个来,好了外婆去睡了,就不聊了。”

“好的,外婆再见。”随后挂断了电话,回到了自己房间。

她看着挂断的电话轻叹了口气,抬头看着自己女儿的照片轻声道“夜,真就要用你的命换取尊的成长吗?这样真的值得吗?”

翌日 早上9:00

月竹尊一脸无奈地看着赖床的春,月竹尊柔声道“春,你不起床的话家里就只有自己咯,哥哥自己就回去了~”

月竹春听到这话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顺便把自己的哥哥赶出房间,换好衣服后走了出来,一脸困意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唔…自从雨爸爸和夜妈妈不在家了以后,哥哥就变得好啰唆。

月竹尊揉揉月竹春的头发,顺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去洗漱吧,我们要去外婆家了。”

月竹春揉了下眼睛去洗漱了。

月竹尊则是在想他外婆的事,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外婆了,但他依旧记着自己外婆雷厉风行管理一家公司的时候,那时候就给他弱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正好去外婆那里学习一下怎么管理公司。

月竹春从洗漱间里出来后看着自己哥哥一会笑一会严肃,她现在严重怀疑现在哥哥精神有点问题!

月竹尊这时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于是回头看了过去,发现春已经在他身后站半天了“春,你站在那里干嘛?”

月竹春挠了挠脸笑着说道“呃…没什么,我们快去车上吧。”随后推着月竹尊走了出去。

榊晋弥看到月竹尊和月竹春出来后笑着说道“少爷和大小姐上车吧,我去把门锁上。”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反手牵着月竹春上了车。

榊晋弥检查了一下家并留下一些简单的预警措施后,锁上房门坐上了主驾驶。

一行人朝着乡下前进。

月竹春靠在月竹尊的肩膀上又睡着了,月竹尊无奈地笑了笑,随后看着外面的风景,想着一些事情。

外婆家说是乡下但也算是个小镇了,而且大部分设施也是外婆的企业建的,名字他记得一清二楚,神无月公司,跟月竹公司同等的大公司,嗯,到底是他老爸高攀了。

中午 12:00

由于是工作日倒也没怎么堵车所以三个小时就到了。

很快车停在了一处庄园门口,榊晋弥说完后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月竹尊吐槽道“外婆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比咱们家大了好几倍。”

星野缘梦轻笑道“少爷你在说什么呢?从刚才路口到宅邸后面的三座山都神无月家的。”

月竹尊和刚刚睡醒的月竹春一脸震惊地看着外面,月竹尊看着宅邸后面的两座山“你是说那个两个高高的山是我外婆家的?”

星野缘梦点了点头“是啊,少爷四岁的时候不是来过这里吗。”

“不是很记得了。”月竹尊嘴角微微动了下后,心想,嗯,还真是老爸高攀了。

过了十分钟后终于到达了宅子的门口,榊晋弥把车停稳后,月竹尊和月竹春看着站在门口的神无月久枝同时开口道“外婆!”

神无月久枝笑着说道“快进来,坐了半天的车累了吧。”

神无月久枝带着笑容摸着两个小家伙的头,总算看到她的小外孙子和小外孙女了,看起来都瘦了。

月竹尊抬头看着自己外婆的眼神微微一颤,这眼神是要把我和春变胖的眼神!

神无月久枝看向榊晋弥他们道“你们也别收拾了,交给他们吧,进来吃饭吧。”

榊晋弥微微一愣随后带着笑容微微鞠躬道“好的,老夫人。”

神无月久枝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对月竹家的这几个小辈都是当成自己家孩子看的。

神无月久枝牵着月竹尊和月竹春说说笑笑地去了客厅。

月竹尊和月竹春看着桌子上的肉还有各种好吃地咽了下口水,三天而已…应该不会胖吧…一定不会胖的

兄妹俩互相看了一眼,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应该不会胖的信息。

神无月久枝摸了摸两人的小脑袋带着笑容道“你们坐了半天的车饿了吧,快去吃吧。”

月竹尊和月竹春开心地点了点头,随后就跑去餐桌那里去了。

“少爷,大小姐这样太失礼了…”星野缘浅无奈地摸着额头小声地说道

神无月久枝摆了摆手“没事,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里,就放松一下就好,你们也去和他们一起吃吧。”

眼看几人要拒绝神无月久枝立即补充道“别急着拒绝,你们在这里就当是放假了,在这里你们就是我的孩子,可不是女仆和管家。”

“老夫人…”

他们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榊晋弥深吸了一口气道“谢谢老夫人。”

月竹尊看着榊晋弥那边凝结的气氛轻叹了口气喊道“晋弥快过来吃饭了,这个肉好嫩的!”

星野缘浅眼角一颤随后笑骂道“真是的!少爷!要注意礼仪!”随后快速地走到了餐桌那里。

其他几人相视一笑,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少爷是故意的。

吃完饭后,月竹春跟着我妻羽鹤去玩了。而月竹尊正喝着果汁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花园,形状居然是愚者样子的塔罗牌。

神无月久枝看着自己小孙子好奇的眼神轻笑了一声后,走到月竹尊旁边道“好奇吗?”

月竹尊点了点头,神无月久枝解释道“这是你母亲上初二的时候突然让园丁改的,理由吗,只是说这样很帅。”

“噗~”月竹尊直接没忍住笑了出来“这很帅吗?完全想不到是那么温柔的母亲所做的。”

神无月久枝摸了摸月竹尊的头带着一丝怀念的语气道“那丫头小时候可比现在叛逆多了,你妈妈房间应该有她日记,一会带你去找一找。”

月竹尊吸着果汁点了点头,喝完果汁后神无月久枝就带着月竹尊去了月竹夜的房间。

里面可谓是少女心满满,巨大的玩偶和粉色的壁纸还有一个大大的公主床。

神无月久枝看着呆愣的月竹尊道“尊今天在这里睡也可以。”

月竹尊挠了挠头,没有说话,看了一圈房间随后看到了与这个房间格格不入的东西,一个暗棕色的笔记本和放置完好的一套塔罗牌。

月竹尊走到书桌前拿起了塔罗牌,脑子里仿佛灌入了数条信息,只是这些信息来得快去得也快,没等月竹尊多想那些消息就已经消失在脑子里了。

月竹尊轻摇了下发胀的脑袋,放下了塔罗牌,随后拿起了日记然而发现上面有一个锁头

神无月久枝带着笑容道“你妈妈的日记有锁的,钥匙我记着在抽屉里。”

月竹尊听到后拉开了抽屉发现了一个钥匙,月竹拿起钥匙打开锁后呆住了,这后面怎么还有个联动锁!

月竹尊迷茫地看向神无月久枝,神无月久枝摇了摇头“这个我也解不开,我都不知道有这样的锁。”

这时一个女仆走了过来在神无月久枝旁边说了几句话后,神无月久枝的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这老小子可真敢做啊!居然敢要把她小外孙的财产拱手让人?

神无月久枝蹲下身子轻声道“尊我有点事…”

月竹尊带着笑容道“没事的,外婆我在母亲房间解开她的日记,你去忙吧。”

神无月久枝亲吻了下月竹尊的额头随后站起身“好,外婆去忙了。”说完带着女仆走了

月竹尊看到自己的外婆走了以后,低头继续弄着日记上的锁。

一个小时后…

只听咔嚓一声,日记上的锁随着月竹尊的一声叹息打开了。

月竹尊轻声道“妈妈,你到底在里面藏了什么?”

翻开日记本上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上面的中二日记四个字让月竹尊沉默了很久。

翻开第一页就是一张塔罗牌和不知所云的启动语说明,月竹尊往后翻了翻结果全部都是关于塔罗牌的介绍,

月竹尊满脸黑线地锁上了日记“当做没看到吧…”

月竹尊躺在那个大大的公主床上闻着上面的味道,小声地说道“是…妈妈的味道…”说着慢慢地闭上了双眼睡着了。

月竹尊做了个梦,梦里他周围有很多伙伴,只是他们的样子看不清,但又十分清楚地听到他们在喊他,King。

神无月久枝把事办完后直接去房间找自己的小孙子了。

等到了才发现小家伙睡得正香呢。

神无月久枝走到月竹尊旁边坐下,让他躺在了自己的腿上,神无月久枝用手轻抚了下月竹尊的紧皱得眉头轻笑了一下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真是装什么小大人啊,外婆也会守护你的。”

月竹尊原本还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一些,然而并没有舒缓多久又皱了起来。

月竹尊的梦里

一个左眼戴着眼罩的小女孩拍着月竹尊“喂!起来!”

另一个小女孩轻声轻声细语地问道“主人在叫你,能否起来?”

戴眼罩的小女孩看着月竹尊毫无反应瞬间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你这家伙!”

“好吵…”月竹尊砸吧砸吧嘴,转过身继续睡。

“呵呵,真是有趣的客人。”坐在主位的一个老人笑着说道。

毕竟没觉醒就进来的客人可就只有这一个。

翌日 清晨

月竹尊睡眼迷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星野羽泉站在床边笑着说道“早上好少爷,睡得怎么样?”

月竹尊眨了眨眼,说实话他睡得不算太好,总感觉有人在叫他,只是他太困了并没有搭理,但他依稀记着有一个长得像土豆的人在说他是一个有趣的客人。

“少爷?”星野羽泉看着沉默的月竹尊,还以为他睡傻了,于是又叫了他一声。

这时月竹尊才反应过来“嗯?早上好,羽泉姐。”

星野羽泉好奇地问道“少爷你做噩梦了?”

“不算是吧,等等这房间…”月竹尊打算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才注意到这好像是他母亲的房间…

星野羽泉笑着说道“昨天你在这个房间睡着了,老夫人特地嘱咐我们不要来打扰你。”

月竹尊捂着头回想了一下,的确是这样,因为在这屋子了感觉心里很平静不自觉地就睡着了。

“春他们呢?”

星野羽泉回应道“大小姐被老夫人带去玩高尔夫了,晋弥大叔和我姐姐她们也去了,我觉得无聊就没去。”随后问道“少爷打算去干什么?”

月竹尊穿好衣服道“嗯…去附近的商场吧,看看这边有什么可以买的。”

星野羽泉带着笑容道“也就是说和少爷约会~”

“额…嗯。”月竹尊已经懒得说了。

星野羽泉看了眼身上的女仆服道“少爷我去换个衣服。”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嗯,我去洗漱一下。”

随后两人一个人去了房间换衣服,一个去了洗漱间。

收拾完后,两人坐车离开了庄园,去了附近的一个商场。

然而虽然是陪月竹尊,但星野羽泉看着在卖的漂亮衣服还是忍不住散发星星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4 12:14
下一篇 2022-11-24 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