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云娴张琪(春日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云娴张琪)春日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宋云娴张琪)

网文大咖“三尺锦书”大大的完结小说《春日游》,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宋云娴张琪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从浴桶里被曲墨染和谨烟抬出来,宋云娴意识已经模糊了,但她熬过去了曲墨染喂她喝了一副补气血的药,再给她诊脉,毒素已经暂时压制住了“每月一次,越往后会越痛苦”宋云娴无力的笑了笑,“谢谢……”曲墨染抚摸着宋云娴的小腹,那里还是平平的“我不能理解,你怎么能为了这么一个还没见过的小东西,甘愿舍弃自己的命呢”“等你做了母亲就能理解了”因为实在太虚弱,宋云娴当晚留宿在…

最具实力派作家“三尺锦书”又一新作《春日游》,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宋云娴张琪,小说精彩片段:”其中一个护卫有些为难。“那你们是听老夫人的还是听她的?”“自然是听老夫人的。”“那就麻利点,别弄出太大动静。”说着那二夫人退到一边,两个护卫上前来…

第14章 试读章节

宋云娴说着披上外裳,来到院门口。
门从里面拴上了,她透过门缝看到那二夫人竟领着两个护院在外面。
“你们只管把她套进麻袋里,送到外面的马车上,其余的不必管。”
“可到底是三夫人。”
其中一个护卫有些为难。
“那你们是听老夫人的还是听她的?”
“自然是听老夫人的。”
“那就麻利点,别弄出太大动静。”
说着那二夫人退到一边,两个护卫上前来。
宋云娴退到屋里,思量了片刻,招手让子衿过来,附耳与她小声说了什么。
只见夜色中,两个护卫撬开内院的垂花门,偷摸潜入主屋,不多久抬着一麻袋出来了。
一路来到侯府后门,放到等在那儿的马车里。
马车从巷子出来,在空旷的街道上疾行,不多会儿来到兰园外,将麻袋送了进去。
霍渊接住朝他胸口刺来的刀,反手一转,夺了过来。
而欲杀他的人倒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霍渊凤眼浸着寒光,蹲下身子,挑起元卿月的下巴,笑了一笑,“想杀我?”
“我元卿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即便囚我于此,即便杀我,我也绝不委身于你这个奸佞小人!”
霍渊喝了酒,酒气熏得眼尾发红,配上那张过分俊美的脸,竟有几分妖冶之色。
他把玩着手里的刀,而后嘴角勾起,挑开了元卿月的衣服。
“霍渊,你休要辱我!”
“有意思吗?”
“什么?”
“当初明明是你求我的,求我抱住你们元家上下一百多条人命,求我帮帮你们,难道不是?”
元卿月有些难堪,“你对我有那样的心思,才会害我们元家。”
“想多了吧,你又不是什么仙姿绝色,再说,你爹卖官鬻爵也是我陷害的?”
元卿月说不出话来,低头哭了起来。
霍渊甚觉没意思,将手里的刀扔给元卿月,“你既不愿意,便离开兰园吧。”
“你让我走?”
“现在就可以走。”
元卿月忘了哭,连忙站起身,可刚往外走了一步,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我会不会被官差抓住送到善念营?”
“呵,你是罪臣的家眷,自然要送到善念营。”
“不……我不去!”
那地方是吃人的。
霍渊笑了,“我霍渊是恶人,坏的坦坦荡荡,反倒是你们这些人,实在虚伪可笑。
我给了你足够的时间,你还拎不清自己的处境,那就赶紧滚,休要在我霍渊的庇护下,装什么冰清玉洁。
你元卿月算什么,老子太给你脸了!”
说完,霍渊转身离开。
出了院子,一小厮上前,说道:“大人,侯府将三夫人送来了。”
霍渊想到宋云娴,她之前多硬气,说不伺候他了。
“哦?”
“装麻袋送进来的。”
霍渊一怔,随即大笑:“她这人运气不好,掏心掏肺喂了一群白眼狼。”
来到柳月阁,霍渊进门口看到屋当间的麻袋,里面的人发出唔唔的声音,正在剧烈挣扎着,而当他走进去,麻袋里一下没了动静。
但随着他走近,麻袋里的人像是受了惊吓一般,连滚带爬的往后退。
有意思!
他脸上露出戏谑,故意围着她绕圈,脚步时而轻时而重,看着她因受惊为微微颤动,唔唔声变成了隐忍的哭声。
这感觉就像在戏弄一只小兔子,不,更像一只小野猫。
虽然牙尖嘴利的,可到底是宠物。
玩够了,霍渊走过去蹲下,笑问:“怕了?”
这一声后,麻袋里的人又不动了。
霍渊微微蹙了一下眉,拔出腰间的匕首,割开绳子,随即露出一张因惊吓过度而苍白的脸。
但不是宋云娴,而是靖安侯府二夫人。
“怎么是你?”
霍渊凤眼一沉。
而这二夫人在看到霍渊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霍渊理都没理,站起身就往外走,当下甚觉无趣。
回到墨玉轩,推门进去,却见宋云娴坐在罗汉床上,一脸戏笑。
“侯府二夫人虽不如二八风华的小姑娘娇嫩,却是风韵犹存,不知霍大人满不满意?”
霍渊薄唇噙笑,淡扫了宋云娴一眼,而后去屏风后面换衣服了。
宋云娴笑容一敛,柳眉微微蹙眉,霍渊这疯狗被这般戏耍,竟没有发火?
他不发火,那接下来的戏怎么演?
宋云娴暗恼,思来想去也只好起身跟去了屏风后面。
“我来帮霍大人更衣吧。”
她缓步走到霍渊身前,故意靠近了一些,鼻息间再次盈满他的气息,她不由紧张,一颗扣子如何都解不开。
稍稍一慌,她用力扯了一下。
“急什么?”
“没。”
“我帮你?”
“不,不用。”
霍渊嘴角轻扯,一把将宋云娴抱到后面的衣箱上,将她抵到墙上,低头吻住,同时扯开自己的衣服,连同宋云娴的。
宋云娴推拒了两下,但被霍渊困住了胳膊。
心扑通乱跳,犹如溺水般,不可自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09:28
下一篇 2022-11-25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