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苟活指南(顾云依宇文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云依宇文翊)穿书:女配苟活指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书:女配苟活指南)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女配苟活指南》,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顾云依宇文翊,是网络作者“织绯”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顾云依的便宜老爹顾成锋,原是皇帝眼皮子底下的御前侍卫长,他步步高升的传奇经历一度成为城中热点话题传闻当年皇帝登基时出了点岔子,顾成锋以肩部中箭,后背数刀,躺在床上三个月的代价换得主上一句护驾有功,太后又夸了几句,因此得了个小爵位不明白太后到底看上他哪点,总之从此往后,顾成峰平步青云先是八抬大轿娶进太后的同脉侄女做当家主母,之后裙带牵扯,几番运作,顾成锋加官进爵,最终在京都站稳脚跟声望值刷满…

顾云依宇文翊是《穿书:女配苟活指南》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织绯”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梧桐平日里跟米莲走得近,许多事情都是说一声就行,今天这样紧赶慢赶地催,还是头一次。出门之前,顾云依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屏风的方向,房间里很安静,那个人好像并不存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家都自求多福吧,顾云依握了一下拳头,扭头出门。“梧桐姐,今天怎么那么着急,夫人那边怎么了?”米莲说着已经挽上了梧桐的手臂…

第6章 主母金氏 试读章节

说话间,就听到外面有人通传,“云依小姐在吗?夫人让小姐收拾一下,赶紧到静澜轩去。”

来人是金氏的贴身丫头梧桐。

顾云依使了个眼色,米莲马上意会,“小姐刚从聚缘阁回来,收拾一下马上就过去,有劳姐姐回禀,我们一会儿就到。”

“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你们快点。”

梧桐平日里跟米莲走得近,许多事情都是说一声就行,今天这样紧赶慢赶地催,还是头一次。

出门之前,顾云依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屏风的方向,房间里很安静,那个人好像并不存在。

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家都自求多福吧,顾云依握了一下拳头,扭头出门。

“梧桐姐,今天怎么那么着急,夫人那边怎么了?”

米莲说着已经挽上了梧桐的手臂,两人经常这样,并不稀奇,可今天梧桐的脸色不好,显得很紧张。

路上米莲一直跟梧桐小声说笑,梧桐终于绷不住了,低声跟米莲说道,“青禾小姐的那个丫头是个厉害的角色,主子还没发话呢,她就一口一个在夫人面前告状,虽不是明说,但有耳朵的都知道她在说谁。”

“告状,告谁的状?”米莲眨眨眼睛,警惕起来。

梧桐向身后的顾云依使了个眼色。

米莲像被咬了一口一样跳了起来,“我们小姐,开什么玩笑,千扯万扯也扯不到她身上,告的什么鬼状。”

说完觉得太晦气,吐舌头又呸了一口。

“人还没露脸呢,已经开始争宠了。不知道青禾小姐在乡下过得怎么样,这个叫柳儿的丫头,性子也太咄咄逼人了,夫人就问了一句,她呼天抢地说了一大堆。”

“乡下来的没规矩,以为说话大声一点就占上风,她都说了些什么?”

“来来回回说的都是云依小姐害了青禾小姐……不过米莲你别着急,夫人不会全信她一个丫头的说辞,这不让我来请你们过去,有什么误会,大家说开了就好。”

“能有什么误会,我家小姐什么时候害过人了,面儿都没见过,这个小丫头心眼真坏,待我去会会她。”

顾云依走在两人前方,离得不远也不近,只听不说,心里明白了个大概。

果然还是跟她扯上了关系。

一句话,就是素未谋面的大小姐觉得这波糟心事,是自家庶妹给下的套。

真是官配的宿敌,抛不开的嫌疑对象。

顾云依喟叹一声,好日子要提前结束了,嫡姐的复仇大幕正在拉开,以后在这府里讨生活就不像以往那么容易了。

……

静澜轩占据了整个侯府最好的位置,不但院子面积大,就连亭台楼阁也比别处雅致许多,又植了满院的桃花,这几天天气稍微暖和了一些,接二连三地开放了,一场春雨过后,落英缤纷,走在蜿蜒的石子路上,意趣盎然。

然而落英虽美,落地为泥,人走过踩多几脚,石板路上全是泥泞,金氏一向喜净,竟能容忍这种程度的脏乱,院子里的下人都去哪了?

抬头一看,原来沿着墙角齐刷刷站着一大排,不知道的还以为准备做广播体操。

“这是在干嘛呢?”

“夫人听了柳儿的话,气头上呢。”

米莲吸溜了一口冷气,到底说了什么啊,丫头小厮一个个都变成鹌鹑了。

微凉的春风拂过,满院萧瑟,有种春寒料峭的感觉。

“云依小姐到了。”

通传之后,梧桐领着二人进入主厅。

刚进门,一道锐利的目光立刻落在她身上,宛如一把利刃直刺过来,让人浑身不舒服。

顾云依看向那道目光所在。

屋子中间跪着一个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相并不出众,穿一件天青色的束袖短衫,深色筒子裤,很利索的样子。

她倨傲地抬着头,脸上的表情桀骜不驯,好象全世界都欠她一样。

好嚣张的一个丫头!

“给母亲请安。”

顾云依无视那道目光,上前给金氏行礼,乖巧的模样一如既往。

金氏人至中年,早年精致的鹅蛋脸如今微微发福,身材也比以往圆润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比年轻时更显贵气。

她没有招呼顾云依坐到下首,而是让人在圆几对面摆了张椅子。

“坐吧。”

就连语气也比以往冷淡了一些,顾云依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今天你大姐青禾从祖宅那边过来,身子不太利索,已经歇下了,以后什么时候方便,再让你们姐妹见见面吧。”

顾云依上前福了福身。

“都怪女儿不好,早知大姐今天回府,就应该推了王爷的约会,在家里等着姐姐。”

顾云依的声音又甜又软,语气也很真诚,金氏听她这么说,口气也跟着软和下来,“跟王爷喝茶是一早就约好的,怎么可以背信于人,这事不怪你。”

顾云依抬头软萌一笑,金氏一看之下赏心悦目,心情大好。

“来娘这里。”

眼看人家母慈女孝,跪坐在地板上那位心里不舒服了,先是发出一阵不和谐的抽泣声,然后哭嚎起来,“夫人,您要替青禾小姐做主啊。”

她一边哭一边说,眼泪说流就流,完全不用酝酿情绪,单论演技,顾云依觉得自己不如她。

金氏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这是青禾的贴身丫鬟柳儿。你姐姐回家的路上遇到歹人,被吓得不轻,又受了风寒,大夫说不得搅扰,娘也不好着急去问,就捉了这个丫头来回话。”

金氏意味深长地看了柳儿一眼。

“谁知道一问之下,竟然问出来一点不一样的事情。娘听得糊涂,就让梧桐把你叫来,我们一起听一听。”

看来是要对质了。

“女儿自当从命。”顾云依从善如流。

金氏目光灼灼地看向柳儿,“云依小姐来了,你把刚才说过那些再说一次,让她也听一听。”

柳儿板直身子,扯着袖子把眼泪一抹,神色瞬间狠厉起来,“好,奴婢就跟云依小姐说道说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10:02
下一篇 2022-11-25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