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时相爱(夏侯袂奕许若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侯袂奕许若荞)花开时相爱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夏侯袂奕许若荞)

主角是夏侯袂奕许若荞的古代言情小说《花开时相爱》,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许若荞”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那次我是真的生气了!你还记得吗?父王身边的傅将军,也就是轻言的父亲我从小就爱吃甜的,经常吃得牙疼,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吃,被父王骂了之后,我以为父王不疼爱我了,就想跟轻言换父亲,那时傅伯就过来劝我,说父王是爱我的,就算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摘来给我那时的我,并不想要星星,只想吃串糖葫芦直到遇见了你,你说会照顾我,会全心全意对我好,于是,我就信了,一心一意的相信可谁知,我想要颗星星,你都不肯…

很多朋友很喜欢《花开时相爱》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许若荞”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花开时相爱》内容概括:正在人群中舞动的夏侯袂奕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长街,片刻后,便自我陶醉起来,“我也太厉害了吧!不过一掌风力,就把整个长街的人,呃,吓跑了!”想到自己这几个月外出游历,倒也真是学了不少!法术嘛贵精不贵多,这一招,他真是学到精髓了,不然的话,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嘛!沾沾自喜过后,他就开始纳闷了!长街两旁不断地…

第2章 轻语 试读章节

华阳城,风和日丽,山高气爽!

城内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倒不是因为谁家办喜事,开新店,而是华阳城的城庆。

在十年前的今日,华阳城正式开启了它的逆袭之路,从一座荒城,发展成了而今苍璃首屈一指的富庶之城。城中百姓皆穿着一新,纷纷来到街上庆祝,简直比过年还要开心。

长街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向着长街而来,把街上的人推得东倒西歪,撞得人七荤八素!惊得路人纷纷躲避,四处奔逃,井然有序的富欣街瞬间乱成了一锅粥,比粥还要糊的是不知是谁把自家摊上的豆子撒了,散落了一地,一大群人接连倒地,痛苦哀嚎……

“风妖来了!大家快跑……”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之后,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大街瞬间空无一人。

正在人群中舞动的夏侯袂奕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长街,片刻后,便自我陶醉起来,“我也太厉害了吧!不过一掌风力,就把整个长街的人,呃,吓跑了!”

想到自己这几个月外出游历,倒也真是学了不少!法术嘛贵精不贵多,这一招,他真是学到精髓了,不然的话,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嘛!

沾沾自喜过后,他就开始纳闷了!

长街两旁不断地有人探出了脑袋,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唯独略过了自己。他扪心自问,难道自己的刚刚的实力不够强吗?

“殿下,风妖真的来了吗?”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窗内传了出来。

夏侯袂奕吓唬他道:“来了呀!千万要躲起来,否则,风妖会把你吃了的。”

“殿下骗人,爹爹说,风妖才不会吃人的,它只会抓人。”

夏侯袂奕冷喝一声,“你爹爹才骗人呢!不信,你看……”

说着,手指一弹,他面前的一个小摊就凭空飞了起来。

“哇……”

“哇……”这一声是夏侯袂奕发出的,这也太神奇了吧!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他自己都不知道。

接下来,一个,两个,三个……源源不断地有东西飘起来,夏侯袂奕终于不淡定了,“什么情况?难道风妖真的来了?救命啊!”

回应他的是一道道关门,关窗的声音!他抬头望去,街上还是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快跑呀!”

……

夏侯袂奕几乎是狂奔回王府的,幸亏他行走江湖练就的脚力,不然还真说不准回不回得来!

没想到刚到府门口就遇到了熟人,一个非常儒雅的读书人!

只见他一脸鄙夷地望着夏侯袂奕,“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殿下回来了。刚刚还听到街上人声鼎沸,如今却静悄悄的,想必又是殿下的杰作吧!”

这人是华阳城内有名的学子叶琦,之所以有名倒不全是因为他的才学,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太自负,曾在第一次去苍璃王都赴试时放言自己此去定一举夺魁,事实上,到今日为止,他已经第三次名落孙山了!

然而,他还把自己屡次不中的账都算在了夏侯袂奕的头上。理由是夏侯袂奕是个落魄王爷,连累他们这些读书人得不到朝廷的重用;而他在璃京大放厥词,被当街羞辱之时,还是夏侯袂奕不中用,不能给他们撑腰。然而,终究是一介书生,出格的事情也做不了,却会做些执拗的事。那就是赖在王府的书房不走,一呆就是大半日,有时则是一日。

不过这些都是在姥爷不在王府时,要知道,姥爷要是在的话,定是二话不说把他扔出王府,惹恼了,说不定被扔出华阳城也未可知!

夏侯袂奕习惯了他的不屑,同样白了他一眼,“彼此彼此!兄台的行事作风,在下也是不敢恭维的。就比如死皮赖脸……”

叶琦被说中心事,脸颊一红,不再争辩。狠狠一甩袖袍,头也不回的走了,边走还边嘟囔,“丢人现眼,招摇过市,有辱斯文!”

不得不说读书人就是不一样,这三个词恰如其分,十分应景,倒使得他无法反驳,只能望着叶琦的背影狠狠地踢上一脚,“你才有辱斯文!”

夏侯袂奕转身的瞬间,一抹微笑又挂在了脸上,“如此说来,姥爷没在家了!”

他这次一走就是三个月,中间一封书信都没写,在路上他就已经预感到姥爷滔天的怒火了。就是怕一回府碰上姥爷,少不了要挨一顿板子,因此才费了一番脚力寻着角门入府。

如今得知姥爷不在府里,心情大好!就连脚步也变得轻盈起来,踮起脚尖走路都毫不费力!

**

王府共有房间三百六十多,是姥爷建造的,当然姥爷也理所应当是王府实际的当家人。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说了算,作为附属品的夏侯袂奕自然没有什么权利了,他只有在当家人不在的时候,把它们租出去,也不失为一条生财之道。

谁叫他这个小王爷只是一个空壳子,无权无势,还不拿俸禄。如果自己不想办法的话,还不得饿死。

住到这里的人有外乡人,也有华阳城的人。外乡人自不必说了,无非是像住客栈一样,有个落脚的地方,增色的是,这里是王府,能住到这里,多多少少会显得自己有点高贵,在外也多了一份谈资;而华阳城的人就完全是这种想法了,就是想住王府,享受这种王者之气!

而王府对于夏侯袂奕来说,除了能遮风挡雨,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因此,他倒是真不介意把它变成自己的赚钱工具!

躺倒在塌上,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姥爷每次不在府里不是自己闯了祸,就是被自己气得不行,要回璃京躲几天清净。毕竟眼不见心不烦,姥爷常说,离开了他自己倒是能活得舒坦些。

而这次他根本不在华阳城,根本气不到姥爷。难道是璃京出了事,不过很快被他否定了,姥爷年纪大了,凡事有舅舅呢!那就剩下一种可能,他又闯祸了!

**

子时刚过,傅轻言就来敲夏侯袂奕的房门。

他慵懒地躺着榻上,半梦半醒地嗯了一声。门外人会意,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掌灯之后,房间里顿时亮堂了许多。

夏侯袂奕迷迷糊糊看到‘傅轻言’的脸,圆鼓鼓的,比之前明显大了一圈,不由打趣道:“轻言,几个月不见,发福了!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的生活倒是惬意的很嘛!”

不说还好,这一说,‘傅轻言’俊脸一红,直接跪了下来,“殿下,小的不是轻言,是轻语,哥哥他跟着侯爷去璃京了。临走时把我叫了过来,让我顶替他把府里的房间租出去,不然等殿下回来就没银子用了。”

夏侯袂奕‘哦’了一声,这次姥爷真是绝,这诺大的王府只有傅轻言一个贴心可用的人,还被他带走了,这是真的不给自己留活路!

也是轻言机灵,叫来了自家弟弟帮忙,否则他回来该怎么办呢?傅轻言是自己唯一的亲信,是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体己之人。虽然他也是姥爷的人,不过那都是以前了,自从夏侯袂奕把自己的一串糖葫芦送给他时,就已经把他收买了。所以也只有他,自身难保的时候还能想到自己,夏侯袂奕又感动了一回!

不过这也是姥爷的一贯作风,目的就是为了彰显他自己的重要性,他要让你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带来的,离了他,你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人伺候,没银子花,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等你过一段艰难苦困的日子,他再雪中送炭,你一定会对他感激涕零的。

不过这些都是对付小孩子的把戏,夏侯袂奕才不会上当。

姥爷不在,他正好可以在王府里为所欲为,这才是他的理想生活好吗?

他坐起身子仔细瞧了瞧面前的人,许久,才了然道:“你是轻语吧?也亏得是轻言从小就跟在我的身边,否则,我还真的看不出来你们的不同之处。”

傅轻语跪在地上,身子有些发抖,却也不敢不说话,半天才支支吾吾道:“是……是的……”

夏侯袂奕见他这副模样,疑惑不解,自己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为何他像十分怕自己的样子。

是他本性胆小,还是傅轻言那个小子将他在轻语面前塑造成了凶神恶煞的人?

这些都不管了。

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赶紧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是无事,姥爷只是生他的气,那就好办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可就逍遥快活了。

可是,若是真有其他的事情,那他就要先解决了才好。

他冲跪着的傅轻语抬手道:“起来吧!不用紧张,轻言没告诉你,在王府里根本就不用讲究那么多规矩的。”

傅轻语紧绷的脸这才稍稍舒展开来,但声音依旧很小,“兄长说,让我小心行事,不能有任何的差错。若是犯了错,等殿下回来,要把我扔山上喂狼……”

夏侯袂奕在心里骂了傅轻言一万次,就知道这小子没大没小惯了,总是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

但面对轻语,他依然保持微笑,努力使自己云淡风轻,“那都是骗小孩子的话,你不要相信。如今这山上只有匪,根本就没有狼了。”

傅轻语点了点头,“嗯。”

他竟然就信了,这也太好哄了吧!夏侯袂奕扶额,果然比傅轻言可爱多了!

两人的谈话正渐入佳境,房门突然被一阵风吹得咯吱咯吱响。

傅轻语赶忙去关门,刚到门口,却被一股大力推了回来,只能后退而不能前进,就像是逆风而行。

夏侯袂奕起初也以为是起风了,但见到轻语被吹回来,才发现不对劲,这么大的风力,为何没有狂风大作的感觉!

他瞟了眼四周,窗户丝毫未动,房内也静悄悄的,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风。

巧的是只有门被吹得摇摇晃晃,撞得人心里发慌!

傅轻语一步步地后退,眼看就要抵挡不住,到夏侯袂奕的身旁了。他大声喊道:“殿下,小心,是风妖!”

夏侯袂奕却坐着纹丝不动,嘴角一丝邪魅的笑,“看来是真的有妖!那才好玩!小爷正愁没有妖可以捉无聊的很呢!”

傅轻语紧张至极,耳朵也选择性地失聪了!还以为夏侯袂奕是受惊了,腿软了,跑不动。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扛起夏侯袂奕就跑。

房间就那么大,门又被堵住了,跑了两步无处可去,傅轻语只能在原地急得直跺脚。

夏侯袂奕却真的被傅轻语给逗乐了,趴在那里笑得花枝招展!

他还纳闷呢!

自己正胸有成竹地等着这股妖风送上门,自己却突然被扛走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他一时也愣住了,也只好任由傅轻语扛着。

傅轻语在听到夏侯袂奕的笑声之后,也知道自己鲁莽了,默默地把夏侯袂奕放下来,又默默地站到了一旁。

夏侯袂奕念起口诀,掌心蓝色火焰升起,与袭来的那股风相撞,只听砰的一声,房内瞬间被蓝色的光芒照得通亮,接着无数的花瓣像是从天而降,缓缓的在空中飘荡,这如诗如幻的场景,令人神往!

傅轻语忍不住轻叹,“太美了!”

夏侯袂奕白了他一眼。

他顿觉自己有些失态,眼神四处游走,瞟到刚刚还不安分的门,如今也老老实实了!

又道:“殿下,您真是太厉害了!一招就制敌了。还有这花是怎么弄出来的?太神奇了!”

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夏侯袂奕还是有些得意的,不过他的后半句,夏侯袂奕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说实话,这花是怎么来的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倒是能感觉到他被戏耍了。

而且看笑话的人,就在不远处。

傅轻语白天还要忙着帮他赚银子,是以,他简单问了些最近的情况便让他回去休息了。

据他所说,他是半个月前来到华阳城的,从小一直被寄养在亲戚家,轻言每个月会给亲戚一些银两,因此,亲戚也没有苛待他。毕竟,他也算是一棵摇钱树,虽然,钱不算多。

后来,姥爷回璃京,轻言就写信让他来,并交代了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府里的房间租出去,至于其他的事情,让他不要问,也不用管。

当然,轻语是最听话的。因此,府外的事情他是真的一概不知。

但是府里的事情,他就不能不管了。

自从他来到王府,夜半时分,他关好的房门就会被莫名的打开。刚开始,还以为是谁起夜了,他就没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次他刚入睡,就被一阵轻轻的叩窗声吵醒。

他以为是住在这里的人有事情找自己,便起床去开窗。结果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于是,他又继续睡了。

刚躺下,那种声音又来了!

他的汗毛也竖了起来,自己该不会是碰上鬼了吧?

想来也是,大半夜的,有谁找人不敲门,反而去敲窗的。

他瑟瑟发抖的把自己缩在被子里,直到天亮才钻到人多的地方压压惊。

值得夏侯袂奕安慰的地方就是,傅轻语虽然怕自己,但是把他吓成那个样子也不全是自己的原因。

其实,在夏侯袂奕的心里还有一个诡异的想法,就是把王府闹鬼的事情添油加醋一番公布出去,说不定还能扩大王府出租的知名度,那时候来钱不是更快了吗?

为了稳妥起见,他暂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现在敌情不明,若事情闹大了,到时候适得其反,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他能确定的是,风妖是真的来了!

**

翌日,夏侯袂奕起得极早!

他要去无映山找季辰景,昨日季辰景怕他被姥爷罚,执意让他先回王府,而自己一个人先回的霁月门。

如今,罚他的人都不在家,那他就无所顾忌了。

刚好,他也要把府里的事情告诉季辰景。

这边他还没出门,叶琦那晦气的家伙又来了!

夏侯袂奕看到他也是没什么好脸色,但是招呼还是要打的,毕竟这是自己的地盘,冷淡了客人,显得自己没礼貌。

他微微一笑,道:“叶公子,你倒是勤快,比鸡起得都早!不知该说你是勤快,还是小气?”

叶琦撇了撇嘴道:“您这话怎么说?”

夏侯袂奕笑意更甚,“说你小气,是因为,明明占着人家的便宜,还总觉得自己吃亏!”

叶琦来王府书房看书,不说无赖不无赖,就说他本来不花钱还能有书看,这是占了多大的光。时间久了,他倒是跟自己较上劲儿了,感觉自己要是晚来一会儿,就很吃亏,反而觉得别人占了他的便宜一样!

叶琦被他说中了心里所想,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依旧冷着一张脸,冷哼道:“君子坦荡荡,我不懂你说得什么占便宜,吃亏什么的。更不屑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不要拿这些凡夫俗子的思想来考量别人……”

夏侯袂奕摇了摇头,无奈的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我懂你的意思。我要闪人了,请让让路!”

叶琦正说得起劲,突然被打断,心中着实不爽!

更过分的是,那人还不屑搭理自己,瞬间感觉自尊心被践踏了。

他也不甘示弱,戳心窝子嘛,谁不会?

手中的折扇轻摇,慢悠悠地走到一旁,道:“殿下,您请!”

夏侯袂奕诧异道:“鬼附身了?态度转变这么快!”

叶琦怒道:“谁鬼附身了?你才……在下是想好好跟你说话的,是你从来都是这样,没有礼貌。实话告诉你,我知道你要去干什么?是去无映山吧?不过,你也不用跑这一趟了。

他本来想故弄玄虚,卖卖关子,吊足夏侯袂奕的胃口,让他也难受一番。

可是没想到被夏侯袂奕一句话破防了!

他还真是自己的克星,话不投机半句都多。

夏侯袂奕疑惑道:“你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吗?怎么会知道霁月门的事情?”

叶琦白了他一眼,“霁月门的事情我不关心,但是你的事情,我还是会听一听的。”

夏侯袂奕道:“这话我还真信。是你的风格。”

叶琦伸出两指在他面前捻了捻。

夏侯袂奕瞪大了双眼,半晌才意会过来,“这是,要银子?”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夏侯袂奕一脚就踹了过去,“真无耻!”

叶琦没料到夏侯袂奕会直接动脚,硬生生挨了这一脚,结结实实摔倒在地上,一身白衣沾满了尘土。

这还是都是小事!

更重要的是,不知何时,周围‘藏’了那么人,直到他们放肆的笑声传来,这才暴露了!

叶琦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捂着脸继续往书房跑去。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读书,真是书呆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10:08
下一篇 2022-11-25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