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来生还能遇见你(贺敏刘传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愿,来生还能遇见你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愿,来生还能遇见你)

《愿,来生还能遇见你》是由作者“沅水书虹”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车在宁海路78号停下谢华下车给文慈开门芷瑶可能是玩的太累,在文慈怀里沉沉的睡着孩子睡着了,很沉文慈有些抱不动就对谢华说“你把她先抱出去”谢华把半个身子伸进车里,抱起芷瑶笑“还真是睡着了就跟头小猪似的1他抱着芷瑶就去按门铃文慈也跟着到门口娃娃早已和她父母回来,此刻正站在二楼的窗户旁看着他们一同抱着小孩从车上下来沈母听有人按门铃,就出来开门一见是谢华很是意外“汉英”“师母”“怎么…

小说推荐小说《愿,来生还能遇见你》,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贺敏刘传林,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沅水书虹”,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芷瑶很是调皮的对谢华说“谢叔叔,唱歌!”谢华很听话的唱“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要吃饭!要吃饭!”文慈听了,大笑“你唱的这是什么?不应该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麽?”芷瑶“谢叔叔唱的不对,瑶瑶会唱‘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谢华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说着就不说了,买起…

第十章情愫顿生 试读章节

在碧波荡漾的玄武湖上。谢华带着她们两个很开心的玩着。芷瑶在他们身上滚来滚去。时不时的惹得文慈只喊“小心!掉到水里去。

芷瑶很是调皮的对谢华说“谢叔叔,唱歌!”谢华很听话的唱“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要吃饭!要吃饭!”

文慈听了,大笑“你唱的这是什么?不应该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麽?”芷瑶“谢叔叔唱的不对,瑶瑶会唱‘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谢华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说着就不说了,买起关子来。“快说,什么吗?”文慈催他。芷瑶的两只小手拼命的捶在他身上,只让他“快说,快说。”

“好!我说就是。不要捶,很痛的。在黄埔军校的的时候,我们饭不够吃,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把词改成了这样,一到饿的时候就拿出来唱。也算是画饼充饥。”

文慈在她还是贺敏的时候就知道黄埔军校。那是国民政府培养军官的地方。想来那里的生活条件会很好。最起码吃的不错。现在居然听说,里面的学员饿肚子,难以置信。

于是她问“真的吗?”谢花笑“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还别说,这唱着唱着,我还真有些饿了,你们饿不饿?”他问。

文慈看着他笑“看来这画的饼,还是填不了肚子哦?”谢华看着她,十九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此刻的她在湖光的掩映下更加显得妩媚动人。他想起那晚在沈家的事情。当时自己为什

么要跑呢?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也弄不明白。“在想什么呢?”他在心里说了一句。

“姨,瑶瑶饿,要吃饭。”芷瑶接着学谢华唱起来“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要吃饭!要吃饭!”惹得他们只笑。

他对她说“怎么样?吃饭去?嗯”问慈回答。接着就听见谢华和芷瑶一同唱了起来“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要吃饭!要吃饭!”看的文慈“咯咯”直笑。

他们将船划回码头。谢华先上岸。文慈将芷瑶递给他,他把芷瑶放到岸上。然后又伸手给文慈“来,我拉你上来。”文慈伸手手给他。就在他们十指相扣的瞬间,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迅

速的在文慈身上蔓延开来。很安全的感觉。他一把将文慈拉上岸。

复又抱起芷瑶“我们去吃饭。”接着就又和芷瑶一道唱起来“肚子饿了”文慈笑着跟他走着,也不问去哪里?心中突然有一种想法,如果能够这样一直跟着他走下去,应该也不错?

“汉英兄,好自在!”人群中,不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谢华停下脚步回头一看一脸的惊喜“友年兄,你也在南京?前几天不是说还在杭州?”

文慈看过去。来人,也是一军官,也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只见他说“我来南京公干。”说着又看着文慈和芷瑶“这是,嫂夫人和令千金?不对,我记得三年前,在徐州见到你。你那时

好像还没成亲吧?怎么孩子都这么大了?夫人好年轻1

“不是。”文慈刚要解释。就听芷瑶说“爸爸,瑶瑶要吃饭。”谢华和文慈相互看着,一时傻了眼。

“哦,你们还没吃饭。那我就不打扰了。就此别过。”谢华“友年兄,不是。”那人“不是什么?”谢华竟说“一起吃饭。”那人“不了,我还要赶着去交通部一趟,就不叨扰了。”说

着又对文慈说“嫂夫人,下次再见。”文慈想要说什么,却没来的及,那人早已登车而去。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傻了一会儿。芷瑶的小脑袋在中间看看这个望望那个。还问“你们怎么啦?”

文慈抱过芷瑶,有些凶的“你说怎么啦?刚才为什么要叫谢叔叔爸爸?”芷瑶见她凶就低着头不做声。

谢华赶忙抱过芷瑶“你凶孩子做什么?”芷瑶见谢华这样撒起娇来“她欺负我,瑶瑶要吃饭。”文慈见了更气“还不得了了!这小孩。”

谢华“好了,不要生气。是我不好。你不要吓到孩子。”

旁边有一老妇见他们这般,只当是夫妻两个为小孩起的争执。就劝他们“这位夫人,见好就收吧。这女孩子小的时候,都是和爸爸好的。这位长官,也算是个好性子。”

文慈一听更急了“什么夫人?什么爸爸?不是的。”谢华伸手一把拉住她嬉皮笑脸的“好了。有话我们回去说,在这大街上多难看?”然后看向老妇“这位阿婆,谢了!”

“不是”文慈还想说话,却已经让谢华拽着,走出好几步远。那老妇人看的只笑。“你干嘛?不要拽我。”她无可奈何的跟着他一边走着一边说“你这人,真无赖!好,我无赖。无

赖也要先吃饭。”说着进了一家餐馆。

文慈被他按到椅子上坐下。她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就问“瑶瑶,是谁教你的?是不是他?”她的手指向谢华。

谢华“冤枉!”文慈狠狠地“不是你,那还有谁?难道还是我?那可不一定。”谢华说着就叫点菜。文慈气的说了句“你说什么?”谢华看着她脸都气歪了。直觉好笑就说“何必,

这么生气?不就是让人给认错了吗?改天我去解释不就行了?”文慈“这可是你说的。”谢华“我说的。”文慈也就嘴上这么说。

“好了,我的大小姐。你就先吃饭好不好?”谢华说着给她递上白色的毛巾,看着她擦过手。“来”然后再给她递上筷子。她看着他,接过。他又笑:“你看我干嘛?吃饭,闹了半天,

你都不饿啊?”

“来,瑶瑶,小手擦擦。”他温柔的给芷瑶擦着小手。芷瑶,拿起筷子“姨,吃饭。好孩子要好好吃饭饭!”谢华一听又乐了“还是瑶瑶乖,是好孩子。你姨不乖对不对?是的,她

不是好孩子1芷瑶奶声奶气的说着。把他们逗得直笑。

饭后,谢华要送她们回去。文慈觉得有些不方便。谢华问“还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文慈没有回答。“没事的,我总还是要见先生和师母的。难道因为这件事情,就老死不相往来?”

文慈“那,他们要是再提那件事,你怎么办?”他笑“你想我怎么办?”文慈看看他“还是我自己带着瑶瑶回去吧。省的又多出事情来”她起身抱起芷瑶。

谢华看着她又莫名奇妙的笑起来。文慈只当他又在笑她什么。又不高兴了“你又在笑什么?我就有那么好笑?”他笑着忙解释“不是你,我是在笑我自己。你自己,有什么好笑的?

真是莫名其妙1文慈有些不耐烦。

“你想知道啊?”文慈看着他“你说啊。那我说了,你不许生气。”文慈“你说”谢华再次说“说好的,不许生气。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文慈说着转身要走。

谢华忙拉她坐下“你坐下,我说。”文慈坐下“你说。”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他。他看着她又笑“那我真说了。”文慈“你到底说不说?”芷瑶在文慈怀里也催“谢叔叔,快说。”

他看着芷瑶“我还记得你小时候。那时你就和现在瑶瑶差不多。有一次,我上你家找先生,路上下起雨来。”文慈只当他要讲什么有趣的往事,眼都不眨的看着他。

“走到半路上下起雨来。我没带伞,一时淋得跟个落汤鸡似的。”文慈听着笑起来。芷瑶也跟着笑。他伸手逗逗芷瑶。继续“后来,到你家里。也不知道师母给我找了件谁的衣服?又大

又长,颜色又老。我穿在身上,立马老了十岁,就跟个小老头。”他说着就停下来喝茶。

文慈和芷瑶催他:“那后来了?”他放下茶杯“后来,听外面有人叫卖,也不知是买什么的。你一听,就缠着我说‘华哥哥,文慈要。’“他学着小女孩的声音,文慈又笑了。

谢华看着她也笑“你看看不知道人家卖什么?就要,你说你烦不烦?”文慈听罢,不以为然的“胡说,家里人都说我小时侯是最听话的。谁说的?你最是爱哭的。好,好,我爱

哭,快说。”

“后来,我没办法,只好抱着你到外面。”谢华说到这里的时候,脸居然有点红。文慈睁大眼睛看着他。“一老太见我抱着你就说”他说着大笑起来。文慈“那老太说什么?”他笑的更

加厉害“她说,她说‘先生,给女儿买个玩的?’我的天,我当时才十六岁1说的文慈又笑了。芷瑶还听不明白他刚说的话,但见他们都笑,也就跟着“咯咯”笑。

“没想到,隔了十多年,我又被人当成是人家爹。这也就算了。”他说着看着文慈大笑“更没想到的是,这回当年被当做是我女儿的人,却被人看成是我老婆。你说有没有意思?”文慈

听到这里,不觉脸红起来。谢华“说好的,不许生气。”文慈抱着芷瑶站起来“我该回去了。”谢华掏出怀表看看“都五点多了,时间还蛮快的!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文慈抱着芷瑶跟谢华一起走出餐厅。他的一众亲随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都冒了出来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团座团座”。“你们几个都上哪了?”小个子“我们看团座,用不上我们。就跑

去喝了点小酒。”谢华“你们还挺逍遥的?”他们只是笑。

见了文慈问“这位小姐是?”谢华看了文慈一眼“她啊?她是我先生的女儿,姓沈。”他们几个听罢又一阵嬉皮笑脸“原来是沈先生的女儿,沈小姐。”说着就都看着文慈同她打起招呼

“沈小姐。”文慈被他们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抱着芷瑶把脸扭到一边。

他们看着文慈笑。有人小声的相互说“她就是沈小姐。”谢华笑着训他们“看什么看?”他们笑着把视线移开。“文慈,上车。先生和师母,会着急的。”谢华给她拉开车门。文慈抱着

芷瑶上了车,谢华为她把车门关上。自己坐到前面。冲叫他的一众亲随喊道“你们不上来?”众亲随站那里一动不动,一个个还是那副德行,小个子“团座,我们还想逛逛。您慢慢送沈小姐

回家。”谢华笑“那也行,你们别太晚。知道。”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车开动起来。文慈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她的脸在夕阳的余晖下宛若一片桃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10:36
下一篇 2022-11-25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