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求生,开局捡到魔偶女仆小说(徐奇韬伪装安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隐秘求生,开局捡到魔偶女仆)徐奇韬伪装安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隐秘求生,开局捡到魔偶女仆)

徐奇韬伪装安娜是《隐秘求生,开局捡到魔偶女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伪装安娜”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蛇为衔尾,自闭成环;绕骨三转,遁化归天”尽全力向着山丘奔去的少女嘴唇不断开合着从那苍白如纸的唇瓣里,飘出是,是一连串气息极稳的咒文随着话音的落下,几乎立竿见影的,少女的肌肤开始泛起了如蛇得鳞片,阴冷,而又散发着恶意的气息少女的瞳仁开始变得非人,一层细薄的鳞片在眼球的表面快速生长着而随着这层鳞片的不断生长与完善,少女的视力在不断减弱,薄雾变为了少女视线里的主旋律她看不见面前的山丘,唯有…

《隐秘求生,开局捡到魔偶女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徐奇韬伪装安娜,《隐秘求生,开局捡到魔偶女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少女的瞳仁开始变得非人,一层细薄的鳞片在眼球的表面快速生长着。而随着这层鳞片的不断生长与完善,少女的视力在不断减弱,薄雾变为了少女视线里的主旋律。她看不见面前的山丘,唯有脚下逐渐上升的坡度在告诉她自己并没有走错。视力变差的同时,转变为蛇信的舌头变得更加敏感…

第五章 无畏 有畏 试读章节

“蛇为衔尾,自闭成环;绕骨三转,遁化归天。”

尽全力向着山丘奔去的少女嘴唇不断开合着。

从那苍白如纸的唇瓣里,飘出是,是一连串气息极稳的咒文。

随着话音的落下,几乎立竿见影的,少女的肌肤开始泛起了如蛇得鳞片,阴冷,而又散发着恶意的气息。

少女的瞳仁开始变得非人,一层细薄的鳞片在眼球的表面快速生长着。

而随着这层鳞片的不断生长与完善,少女的视力在不断减弱,薄雾变为了少女视线里的主旋律。

她看不见面前的山丘,唯有脚下逐渐上升的坡度在告诉她自己并没有走错。

视力变差的同时,转变为蛇信的舌头变得更加敏感。

少女伸舌,仔细品尝着冷空气中的肃杀之气,无法目视的两头孽畜,又一次出现在少女的脑海中。

如蟾蜍般的滑腻躯体,无眼的头颅上不断滴落着腥臭作呕的液体,大概位于其口器处的位置,则是一小簇黏稠的触须。

这是,只存于梦中的野兽。

这是,由气味构成的轮廓。

这样来看的话,视力变差也不是太坏的事情,至少,气味不会说谎。

但要是指望这点蛇信感知到的轮廓来反击的话,那还是省省吧。

这种事少女在先前就做过一次了,不过很遗憾,一来【蛇蜕】本就不是什么用于攻伐的招数,二来那两头恶心的野兽也不只有现在表现出来的这点伎俩。

它们会消失,身体,气味,亦或是别的什么东西,彻底的消失。

然后像是从另一个空间里出现一样,在少女完全想不到的地方狩猎她,袭击她,直到少女身死为止。

这种几乎赖皮的打法要是换个人估计早就精神崩溃了。

不过很可惜,这位少女是【猎魔人】,还是【猎魔人】中以阴险,刺杀闻名的【灵蛇】流派。

这也就意味着她的信念与意志力将会支撑她走到生命的尽头,即使目前看来没有意义的坚持,她也会做到最后。

她,艾什 · 琴,会向死亡露出自己的毒牙,直到【终亡】到来。

气味消失了,艾什再一次失去了那那两头野兽的方位。

她在心中倒数,等待着这或许将带走她生命的,最后一击的突袭。

六…五…四…

嗤!!嗤!

利爪的破空声打断了艾什的倒数,这两头孽畜仿佛知道艾什在等待什么似的。

电光火石之间,双兽陡然出手,与先前的几次突袭相比,竟是快了整整三秒有余,那利爪距离艾什的蛇鳞只剩毫厘之差。

艾什面色一沉,心中却是并无太多慌张,【蛇蜕】已经准备好了,就是用来应对此刻的。

下一秒,双兽的利爪从右侧肋和后腰处一齐捅入,欲图饱饮少女的鲜血。

“ahf ?”

双兽发出了不知是何种语言的声音,它们奇怪与爪下异于平常的触感。

骨肉,不是这种感觉。

再一看,利爪上的哪还有什么猎魔少女呢,唯有一张干瘪的蛇蜕。

其位于面部上的一抹微笑仿佛在嘲讽着偷袭无果的双兽一般。

而艾什,则已经翻越上了那座低矮的山丘,算是与这穷追不舍的两头野兽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局势稍缓,但艾什仍旧不见喜色,就刚才暴露出的一些现象可以看出,这怪异双兽的实力与智商都要比艾什所想的还要高上一些。

无论是狩猎的藏拙还是利用猎物的惯性思维,这已经远超野兽能做到的极限了。

艾什认为,它们应该被称作,异族。

随意甩爪丢开其上的蛇蜕,无眼的异兽继续向艾什追去。

它们锲而不舍,它们冷静如一,它们一语不发,好像方才失手时的出声是艾什的幻听一样。

少女逃亡着,她揉开眼中的残蜕,眼前的景色再次变得清晰。

但这种清晰并没有给她带来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慨叹,带来的,是另一种深沉至极的情绪。

这种情绪,叫绝望。

难怪那两头异兽的追杀总是有条不紊,难怪它们选择藏拙与戏弄。

只因,这前路,根本就是条绝路啊。

艾什停住了脚步,一抹苦笑浮上她的面容,浮上来那张虽被风尘所遮拦,但仍显妖艳的面容。

眼下的,是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

咔嚓——

清脆的骨折声响起,艾什折断了左手的尾指,这将会是她最后的武器。

这个世是来自于【灵蛇】流派【猎魔人】的习惯,淬毒孕养的尾指。

它会化作【猎魔人】生命中最后的也是最毒的匕首,给予对手同归于尽的一击。

艾什觉得伤口处传来的痛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在逐渐丧失对身体的掌控能力,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或许将会永远地腐烂在这非乡的异地。

不远处,狩猎中的双兽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它们似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少女,施压但不急于进攻。

始终和艾什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就像是知道她还有什么底牌没有用出来一样。

“还真是,谨慎啊。”

少女再一次苦笑着,她看出了面前双兽的企图,无非就是一个耗字,但自己却毫无办法。

这种伎俩她在之前对付猎物时也经常使用,没想到再次遇上这种伎俩,却是被对付的那一方。

这算什么呢,捕鹰人终被鹰啄了眼?

“畜生们,你们不来,我可要去找你们了。”

艾什笑得惨烈,她咬下了尾指,随后吐出一口黑血,将断指握在手中。

艾什的断指处,浓稠的黑色液体不断滴下,那是连接身体中毒腺的地方。

仿佛感受到主人心意一般的,手中的断指开始生长,扭曲,直到其变作了一柄闪着墨芒的骨质短锥。

只见少女身体稍俯身,略微一蓄力,随后便是如同雌豹一般出击。

这突如其来的速度,完全不像是一个重伤的少女所能爆发出来的。

艾什狂奔着,向着双兽的方向冲锋。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了,少女离双兽的距离越来越近,它们没有选择逃避,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那样如同欣赏话剧一样,观看着艾什最后的冲锋。

“去死,怪物。”

艾什呢喃地说着,她已经猜到这一击的结局了——被那两头野兽用奇怪的手段闪开。

而现实也却是如她所想一样,看不见的头野兽又一次彻底消失在她的感知之中,艾什还在冲锋,却已失去了目标。

还能怎么办呢,除了向前冲,她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死在冲锋路上,真蠢,一点都不像【猎魔人】。

没由来的,艾什这样想着。

瞬息之间,野兽再一次出现,它们没有第一时间袭击她,而是灵巧地,拍飞艾什手中的骨锥。

这下,艾什连最后拼命的倚仗也没了。

她,艾什·琴,【猎魔人】,要死了。

原以为死亡降临的时候自己会心无旁骛,但很显然,自己做不到那样平静,失去骨锥的手在发颤。

艾什·琴,【猎魔人】,同样畏惧死亡。

来救我吧,无论是谁,我不想死。

艾什祈祷,双兽的利爪已经划开了她的肌肤,很快就是血肉,最后才是内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12:21
下一篇 2022-11-25 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