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

最具实力派作家“爱喝肥宅快乐水”又一新作《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叶寒爱喝肥宅快乐水,小说简介:南宫苏苏坐在叶青竹身旁,叶青竹递了杯果汁给南宫苏苏叶寒指了指自己的两个好兄弟,对南宫苏苏介绍道:“这个陈少白,你叫他小白就可以”南宫苏苏含笑点头,很是礼貌,陈少白挥了挥手,面对这样的美女,他还是显得有些拘谨,脸都有些泛红不等叶寒再开口,一旁的张天雷就笑嘻嘻的说道:“你好,我叫张天雷,叶寒的好哥们”南宫苏苏看了两个人一眼,又看了看叶寒,这三个人真的是一路货色吗?总感觉两个人被叶寒卖了还得数钱…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我靠灰雾空间稳健成长》,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超凡者闹事,酒吧附近应该有人才对,联系一下。”秦伊柳眉微皱,声音清冷,她记得刚刚最后一个队员就是从space酒吧出去的。“处座,人没有救下,他还没回去。”海城已经很久没有超凡者敢在闹市区惹事儿了,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和那个叶寒有关?“询问具体状况…

第7章这算逃单还是逃命? 试读章节

海城南部,执法司基地。

“秦处, Space酒吧有人求助,超凡者正在行凶,情况十分危急。”

一名身着制服的年轻男人朝着身旁那个气场强大的年轻女人沉声道。

那身紧身制服将她的身材完美凸显,虽然身着黑色制服,可也掩盖不住她那股惊人魅力,正是叶寒口中的警花姐姐秦伊。

“超凡者闹事,酒吧附近应该有人才对,联系一下。”

秦伊柳眉微皱,声音清冷,她记得刚刚最后一个队员就是从space酒吧出去的。

“处座,人没有救下,他还没回去。”

海城已经很久没有超凡者敢在闹市区惹事儿了,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和那个叶寒有关?

“询问具体状况。”

“通讯已经中断。”

男人立刻报告。

“立刻定位。”

“是!”

“另外调派附近人手,再通知治安署快速封锁space酒吧!”

秦伊对大厅内一名队员吩咐道。

另几人也立刻忙碌起来,通知在各处巡查的执法者,他们是华夏每个城市的守护者,也是超凡者最为畏惧的正统组织。

“秦处,目标正在快速移动,方向是朝着执法司而来!”

那男人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红点,立刻说道。

“定位给我,第一小队,跟我出发!”

秦伊速度飞快,率先离开大厅。

繁忙的车流里。

叶寒拼命加速,超车,变道,闯灯,为了自己的生命争分夺秒,这也时不时引得周围人放下车窗,破口大骂,可他又怎么会在乎呢。

这个时候要不要告诉小姑?

不行,这么短时间小姑也只能找执法司,不让她担心了!

南宫大小姐和叶枫,谁都指望不上呀,可能还想让自己早点死。

叶寒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拿起手机打给张天雷。

很快张天雷接通了电话。

“叶子,到底怎么了?”

电话那边很是安静,偶尔能听到大人小孩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在超市里。

显然作为好哥们,长久的默契让张天雷知道,这些反常的行为说明叶寒遇到了麻烦,才特意把他们支开。

“现在听我说!”

叶寒声音低沉,急切道:

“盯着酒吧门口,如果穿西装的那四个人出来,立刻打电话告诉我,记住!”

张天雷听到叶寒电话里声音急切,而且周围不像是酒吧那种音乐声,而是汽车加速的破风声,他有种不妙的预感,连忙追问:

“叶子!”

“听我的!别回去!”

电话里传来叶寒这不容置疑的话,之后,就剩下嘟嘟嘟的挂断音。

超市里陈少白看着张天雷笑着问道:

“叶子在搞什么鬼呀?”

他也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好兄弟,虽然事情反常,但三个人互相信任,让出来就出来,只是现在有些好奇。

张天雷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不好说。”

陈少白脸上的笑容消失,声音低沉:

“是不是他那个堂哥又搞事情了?我回去弄死他!”

在陈少白想来能让叶寒不自在的也就只有今天的那个叶枫了。

如果真是那样,他不介意替兄弟出头,虽然他们只是普通人,和超凡者有巨大差距,但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转身便要回到酒吧,却被张天雷一把拦下。

“那小子开车走了,让我办点事,你陪我等会儿。”

听到开车走了,陈少白眉头挑了挑,眼神有些古怪。

怎么的?难道是不想结账了?

只是想一想,叶寒还真能做出这种事!

“哦,那没事了,等就等吧。”

陈少白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又看着一旁在挑选东西的叶青竹笑道:

“小竹怎么办?”

“让她再给叶子挑点吃的,就说晚上酒醒了很饿。”

“哦~”

张天雷目光盯着酒吧入口,丝毫不敢放松。

他们的身份让张天雷产生了怀疑。

叶子,你这是玩的哪出呀?

酒吧包厢。

陈玥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面对四个大汉还有两位贵客,游刃有余,和几人推杯换盏,时不时聊上几句,气氛也算是活跃。

而那个戴着鸭舌帽的漂亮女孩似是骨子里带着一股高贵,和她说话也只是浅谈,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却并不让人反感。

她的美眸时不时盯向叶枫,这可是叶少的七哥,那岂不是说身份地位还要更高一些,如果能抱上这大腿,那真的做梦都能笑醒。

可是四个男人眼神时不时交流,他们很想出去早做准备,奈何美女经理太过热情。

他们这些超凡者能受到美女经理这种厚待也是寥寥无几,心里不禁飘飘然起来。

平常都是刀口舔血,没想到这次做任务还能享受一回,赚了。

两分钟后,包厢门轻轻被人扣响,一个服务生看了一眼陈经理,朝着其他人歉意微笑。

陈经理挑了挑眉,站起身对着叶枫几人说道:

“各位,可能有些事情我先处理一下。”

叶枫举起酒杯,微微点头,对这个美女经理,他也是颇有好感,只是南宫苏苏坐在身边,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热络,正人君子必须演的入骨三分。

刚走到门口,陈玥皱了皱眉低声问道:

“有什么事非要现在打扰我,没见到贵客在吗?”

那年轻服务生一脸为难,连忙低头解释:

“经理,刚才停车场保安说叶少已经开车走了,留下句话。”

“哦?”

陈玥也是一愣,这个叶少怎么忽然就开车走了?他不是换件衣服回来吗?

“什么话?”

“他临时有些事,今天全场的消费就让他七哥买单……”

服务生看了一眼包厢里的几人,犹犹豫豫道。

陈玥听完此话大脑瞬间空白,这,算是跑单吗?

不对,那可是叶少爷。

人家也说了让七哥来买单,既然都叫哥,应该是一家人,几百万不算什么吧。

收起心神,朝着服务生挥了挥手,转身又回到叶枫身旁。

刚才的对话,包厢里的人没在意,所以就没有听到。

陈玥整理了一下思绪,猜测叶寒的用意,这才微笑着对叶枫说道:

“叶先生,你是从北都来的,要是能在海城多待几天,一定要常来我们这里。”

叶枫闻着从身旁成熟女人身上传来的诱人香气,眼神火热的盯着陈玥脖颈下那大片雪白,举起酒杯轻轻碰下,笑着说道:

“有时间一定常来,这里环境还是不错的。”

两人聊的虽然平淡,但那四个大男人却都是听懂了,眼中不免有羡慕之色。

有个好命,真是让人嫉妒到浑身发抖呀。

像他们这种虽然有修炼天赋,可也只能成为别人手中锋利的刀。

南宫苏苏只是自顾自的低头玩着手机,当然是和叶青竹闲聊着,丝毫不关心包厢内的其他人。

只是想起自己被叶寒抚摸过的地方,脸上又是一阵火辣辣的,心中恼怒的不轻。

一定要找个机会怎么报复回来。

自己下手还是太轻了,好不甘心。

陈玥小手有意无意的触碰叶枫的胳膊,时而娇笑,忽然她算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对了,叶先生,刚刚叶少传话说他临时有事,可能回不来了……。”

听到这话,包厢一静,所有人表情错愕。

叶枫眉头皱了皱,这个堂弟还真是不懂规矩,客人还在就这么走了。

南宫苏苏挑了挑眉,嘴角微抿,难道是害怕自己报复提前溜走了。

而那四个人则是表情精彩。

被耍了,但又没有完全被耍。

如果他真的发现了四个人的身份,那应该瓮中捉鳖才对,没必要溜走。

那这又是搞的哪出呢?

四个人不露痕迹对视一眼,准备伺机而动。

“既然他走了,那我们也走吧。”

叶枫站起身对南宫苏苏笑道:

“我这个堂弟呀,唉。”

语气里满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惋惜。

南宫苏苏不置可否就要站起身。

另外四人也是准备起身。

陈玥这时有些为难的说道:

“叶先生,叶少走之前说让您帮他……结一下账,不知道……您。”

她本以为和这位少爷聊的挺投缘,只是没想到拍拍屁股就要走人,没办法,还是先把钱要回来再说,毕竟自己还是这夜场的负责人。

叶枫一愣,满脸铁青:

“他真的这么说的?”

陈玥眨了眨眼,轻轻点头,那眼神好像在说,小女子怎么敢骗大人呢?

南宫苏苏小口微张,那家伙套路好深,提前跑路就是为了逃单嘛,不要脸,真的不要脸。

另外四人也是表情震惊,难道他们看了一出家族内斗的好戏?!

那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富二代,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废物。

必须全力斩杀!

“陈经理,既然叶少走了,那我们也就不麻烦了。”

那队长笑着说道。

陈玥没有阻拦,这种人叶少都不在乎她更不会在乎。

叶枫盯着四人,觉得自己被叶寒阴了和这四个人脱不开关系。

很有可能就是那小子的拖!

“站住!”

四个人愣了愣,警惕起来,身上散发气息,透着一股杀意。

叶枫眼神阴沉:

“你们和叶寒真的是第一次见面?”

四个人听完知道是被误会了,想了想,很坚决的点头:

“先生,你真的误会了。”

叶枫目光闪烁,如果不是南宫苏苏在,他可能真的会甩袖离开。

但被自家弟弟摆了一刀,自己还要大吵大闹,那形象完全就崩塌了。

他又盯着陈玥露出一副和善的微笑:

“我这个弟弟这两天出了点事儿,以后可能这种高消费也会很少。”

他取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递给陈玥:

“以后可要让他长长记性!”

“好的,叶先生。”

陈玥笑着接过黑卡,猜测这话中隐含之意,难道吴云龙说的事情是真的,因为这些所以家族对他失去了耐心,连正常的消费都已经被卡住了,这么说以后可要留心了。

他又偏头望向那四个超凡者,刚才那一瞬间让他感觉极为不适,仿佛被饿狼盯上。

“像你们这样超凡者结队来酒吧的应该不多,是要办什么事儿吗?”

四人神情紧绷。

“没什么。”

南宫苏苏这时也瞥了一眼,门外的保镖身形出现在包厢内,瞬间气氛剑拔弩张。

最终双方都很克制,没有动手。

如果叶寒知道,应该会有点失望。

他只是随手给七哥布了个局,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缓兵之计,没想到七哥还挺克制。

叶枫看着陈玥和四个人走出包厢,心在滴血,这包场,最少也得400万,那就是几十颗灵石!

想想刚才叶寒那指点江山的模样,受万人追捧,最后需要自己来买单,真的是肺都要气炸了。

尤其是美女经理,连口肉都没吃着,亏大了。

等着吧,你做的这一桩桩一件件家族都会记着的!

走出酒吧,四个人立即行动,只是过去了五分钟,当问过停车场的保安之后,四个人在黑暗之中爆发出属于超凡者的极致速度,开始追赶。

队长汇报了情况,耳麦中传出一个沙哑的嗓音。

“他不死,你们就得死!”

今日,必杀之!

在他们离去的同时,执法司成员逐渐将此处封锁。

前往执法司总部的路上,叶寒放在一旁的手机滴滴响了两声便被挂断。

叶寒神经紧绷,时不时看着倒车镜,只是短短几分钟,自己刚刚摆脱这段繁忙的道路。

执法司!老子的命就靠你们了!

在驶往郊区的路上,灯光忽明忽暗,映在叶寒那张布满阴云的脸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他的身体此刻就像是泡在水里,车内的冷风都不能让他平静下来。

压抑着,煎熬着。

倒车镜里,叶寒隐约看到了几个快速移动的黑影,他心中咯噔一声,那种强烈的危险感再次涌上心头。

来了!

叶寒已经把油门踩死,感受到那强烈的推背感,心里依旧如火烧一般,死亡真的会这么近吗?

身后那四道幽影也是速度更快,逐渐和那辆车拉近距离。

“队长,这个方向应该是去执法司的。”

“还有时间!”

队长面色平静,拳头握得咔咔作响,被人耍原来是这种滋味,想想真的憋屈。

他转过身将一棵半米粗的大树拦腰劈断,双手抱着粗壮树干,举过头顶,犹如大力士,朝着那飞驰的汽车追去。

“给老子死!”

叶寒看着倒车镜里飞速靠近的巨大物体,嘴角抽了抽。

这就是属于武者的力量吗?

算开挂吧,还能玩吗?

这让叶寒的心狠狠被震撼到了,他立刻变道。

“砰!!”

当树木砸落在叶寒车旁,才让他吐了口气,随后不敢多想,疯了一般逃离。

“我的命只有搭在这儿了吗?不甘心!”

叶寒双手死死抓着方向盘,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低声咆哮道。

被四头恶狼这么紧紧追着,恐怕要不了几分钟,自己就会像前天晚上一样,这一次,自己还能那么幸运?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四个人狰狞的笑脸,轻而易举的将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抹杀。

可就在这时,叶寒不知为何忽然感到心中那份危险感逐渐降低,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发生了什么?

他连忙看了看倒车镜。

四个人还在!

难道预知危险的能力这么快就消失了?

叶寒满脸的绝望,而在他身前那一片黑暗之中,似乎有两片闪烁的光亮,从那里散发着不俗的波动让叶寒感受到了坐在南宫苏苏身边的那股无力感。

叶寒咬了咬牙,难道是那里带给了自己安全感?

没有选择了。

他不再犹豫,全速冲入漆黑之中……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6 10:34
下一篇 2022-11-26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