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月剑秦以烟萧柏舟(秦以烟萧柏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扶月剑全文免费阅读)秦以烟萧柏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扶月剑)

古代言情小说《扶月剑》是作者“赢长风”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秦以烟萧柏舟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临近午时,扬鹤头顶上积着一团乌云,印堂发黑,沉着脸,领着沈飞飞,一前一后回了广云才到山腰,刚过山门,就遇到了弟子!弄江戴着一顶树枝做成的帽子,一看见两人,就蹦跳出来,气喘吁吁的,跟在二人身后,一边走,一边报告着这几日广云的事情扬鹤听着他的话语,眉头蹙得更紧了,头顶的乌云顿时又多了,这天要塌了!沈飞飞虽然是个女子,却显得比扬鹤要沉稳多了,脸上云淡风轻她一身浅粉的衣裳,腰间束着羽白的丝条,上边绣…

小说《扶月剑》是作者“赢长风”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秦以烟萧柏舟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但却没有一人耻笑,一个个都绷着脸,只盼着这灾祸莫落到自己头上才好!柳晚依站在一旁见情况是拉不住了,只感叹:这武功许是只学了他师父七分,但这份自信却是有了个十分!“当真不管?”沈飞飞终于忍不住了,走到了扬鹤身边,但这时的扬鹤眼里只有容与,或许只有江湖人才会懂这般眼神,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武功…

第9章 千呼万唤始出来 试读章节

此时,杀机四起,扶月阁四周树林黑影浮动,这是大开杀戒的前兆。

容与此生最是听不得说她师父半句不好的话,见不得半点不尊敬她师父的人。

这既已提到了自己师父名字,有些事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有些人就不是那么好走了,说道:

“好,你们这群人,既想纠缠,那便不要走了!”

众人立马警戒,圆老大依旧嚣张,没有察觉到不对,只想着自己这边人这么多,如何会输?怎么可能会输?

有的时候,人就是很天真,竟觉得站在自己身后的就是自己的人,殊不知,有多少人是在身后看她滑稽的背影!

“老大说得有道理,咱们这么多人,害怕你一个区区毛头?”

这圆老大终于还是有了一个跟班,就是九头山的三当家吴连。

其实这九头山就五个人,看似当家……看似威风……实则……

项城连站在侧边,看着场上剑拔弩张,凝神瞧着左右,立马摆出笑脸,说道:

“容公子,消消气,兵戎相见,伤了大伙儿和气,不至于,不至于!”

这种场面,众人越是谨慎,害怕,一些人越是猖狂,雷波竟还拍着胸脯,大笑三声,毫无惧色,指着那容与的鼻头,说道:

“我们这……这么多人,我就不信还教训不了你这个毛头小子!”

但殊不知,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一个武林前辈,张口闭口这么多人,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才入江湖的新人……

容与轻笑,讽刺道:“就是你们这群人都上,我又有何惧,只盼以后江湖人不要笑话我恃强凌弱!”

此等狂妄言论,怕是只有落明殿的接班人能说得出。

但却没有一人耻笑,一个个都绷着脸,只盼着这灾祸莫落到自己头上才好!

柳晚依站在一旁见情况是拉不住了,只感叹:这武功许是只学了他师父七分,但这份自信却是有了个十分!

“当真不管?”

沈飞飞终于忍不住了,走到了扬鹤身边,但这时的扬鹤眼里只有容与,或许只有江湖人才会懂这般眼神,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武功,这样的性格,谁人不羡慕呢……

这次扬鹤可能是真的没有听见,沈飞飞白了他一眼,识趣的没有再问!

常如天最是见不惯嚣张的人,旁边的百里守拦都拦不住,只见他猖狂,大笑,说道:

“好小子,我是看在长风主的面子,才不想与你见识,今日,我便替你师父好好管教一下你,教你做人,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霎那间,常如天从腰间掏出软鞭,没等容与反应,径直朝他打去,在空中闪过,旁人听见那凌厉之声,想着若是落在了自己的肌肤上,怕是已血肉模糊了!

雷波也抛去了自己前辈的身份,把握住机会,当机立断,立刻出手,从旁边的弟子手上拔出一把玄铁重刀,咬牙疾步跑去,那刀锋在地上拖行,瞬间就现了火花,惹得旁边看热闹的,纷纷后退。

柳晚依看着这个情形,自己虽然对容与的武功境界甚是了解,但面对这等场面,还是忍不住为他揪心!

容与见状,却垂眸不屑,身子往后一斜,轻功一移,迅速拉着柳晚依,脚一蹬,柳晚依有些慌张,被容与借势一推,退到了后方稍稍离那群疯子远了些。

“看样子,这容与和这个柳晚依关系不简单呀!”

沈飞飞低着嗓音,对旁边丫鬟说道,却也被有心人听了去!

待到柳晚依远了,自己没有了软肋,才专心场上。但看着眼前穷凶极恶之人,又摇了摇脑袋,迅速移身到下人旁边,行云流水般,从他们手中挑出长剑。

趁常如天长鞭收回那一刻,往他右肩一去,速度之快,连自恃轻功上好的项城连也自叹不如,忍不住鼓掌!

雷波重刀还没落下,就在这一刻,圆老大又趁机左手飞出匕首,想打容与一个措手不及,而孙思逸看常如天快要败下阵来,作势飞起,迅速闪现,容与嘴角一挑,将自己手中剑直抵匕首,旋转几圈,迅速逼近,但好在身形轻巧,只割破了衣角。同时,也躲过常如天的第二次出手,剑锋凌厉,竟硬生生的逼得圆老大不得不松了手,避去锋利。

同时,雷波重刀旋起,刀锋杀人,还没落下,空中已出现大股气流,常如天好不容易躲过容与的利剑,又一鲤鱼打挺,压过雷波的刀锋,在地上足足滚了好几圈!

气流旋着容与而去,他耳旁细发已被掀起,衣角也往后,孙思逸逼近,容与此番难躲了,步伐险些不稳。

好在,圆老大又飞来了第二把匕首,容与当机立断,右手紧紧捏着长剑,手臂暴起青筋,使了十分的力,手腕一转,挽了一个不漂亮的剑花,气流被旋开了,就在这个时候,长剑一出,接住了那个匕首,直朝孙思逸飞去,孙思逸方一现身,就被刺中,败了下来。

圆老大喘着粗气,脖子瞬间和脸上的水粉一个颜色,再加上圆嘟嘟的身材,这下更像一个“陶瓷娃娃”了,只是这个“陶瓷娃娃”,是个残次品,不那么可爱……尤其是生气的时候,她瞪着百里守,怒喊道:“这时候,你还等什么,一定要让这小子出尽风头吗?”

这喊的自然是她身后原以为会站在她那边的人。

可是……当困难来了的时候,身后又有几人出来呢?

就连她的跟班,吴连也是缩在角落!

百里守可能被圆老大的眼神吓到了,看看四周,竟鬼使神差的拔出了左手的长剑,咬了咬牙!百里守以一出左手流星,也多次在江湖大出风头,容与轻轻蹙了蹙眉。

因为他的名号,他是听过的。

能让他知道的人物,想必不是什么简单的……

其他看热闹的人,包括项城连也惊呆了,没想到这浑水居然也有人去碰……更好笑的是,这滩水,还是这个圆老大来推的……

扬鹤在一旁看得过瘾,但在此时,还是忍不住替容与揪心,担忧的唤道:“百里公子!”

所有人把视线看向了百里守,包括容与,都在屏息以待,等着他的决定……最后,百里守抿了抿嘴,还是摇头了,说道:

“家父交代过,不可在外多生事端,更何况是秦大美人的事情,我……谁也不帮!”

容与听罢,偷偷舒了一口气,眼睛继续看向面前这几个不怕死的人物,同时嘴角一挑,一边接招,一边嘚瑟说道:

“好小子,不像这些野蛮人!”

雷波趁他说话之际,默不作声,却手中大刀和狮吼齐发。

刀锋之利、之急,之重,天地都为之变色,沈飞飞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被吓得忍不住吞咽,终于是明白了父亲不让她来搅和江湖的原因了,也知道为何萧柏舟在江湖的地位这么高了!

扬鹤可能也是注意到她了,拉住她的手腕,重重往自己身后一带,这等动作,看上去是十分细心,但只得沈飞飞无尽的白眼,心疼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已经发红了!

而更可气的是……扬鹤根本没注意这白眼,只知道,若是晚一步,沈飞飞那张脸可能会被剑气所伤!

容与拿着那长剑抵在身前,却还是被逼得,接连退了好几步。

“说什么家父命令,你若是肯听百里前辈的,为什么还是个“和尚”呢?明明就是为着这女人,百里前辈怎么得了你这么个逆子!”

圆老大竟有种气急败坏的感觉,连百里原的儿子都敢骂,旁边的吴连本想插手这场比试,但找不到缝隙,又知道自己那三流武功。

听着旁边臃肿的女人大骂,冒犯着武林泰斗百里原,吴连想安抚,却拉了几次都没拉住,只好捂脸!

好在百里守向来好脾气,不同她计较!

旁边树林迅速又闪现出一群黑衣人。幸亏,孙思逸,常如天还带了不少手下,纷纷后退,挡着那群黑衣人。

“没想到你们扶月阁竟这般险恶用心,布下了一层层的陷阱,可恶……”

没想到这做贼当盗的,倒打一耙的本事还是厉害……

其余人没时间理会孙思逸,所有心思都压在前方的黑衣人身上,没想到,今日竟要有去无回了!

也实在震惊,这秦以烟居然养了这么多黑衣人……不会是将一整个落明殿都搬了过来吧!

“住手!”

就在众人心忧时,仿佛是突然漫天飞花,这个绿野被一片花香围绕,鸟儿也从林间飞出。

这个声音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纤弱、软绵。声音很远,又感觉很近,但是只要有武功的人细细辨别,就能清楚,这个声音就在他们身后传过来的,从扶月阁里出来。

柳晚依也愣了,因为她知道,这扶月阁里,除了几个下人,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了,而且光听这个声音,就能够猜测,这应该是一个年轻女人说的,而且这个声音自己还十分的熟悉……

柳晚依下意识往前挪了挪……

只见这时,两名女子款款而出,一个女子身着淡蓝色的白纱衣,简单大方,衣衫绣着遒劲枝干,一种枯木逢春的喜悦溢于衣裳。左手带着乳白色的凤镯,腰间系着香囊,若说此女子是天仙也不为过。

武林之人见魏轻仪走在前面,停住了手中兵器,扬鹤也面露喜色,因为她认识,可能两个都认识,又可能,他只认识她的大师姐,因为如今的秦以烟,谁也不敢认。

魏轻仪已然绝色,是多少武林中人的梦中情人!但若是和她身后这个女子一比,就黯然失色了,很多女人都喜欢把自己和别的漂亮女人比较,虽可能会败兴而归,可依然乐此不疲。

所以女人因为一张脸很容易引起是非,看这情形,这两个女人都可以引起许多是非了。

在所有人把视线看向魏轻仪的时候,另外一个女子又穿着薄雾般的裙子,风吹落雪似的漫步后边,声音自然也是她发出的,似水如歌,声音如清水落石一般,动听婉转,清脆饶梁。余香初来,又添新色,目光所及,竟是芳华。

她款款而来,眉眼温柔,又一笑妩媚,没有佩戴金银翡翠,也没有明珠玉佩,更让人觉得似轻云笼月一般的不真实,似月宫嫦娥,只来人间露一眼而已!

这个女子谁也没有见过,不像是平常的江湖女子,倒像是大家闺秀。

没有沈飞飞的锐利,没有柳晚依的和煦,没有魏轻仪的幽雅,江湖浩渺,无其不容。

那个人是谁?

此处一大半的人都已经猜到了。

因为这样气质的女人,在如今江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这次,没有人上前说话,她自带清高、冷艳,拒人千里之外。

项城连、百里守这群人眼睛望直了的同时,还不忘把脚步默默向她靠近。

同样这样做的人还有容与,而且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朝她跑去,想来一个大大、满满的拥抱。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管是明处的人,还是暗处的人。

秦以烟躲都来不及,避无可避,气功往右手一提,把旁边的柳晚依移来,挡在自己身前。

毫厘之间,容与后退已来不及,就这样柳晚依和容与二人当着一大群人,来了一个久别的拥抱。

秦以烟回来了,就这样,没有像别人那样戴着面纱出场,没有那么大的排场,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会出现,她出现的很突兀,出场的方式很普通。

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秦以烟,不是江湖中最温柔的人,她不会珍惜她又黑又柔的细发;她的五官也不是最撩人的,但却给人一种恰到的好处,多则溢,她的眉目如画,没有任何一只画笔能画出她眉眼的神韵。

最平常的衣服穿在身上,却成为了最耀眼的人。

时光无情,却把所有关怀放到了她的身上。若是见过她以前样子的人,一定会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以前那个脸上从来没有干净过的、唯唯诺诺的小女生,竟成了如今让众人倾倒的女人。

扬鹤便是见过她以前样子的人,以前的秦以烟永远带着微笑,不管别人说什么话。好听的,她也笑;难听的,她也笑。说她是傻子,别人更愿意觉得她是个单纯、毫无心机的人。但是那个时候的秦以烟一点也不出众,所以同门派的师兄弟很多都不知道她这个人物。

她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但她的小圈子里却有着她们门派的大师姐,二师兄。

沈飞飞没有见过以前的秦以烟,但就是这第一眼,她便对她没有丝毫的好感,就像是九头山的圆老大对秦以烟的感觉。

美丽让大度的人欣赏,也让自私的人嫉妒,尤其是,她还是自己的假想敌,不过沈飞飞却是万事放于心中。

柳晚依站在秦以烟身后,她也是一个十分成熟、漂亮的女人。

若是在平时,这样的女人在江湖上也是可以收获一大批簇拥者的。

但站在秦以烟的身旁,自然会有落差,所以柳晚依在秦以烟面前永远都无法惊艳!

柳晚依没有见过魏轻仪,但从和秦以烟一同出场这一点,又瞧着淡蓝色女子的衣着和她平时对秦以烟的观察,她立马就判断出了这个人是谁——魏轻仪,她朝她恭敬的微微颔首,浅浅一笑。

容与一门心思都在她师父身上,而他师父却在扫视着场下。

她已经很久没有露过面了,但她没有遮掩自己的容貌。她的脸上早已褪去了青涩,不会像从前,一遇到人就脸红。反而是场下好多人见到这样的一张脸,会脸上情不自禁的微红,甚至是通红!

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但也只是看着,嘴巴微张。虽然有的人的样子,着实不堪入目。

秦以烟双目流转,对某些人满是鄙夷。手腕一抬,手掩在嘴边,俯身在柳晚依耳边说了几句,柳晚依会意,点了点头,看眼前情形,一本正经的抱拳说道:

“各位前辈,晚辈初来乍到,得罪各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府宅内已备好酒茶,我家姐姐请各位移步小酌,有事……大家慢慢商量!”

说罢,慢慢走了下去,又朝旁边看愣了的扬鹤,说道:“扬堂主,你也请吧,贵门派的掌门不在,由你代表,也是可行。”

扬鹤看看周边,瞧着大师姐,点了点头,便带头走了进去。

沈飞飞也跟着进去了,旁边的丫鬟小声嘀咕,说道:“那秦以烟果然不是广云的人了,现在都说贵门派了!”

沈飞飞心情并不怎么好,可能是见到秦以烟,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只留给她一句“多嘴”,就进去了。

孙思逸眼珠打转,试图趁乱下山,却被柳晚依发现,特意跟着,请了进去。

那三个奇怪的人,已经从大楼前的茶棚,移到了小晏山的茶棚下,但这个茶棚却不是刚刚那个茶棚般冷清!

女人依旧坐在中间,一眼看去,所有人都会以为这个女人是他们的老大,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大姐,我好担心小妹呀,她可才十几岁呢!”

老三低着头,一点点的饮茶,食之无味。

中间女子忧愁的望向了小晏山,拍了拍男子的头,安慰道:

“没事,这不是小妹第一次单独行动,而且小妹武功很高,轻功也是高于我们三个,放心!”

老二看着这两个人,大笑三声,说道:

“怕什么,一个刚刚回到武林的人,能有多厉害,而且山上不是还有其他人吗?瞧你们担心那个样子,可别给别人说我和你们以前是呆在过一个肚子的!”

老三撇了撇嘴,脸朝向一边,那女人瞧着老三那不开心的样子,竟不厚道的笑了!

小晏山,所有有头有脸的英雄人物都进了府,外面只留下一些虾兵蟹将。

第一次进去,他们却没有心情惊叹扶月阁巧夺天工的建筑。

他们看着走在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昂首挺胸,气宇轩昂;一个一脸高冷,毫无波澜。

就是这两个人,陆陆续续让这个武林动荡不安。

柳晚依给众人派了茶,就站了魏轻仪一旁,容与满是笑意的站在秦以烟身边。

项城连第一个开口:“在下是晚辈,这件事从头到尾和我也没有多大关系,但出于武林人的责任,还是想请教一下关于那三人的事情?”

这时柳晚依的眼神也看过来,不知是警告还是礼貌,项城连淡定的行了礼,又慢悠悠的退到了后边!

百里守立马也出来打圆场,说道:“这件事与我等虽然无关,但为秦姑娘分忧是我等应该做的!”

这话……很明显是来刷存在感和好感的。

屋里没几个人,要么就是站在秦以烟这边的,要么就是站在对面的!

常如天在几人的推搡下,站了出来,气场与在外面相比,少了一半,一边说,一边埋头,“刚刚……咳咳……容与,那般趾高气扬,这件事……或许也是没有那么简单。”

秦以烟没有急着回答,她饮着茶,眼皮抬都没有抬一下,右腿轻轻放在左腿上,这样的双腿,又长又直又细,很难让别人移开眼神。

柳晚依带着快笑僵的那张脸,说道:

“常师兄此言何意,不是那么简单?难道是还有其他人在背后操作?”

众人面面相觑,魏轻仪开口道:“在下魏轻仪,原是广云大师姐,不知道雷波前辈可还记得?”

魏轻仪看着雷波微微点头,便又继续道:

“我这师侄既已经承认那三人是他所杀,众人却没有给他一个多余的解释机会,何故?莫不是有心之人怕众人知道了真相!”

孙思逸听罢,不开心了,一脸不爽,阴阳怪气说道:“魏师姐,此话怎讲?我夫君和死去的众英雄的命,难道不值钱?这毕竟是人命,难不成,还会有什么隐情?”

她目光如炬,就这样盯着秦以烟,甚至是瞪着的。

奈何……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因为秦以烟好似在茶杯中发现了什么,很认真的盯着杯中茶看。

柳晚依缓步上前,瞪着孙思逸,也咄咄逼人道:“想来孙姑娘是忘了当年你丈夫做的荒唐事,难道是要我们细数吗?”

常如天站了出来,本想咆哮破口大骂,但看了眼秦以烟,又不知怎地,只慢慢开口说道:“当年如何,早已过去,当初的人都不在意了,现在的人和事才要解决!”

这句话显然是讲给容与听的,因为他目光如炬,瞥着容与。

“有些事,又岂是能说几句,就过去的,在你们那能过去!在我这,可不能!”

秦以烟朱唇轻启,语气缓缓,言辞却又无形给人压力,轻柔道出!

瞬间,几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好似她一开口,一动作,整个屋子多了一股幽幽的兰草香。

容与听着这话,秦以烟对这个自己这般维护,心中窃喜,嘴角默默上扬,而场下人则是面面相觑!

扬鹤这时也说道:“我虽然当年不在场,但我知道秦师姐的为人,还望各前辈再去详查一番,再来定夺。”

秦以烟把看着容与的双眼,移到了眼前这个少年英才的身上!

“你?就是当初萧柏舟的跟班?混得不错嘛。”

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皮都没眨一下,倒看得扬鹤毛骨悚然,深深吸了口气,看向魏轻仪,这个时候,好像自己是做错事的小孩,朝父母投去求救的信号!

容与却嘴巴一撇,他听不出什么里子话,只知道这表面上,自己的师父夸了别的男人!

沈飞飞走上前来,说道:“秦姑娘也混的不错嘛,毕竟是广云出来的人才。”

秦以烟看着这个面上自信,说话机灵的女人,点了点头,但听到广云这两个字,心中还是隐隐不舒服!

柳晚依看出了沈飞飞的敌意,抢先就拦在秦以烟开口前说道:“扬堂主一表人才,说话却是冠冕堂皇!”

扬鹤大惊,连忙插嘴说道:

“这……秦师姐,我不是来寻事的,只是想来替……只是想来帮着武林众人解决问题!看能不能……”

项城连见情势,扬鹤结结巴巴的,自己顺势接上,说道:

“想来,扬公子和长风主有些误会,大家都是为了解决问题,何苦呢!”

沈飞飞垂眸叹气,瞥着身边冒着傻气的男子,白了眼,又看着面前坐在堂上的秦以烟,计上心头,看似替扬鹤解围,却又不然,说道:“想来各位是觉得长风主是极好的,会主动给众人交代。”

场上几人火药味十足,可能只有傻子觉得他们是在叙旧,魏轻仪见状,先是轻笑了几声,后又说道:

“家长里短,待到半个月之后再来说,各位,这些事多多少少与我广云有关,我萧师弟不在,我这个作为柏舟的大师姐,就来理一理,各位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雷波眯着眼抚着几根胡须,点了点头,常如天听了,也跟着点了点头!

“容与师侄,你来说说,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

魏轻仪看向秦以烟身边的俊俏少年,竟是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师妹收的徒弟长得这般好看,颇有潘安宋玉气质!

容与看了眼秦以烟,瞧着她没有理自己,便撇了撇嘴,慢吞吞说道:

“那日我恰好在四处游荡,恰好……”

“好了,我来说!”

秦以烟突然打断了容与,怕这傻小子什么都不懂,没有心计,把什么话都说得干干净净。

容与愣住了,但也没有继续说,朝秦以烟露出质朴又阳光的笑容。

秦以烟已是见惯了他这笑颜,尤其是在做错事后,最是常见,自己捻了捻眼角,问道众人:

“若是说这三人为何死,何不如谈谈上个月那几人的失踪?”

柳晚依这时也在身后的黑衣人手上接过几张纸,丢出,愤愤接口道:

“尚二爷,莫其,邱锦业这三人,狼狈为奸,抓了上个月失踪的女子!”

失踪的女子!显然几个女人的失踪没人挑起来,就没有人关注。而这件事被人挑起来,所有人都会认为死了的人是受害者!

“胡说!我义父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常如天气急败坏,立马反驳。

柳晚依故意提高音量,让其他人也能听见!

“怎么就常兄弟这般激动,看这样子,我想孙姑娘和雷前辈应该知道吧!”

而这两人互相递了眼神,那女子轻抚着自己脸颊,把脸庞的碎发紧紧贴在脸颊,脸上笑颜瞬间消失,勃然大怒,说道:

“笑话,我丈夫清誉,怎可由你们玷污!”

孙思逸原本说了话就往角落站的,这次倒是直接站在了中央,之前说话,秦以烟对她不以为然,这一次却是目光如炬,把她细细打量,从上到下,从正面到侧面……

有一句话是,“男人从来不会欣赏男人,但女人却喜欢欣赏女人!”

美好的事物谁不爱呢?

柳晚依看着秦以烟的眼神,却知道,她那不是在欣赏,而是一种敌视,她极少会对一个女人散发那样的目光,这让她也不禁好奇,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场面热闹了,项城连掏出别在腰间的折扇,这个季节其实并不热,但为了某种风范,还是边扇边说,言道:

“何况失踪的那几人和我武林俊才相比,算得了什么,她们只是失踪,而这三个人却死了!就算是,又能如何?我说得对吧,孙师妹!”

“项公子说得有理,我丈夫行事自然是有他的原因!”

扬鹤听罢,连忙鼓掌,大笑。

孙思逸这才发觉自己已经上当了!

常如天发觉状况不对,咽了咽口水,额头已经汗如雨下,打量着左右,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6 11:14
下一篇 2022-11-26 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