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树暮云小说(周强谢小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椿树暮云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椿树暮云)

现代言情小说《椿树暮云》,由网络作家“阿颖的龙舌兰”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周强谢小兰,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①1993年12月榕城,这个从来不下雪的城市一到冬季上空便聚着浓的散不开的雾霾,还没有彻底透亮的城市,被已经苏醒的人们的灯光照出一团一团的光晕平常又普通的街道,环卫工人洒扫的发出的欻欻声已暂停,取而代之的是菜市场内热火朝天的叫卖孩子们背上书包走向学堂,闲来无事的大爷大妈们遛鸟,晨练,采买坐在花园里泡好一杯盖碗花茶拿出收音机听今日要闻或打打晨牌与这普通又日常的市井生活不同,周强从来是离经叛…

现代言情小说《椿树暮云》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周强谢小兰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阿颖的龙舌兰”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哦,生意挺大啊和街道办都谈上合作了。”周强打趣他。“给你一锤子,少开玩笑,你就是我的大财主,店里销不出去的临期啤酒全靠你解决了。我这小卖部啥时候能开成大超市就好了…

第3章 意料之外的三方会晤 试读章节

“想什么呢你。”黄山撞了撞出神的周强的肩膀,

“没什么,今天不忙啊你这个点过来?有啥事儿啊?”周强从包里摸出一包紫云,从中抽出一根递给黄山,却半天摸不出打火机。

黄山接过烟,掏出打火机帮周强点燃。“没啥事儿,刚好给你们楼下文化站送水,顺便上来偷下懒。”

“哦,生意挺大啊和街道办都谈上合作了。”周强打趣他。

“给你一锤子,少开玩笑,你就是我的大财主,店里销不出去的临期啤酒全靠你解决了。我这小卖部啥时候能开成大超市就好了。那黄河商业城人来人往的,一天营业额少说抵我一个月。”边说他边用手指黄河商业城的方向。

“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回去上货,娇娇一个人扛不动。”

“行行行,你快点走。”周强作势赶人。

“嘿嘿嘿,今晚成了记得请我喝酒。”黄山一脸坏笑。

“滚。”

楼下黄山的摩托车启动发出轰鸣,周强有时候很羡慕他,自由自在的,有个初恋女朋友许娇一直陪着他,关了店后,黄山经常会骑摩托车带着娇娇游城兜风,但最后都会到寻梦坐坐,几个朋友在一起聊天吹牛喝喝小酒,日子过的很舒服。

休息日,阿兰还在沉睡,梦里她回到了小时候。

阿兰的父母都在甘蔗加工厂工作,工厂日复一日的压榨甘蔗汁儿,熬出粘稠滚烫的糖浆,筛出砂糖,有时候母亲的衣服上也会沾染上亮晶晶的砂糖粒。

阿兰看见自己站在充满甜腻味道的工厂大门口,等着母亲下班,烟囱呼啦啦的向上飘着黑烟缓缓的飘啊飘,散啊散,这一角的天空像白画布晕了黑墨水。

工厂连接的一条土路,衍生的仿佛没有止境,而事实上,阿兰的家就在路的尽头附近,尽头有几颗椿树,也是奇怪,杂杂乱乱的臭椿窝里长出一颗香椿,年年春天长出椿芽,都会被母亲摘了淘洗了用来煎蛋,椿芽有独特的香味,切得碎碎的,混在蛋液里,仿似升华了鸡蛋的味道。阿兰喜欢这颗香椿,也不讨厌周遭的臭椿,她知道臭椿也是极好的,木材是盖房做横梁顶好的材料,果实也可入药,鸟兽居于上臭椿也不朽不坏,十分长寿。

阿兰那时想,父母也要如这椿木一般,健康长寿才好。

可是阿兰没有父母了,阿兰看到那烟囱里飘散的黑烟,越来越浓,周边甜腻的味道变成了糖烧焦的糊味,她想往里面走走,可是大门却被链条紧锁着,她用力的摇晃这栅栏式的大门,企图从晃动中变大一些的缝隙里钻过去,徒劳。

原本如白画布一般的天空,腾起红霞,阿兰望着天,扑面迎来一股热浪,“嘭!”一声巨响,工厂的玻璃窗被震的抖落,飞溅出的碎片砖石差点划了阿兰的脸,火焰终于穿出楼房,张牙舞爪的和阿兰示威。

“爸!妈!”阿兰惊呼,得不到任何回应。

阿兰腰间的传呼机发出“哔哔哔——”的叫声,把阿兰从噩梦中拉回,传呼机屏幕应声而亮,提示主人有新的信息需要处理。

阿兰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文字,【今晚8点寻梦见】。

阿兰心想,这小孩儿,真有意思。一大早就呼过来,怕她不履约似的。

阿兰的儿子江闻,也被也被这声音吵醒,软糯糯的靠在阿兰身上,迷迷糊糊的叫着妈妈。

晚7点。

“妈妈我们去哪里呀。”江闻拉着妈妈的手,走在并不熟悉的街道,有点局促。

“去见一个大哥哥。”

“大哥哥?他是干嘛的?”

“额,唱歌的?或者是开咖啡厅的?”阿兰也不是很确定。

“妈妈,你真的很大胆。”江闻看着妈妈认真的说道。

阿兰不知道该如何跟江闻解释今天应约的理由,江闻的父亲是个十恶不赦的烂人。

从阿兰失去双亲后被大姨接过去照顾,那时候的阿兰才16岁。

大姨家有个哥哥贾骁,本来也是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阿兰来了后总是时不时找各种借口进阿兰的房间,有时候还对她动手动脚的。阿兰心想,寄人篱下,他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行为,都忍了算了,高考完就解脱了。直到有一天阿兰洗澡的时候突然看见水蒸气覆盖的窗户缝隙出现一双眼睛,阿兰的惊声尖叫,响彻了甜城小镇的上空。大姨迅速冲进浴室用浴巾包裹住赤裸的阿兰,大姨夫问清楚事情后狠狠地打了酒醉的谢骁一顿。

阿兰当即决定不要再这里待下去,跟大姨大姨夫商量了,决定在学校办理住宿。

在学校的时候,阿兰遇到了江闻的父亲,是她隔壁班的。

原以为是双救赎的手可以带阿兰逃出生天,却不想却被这双手亲自推进了另一个深渊。

总之,阿兰想,一年前带着小小的江闻远上榕城,在绿皮火车上晃荡了三天,带着所有的积蓄终于落下脚找到了工作,过的也算平静。昨晚见到的人,也不像是个坏人,听口音应该也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江闻大了,要在榕城读书,多认识一些人,多一点门路,也不是什么坏事。

天色渐沉,城市灯光映射下红的发黑的云朵逐渐下坠,没过一会儿几颗零散的星星升上了夜幕。

周强精心布置了一餐烛光晚餐,亲手煎了两份牛扒,备了红酒。

他思索着在什么时候点燃蜡烛才能燃烧的恰如其分,思索着如何合情合理的跟阿兰表达他的“一见钟情。”

八点,阿兰站在文化站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包里翻找出一只已经拧到底的口红,轻轻的抹了抹嘴唇。

八点,周强站在寻梦门口眼睛盯着楼梯转角希望能看到阿兰的身影。

他甚至用一下午的时候搞了台播放器,此刻整个寻梦轻轻缓缓流淌着学友哥粤语唱腔的磁性魅力。

出现了,阿兰的跟鞋踢嗒踢嗒的走在铁质楼梯上,发出了到来的信号。

周强的目光锁定转角,阿兰的头先冒出来,一步,两步,每一步都踩在周强的心上,随着脚步声他的心脏也咚咚咚的在胸腔里胡乱跳动个不停。

周强止不住的笑意,嘴角咧到耳根。

踢嗒踢嗒,周强的耳朵又捕捉到更轻的脚步声,待阿兰带着江闻站在周强面前,他的笑容瞬间凝固。

“谁约会带孩子啊。”周强在心里嘀咕,但表面上没有任何异样。

“来了啊,真准时嘿嘿。”看见阿兰,周强还是打心底的高兴。

阿兰微笑。

“你好呀,大哥哥。”稚嫩的声音招呼着周强,他的目光下移,看见江闻就像活脱脱一个周强小时候的翻版豆芽菜。

“啊,你好你好。快进来吧,外面冷。”周强推开厚重的玻璃门,邀请母子俩进门。

寻梦里没有开几盏灯,烛光映照在周强精心摆盘的餐食上,配上张学友此刻唱的歌词灯光浮动暧昧极致。

“平凡亦可平淡亦可自有天地,

但求日出清早到后能望见你,

那已经很好过。

当身边的一切如风,

是你让我找到根蒂,

不愿离开只愿留低,

情是永不枯萎。

这样的气氛稍显尴尬,江闻站在阿兰身边乖乖的没有乱动。

周强见状招呼阿兰和江闻入座,转身走向厨房,顺手打开了大厅的灯光,调小了歌曲的声音,出来的时候给江闻倒了一杯热牛奶。

三人面面相觑,周强率先打开了话头。

“你儿子真可爱。”话说出口周强感觉更加尴尬,他原以为阿兰只是开玩笑,没想到真有个这么大的儿子,这让他感到有点压力。

说着把自己那份牛扒切好,推给江闻,阿兰推脱着说:

“他吃我这份就好,你也忙了很久吧。”

“没事儿。”周强把叉子递给江闻,“你吃吧,小豆芽菜。”

江闻不解的看向阿兰,

“妈妈,什么是豆芽菜?”阿兰觉得有些好笑,哪有第一次见面就给别人取外号的,

阿兰笑起来的样子印在周强眼里,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不重要了,阿兰可真好看啊。

“大哥哥是说你看起来太瘦了,吃吧,说谢谢哥哥。”阿兰帮周强解释道。

“谢谢大哥哥!”江闻喊的真挚,倒让周强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不客气。”

阿兰轻轻吹灭了蜡烛,目前的亮度也不需要蜡烛照明。

“你叫我来,什么事儿?”阿兰问到。

周强当着孩子的面倒是没办法嬉皮笑脸的说俏皮话了。相比较于昨天,今天的阿兰,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她的眸子里仿佛荡漾着水波。见周强半天不说话,嘴里塞着牛扒的江闻问到,

“大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

周强正举起杯想和阿兰礼貌性的碰一碰,江闻话一出口,周强的手定格在空中,

顿了顿,周强开口说:“是。”

阿兰举起杯,倾斜过去碰了碰周强的杯子,算是回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